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逸然街7号》在线阅读 > 正文 新生(下)

新生(下)

UU曾遇 2022-01-15
终于等到走到班主任跟前,小言很礼貌地的一鞠躬,说了声老师好。班主任循声抬头,脸上挂着慈祥和蔼的笑容,但是戴着草帽,脸颊但是被太阳晒得通红,所以不出汗的原因眼镜还老从鼻梁上往下滑。但是上了年纪,但但是也可以想像可以得到班主任更年轻时肯定是个人见人爱的花美男。眼瞅着眼看班主任长得帅气又温柔,小言很快忘了刚才的担忧,熟练的拿起笔填写表格。还不忘寒暄几句:“老师您辛苦了,这么热的天气还要守着我们一个一个来报到。”。...

逸然街7号

推荐指数:10分

《逸然街7号》在线阅读

终于走到班主任跟前,小言很礼貌的鞠躬,说了声老师好。班主任闻声抬起头,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虽然戴着草帽,脸颊还是被太阳晒得通红,因为出汗的原因眼镜还老从鼻梁上往下滑。虽然上了年纪,但还是可以想象得到班主任年轻时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花美男。

眼看班主任长得帅气又温柔,小言很快忘了刚才的担忧,熟练的拿起笔填写表格。还不忘寒暄几句:“老师您辛苦了,这么热的天气还要守着我们一个一个来报到。”

老师微笑着说:“新同学来得差不多了,上午已经有五十多个填完资料,你的报名材料都带齐了吗?”

言尽欢尴尬一笑,原来是自己影响进度了,赶紧把报名的资料递给老师审核。

老师边看资料边说“言尽欢同学,欢迎来到我们高一2班,我是你的班主任周年,以后学习和生活上,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来找老师,老师会帮你处理,知道了吗?

小言直说好,一个劲的点头。

报完名暂时告别班主任,小言和哥哥继续往女生宿舍楼方向走去。没有电梯的情况下,一个大行李袋,一个行李箱,还有三五个小包,爬上五楼的时候腿脚都哆嗦了。

五楼左手边尽头的三间宿舍都属于她们班,小言可以在三间宿舍中任选一间。最后小言选择尽头向阳的一间,光线好又安静,她很中意。

进到宿舍发现刚好也只剩下最后一张空床,小言心里反而高兴,因为别人已经帮她选好了。

小言摊坐在隔壁床上,默默地看着她哥帮她铺床。说来奇怪,半个小时里人影也没有出现一个,大家都去哪了呢?

兄妹俩铺好床,简单收拾了一下,也下楼去学校门口超市买些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晚上要开班会,方便大家互相熟悉,顺便先把临时班委选一下。

为了晚上能安稳的洗漱睡觉,两兄妹也不敢耽误时间,默契配合之下效果显著,不到半个小时就推着满满一车东西去结账。

收银员是个年轻的小帅哥,看着都让人心旷神怡,正在不紧不慢,慢条斯理的结账。小言双手抱胸笑眯眯的盯着看。

“你好,一共237块4角。”小帅哥很有礼貌,果然人好看声音也难听不到哪里去。

扭头看向哥哥,可惜言志越低头沉迷手机没有领会到。爸妈只给了她一周的生活费,学费和其他支出的钱都给哥哥保管,她深知言志越送她的很大原因是为了吃回扣。

小言二话不说抄起腿往言志越屁股一脚,丑八怪终于回神掏出钱包付钱。

再次看向收银小哥,那熟悉的眼神让小言顿时没了看帅哥的兴致。现在的人脑子里怎么除了男欢女爱还是男欢女爱,真想揪着收银员的耳朵大声喊:我们是亲兄妹!你在乱想些什么!

说来也是无语,哥哥像妈妈而言尽欢像爸爸,两兄妹的长相可以说南辕北辙,也确实不具备亲兄妹的一些外貌特征。

她哥高二时候,她刚上初一,又待在同一所学校。由于彼此嫌弃,两兄妹上下学从来不会一起走,小言的同学不知道她有个哥,她哥的同学不知道他还有个妹妹。两兄妹有事需要碰面的时候老是被误会成小情侣,后来在学校里,路上遇到也假装不认识。

过了整整一年,言志越的同学们偶然知道她是妹妹以后,故事又往更奇怪的方向发展。

言志越他们班的男生明明是高三的大人了,却比初中生还闹腾。课间休息或午休的时候,他们经常聚集在教室外走廊上嬉戏打闹,教室在一楼正方便了他们,有时还会抬椅子出来排排坐,调戏路过的女同学。

每次经过他哥的班,小言都好想戴口罩,因为太丢人了…。所有人都喊她妹妹,让她很不自在,更难受的是还会塞情书给她,总之更尴尬的事从来不缺。

结完账出超市,刚走两步,言志越就说:“你自己搬回宿舍吧,我想回家了。”

尽欢瘪嘴说:“你送我回宿舍再走嘛,那么多东西我怎么拿。你忙着去建设祖国吗,就凭你?”

哥哥懒得懒得搭理她,自己径直走了,不用想都知道他要去网吧。果然没走几步回头奸笑道:“小欢狗,不要背叛哥呦。”

小言只想拔光他的头发,再打烂他的嘴。

提着满满四袋东西闷闷不乐的回到宿舍,一进门就被震天的狂笑声吓得不敢动,略带熟悉的声音让她多看了一眼,随即她也吓一跳叫出声来,“香香,婷婷,我去,我们又在一个班!而且默契的选了一间宿舍,这样真的科学吗?”

她俩同时对小言翻白眼,不得不说,她们从小学就同班,都快成为固定搭配了。三小只愉快的躺在小言的床上聊天,一直到饭点才离开宿舍。

三个人手拉着手在校园里一路甩着走,笑得花枝乱颤。走到校园外随便找了一家小吃店解决了晚饭,回来途中顺便买一点零食,就往教学楼走去。

“教室在几楼来着?”小言问她俩,香香抬起头回忆三秒,继续聊她的QQ,悠悠的说:“201。”

有熟悉的人在身边真是太有安全感了,小言赶紧挽着香香的胳膊,头一个劲往她脖子上蹭,香香冷酷的揪起小言的头发拎到婷婷身边,坚定的说:“大姐,我不搞基。”

小言乖乖的搓着手,三人肩并着肩,慢悠悠的走向教室。

轻轻推开教室后门,教室里基本没什么人,只有几个男生围坐在前排聊天,靠窗的一排有阵阵凉风灌进来,在夕阳的照射下很舒适,香香和婷婷本来想做前排,但不忍心抛弃小言,于是先陪着小言坐在靠窗倒数第二排。

吹着晚风晒着夕阳,小言惬意的的枕着手趴在桌上,目光扫视了一圈,刚好落到第一排的几个男生的背上,突然一个男生转过头来看向她们,一时间四目相对,小言迅速扭头看向窗外,还是感觉不妥,她直起身子再次看向那几个男生,还好他们已经继续聊他们的话题。

只有和她四目相对的那个男孩,时不时回头看她们一眼,目光最终在小言身上停留。

后来回忆起来,那个开学第一天,在教室里和她四目相对的男生,和她做了很多很多年的好朋友。

小言掏出手机打发时间,刚好手机响了,她妈妈应该是想问问她安顿好没有,言尽欢狡黠一笑接起电话:“妈妈,吃饭没有?”

妈妈语气淡定:“吃过了,你报名的手续都办好了没有?两兄妹一起在外面吃的晚饭吗?”

小言开始她的表演:“我哥去网吧了吧?他没有送我啊,我一个人来的。”

妈妈生气的说:“这死孩子天天就知道打游戏,明天就把他赶回学校去,见了心烦。你到了就好,要回家提前打电话,听见没?”

尽欢无奈的回答:“知道了。”

收起电话,想起现在还在网吧的哥哥,心里气鼓鼓的,多希望有人能替她收拾了这个丑八怪,爸妈明里暗里都是向着他,言尽欢再怎么说他坏话也没用。

小言偏头看向旁边玩也在玩手机的两人,问道:“我们三个就坐这好吗?靠窗有风,就是不知道老师会不会调位置。”

婷婷最终拒绝了她的邀请:“姐视力下降了,想往前坐,我们往前一点不行吗?”

尽欢耷拉着眼皮,悠悠的说:“你去配副眼镜就好了嘛,主要坐前面上课不好娱乐呀。”

婷婷嫌弃的说:“你是来读书的还是养老的?”

小言大义凛然的说:“搞革命不分时间地点,这位同志,你是在怀疑党的坚强意志吗?”

婷婷自知说不过言尽欢,只得拼命揉她的小脸。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言柔声说:“你去前排坐吧,我和香香断后,记得常回来看看。”

婷婷脆声说:“好的,皇后娘娘。”

三个人又开始不顾形象的发神经,突然手机再次响起,小言以为是她哥寻仇来了。结果是杨忆打来的,拿起手机粗鲁的问:“干嘛?”

电话那头的杨忆大喊大叫:“小言快出来,我们班有好多帅哥,我带你去参观。”

杨忆作为从小学开始的好朋友,她的这种语气只能说明她有事需要帮助,尽欢边起身边抱怨,学校为何不干脆把她们弄在一个班,非要隔一堵墙,她已经能想象得到未来三年奔波劳苦的生活。

走出教室门口,看向等在门口的杨忆,嫌弃的眼神毫不掩饰。这女人成天疯疯癫癫的,几天不见居然染了一头酒红色的头发,还穿着丝袜短裙,吓得小言差点转身回教室去避难。

杨忆上一秒还冲小言张牙舞爪,下一秒又风骚的靠在墙上问她:“姐看起来是不是成熟又性感?”

小言不留情的冲过去揪着她的头发说:“杨心乙你抽什么疯,假期就算了,穿成这样来学校,小心你们班主任把你头发都拔光了,再开除你。”

话音刚落,小言又换了语气慈爱的说:“心乙我们去把头发染回来好吗?我觉得你黑发最好看。”

杨忆淡定的说:“明天再去嘛,我好不容易弄的,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不会为难我的。打扮特殊点才能吸引大部分的目光,第一印象很重要的。”

小言刚要开口劝她,就被拖着径直往楼道方向走,杨忆边走边说:“我们去看看新学校的超市都卖些什么好吃的,然后顺便买点。”

两个人有说有笑往超市走去,真别说学校的超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离上课不到半小时,小言迅速拿了一罐益达和三瓶矿泉水,杨忆选择一大堆膨化食品,两人结完账匆匆回了各自的教室。

教室终于坐满了人,大家都忙着前后左右打招呼,结交新朋友。小言看向靠窗方向,她的前后桌也坐了人,径直走到婷婷和香香身边坐下,随手把口香糖递给两人,三个人边嚼着口香糖边聊天,她们的前后桌都是男生,前面的三人很沉默,后面的三人很聒噪。

突然后面的一个凑上前来说给他两粒口香糖,小言转过身去,身后的男生嬉皮笑脸的看着她,小言认出来他就是刚才跟她对上眼的那个留蘑菇头的男生。

小言把益达放到他面前,尴尬挤出两个字:“给你。”

另外两个男生也丝毫不客气,积极的参与分享口香糖。小言正要转过身香菇头就立马扯住她的头发,害她又转过脸去,小言皱眉问:“干嘛揪我的头发?”

蘑菇头立马放手,满脸赔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想喊你先不要转回去,一慌神就揪了你头发,我真的没使劲,不疼的对吧?”

小言无奈的问:“你经常对不认识的人动手动脚吗?”

蘑菇头一本正经的回答:“不接触怎么表达思想感情。”

听着他的回答小言计上心头,其实这件事在看见蘑菇头的第一眼就想做了,憋着笑靠近蘑菇头,把他厚厚的刘海拨开弄了个中分,变成了丑萌丑萌的汉奸头模样,小言赶紧转回去生怕自己笑抽。小言和蘑菇头的两个同桌的笑声吸引了婷婷和香香回头看去,也被蘑菇头新发型逗笑了。

香香佩服的竖起大拇指:“小言,你是怎么发现他如此适合中分的?”

小言傲娇的说:“气质。”

周围同学也闻声看过来,蘑菇头左顾右盼的也跟着傻笑。尽欢担心蘑菇头会生气,赶紧转回去把他的发型恢复原样。

蘑菇头倒是看着不以为然的样子,没有不开心的痕迹,果然是喜欢身体接触的人。

隔一会儿又探头问小言:“她们为什么叫你小言?”

小言笑眯眯的说:“因为我叫言尽欢呀,还有我的两个同桌,何林香和贺婷。了解了就退下吧。”

蘑菇头开始不问自答:“我叫陈惟羽,耳东陈,惟爱你的惟,羽毛的羽。”

小言疑惑:“惟爱你又是什么鬼?”

“惟爱你是许嵩的一首歌,你没听过?”陈惟羽同学惊讶的说,“不是很多女生都喜欢许嵩吗?”

小言不打算再理会他,这个男生话实在太多了。陈惟羽的俩同桌终于安静下来,桌上各放着一本笔记本,小言顺利从笔记本上得知两人的名字。

“你叫吴树。”尽欢看向靠窗的男生,高高的鼻梁,细长的眼睛不算大但让人有些许压迫感,长长的睫毛为眼睛增添深邃感。小言不禁感慨,第一次见有人把运动服穿的这么好看。

高中三年,小言和他成为如情侣般亲密的好朋友,后来的后来,他们终于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吴树望向言尽欢问:“怎么写?”

思维神游了三秒,尽欢才明白他话的意思,拎起笔在他的名字旁边写上自己的大名,吴树的眼底泛起笑意,静静的看着小言的名字。坐中间的男生凑过来,皱着眉头说:“你的名字好奇怪。”

小言看向男生的笔记本,章阳两个字写得漂亮工整。小言忧伤的回答:“同感同感,尽欢两个字是我爸硬生生从古诗上照搬下来的,当时我还小没能阻止他。”

旁边的吴树好奇的问:“哪首诗?”

小言凄凉的回答:“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吴树问完了就没再说话,章阳同学倒是有问不完的问题。看在他长得阳光又可爱的份上,小言还是伸着脖子愉快的和他聊天。闲不住嘴的陈惟羽想方设法的加入,婷婷和香香也时不时来插两句,吴树同学则自己玩手机不理人。

晚自习铃响起,班主任款款的走进来,先介绍完自己,再大概提一下学校规则和教学计划,暂时选定班委以后,就让同学们自由活动。

下晚自习后,小言她们三人溜到超市买了泡面,吃完才回宿舍。宿舍里的其他三个妹子已经洗漱完毕在躺床上。

虽然第一天见面,六个女生马上就熟络起来,一直聊到深夜才睡觉。大嗓门的徐胜因,文静闷骚的周明美,说话粗俗的张微,加上婷婷和香香,有了这么多姐妹的陪伴,离家的夜晚也不感觉孤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新生(上) 新生(下) 新生活的序幕(上) 新生活的序幕(下) 逸然街7号(上) 逸然街7号(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