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倾听荒言》在线阅读 > 正文 荒路

荒路

散秋枫 2021-04-08 07:17:16
喊着,而就我的身体仿若也不是我的,不能动弹严禁,我更为的无助了。老者现在的的嘴脸是如此的可鄙,他盯着我,哦,不,更精确的说是我的身体,散发出出异样的光彩,像是我是一个美味的猎物,我敢当然我现在的对他的恨了到了一个避无可避附带的地步了。”嘎嘎,使劲地的憎“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声音,我睁开禁闭的眼睛,看见已经摔坐在墙角,眼中充满了恨意,嘴里喃喃道“又是它”然后严重的绿光开始暗淡下去直到清明。。...

倾听荒言

推荐指数:10分

《倾听荒言》在线阅读

  “年轻人,本来准备让你睡着之后才来夺取你的身体的,但你太活跃了,过早的发现了这里的秘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先解决掉你,嘎嘎,将你的身体交给我吧,多么年轻强壮充满活力的身体啊!嘎嘎。我的后背在已经被汗水侵湿透了,感觉自己现在好无助,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力,我已经动不了了,被恐惧所笼罩,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我不想这么死去,我还要做很多的事情,还有无数的险地等着我去征服,我在心底呐喊着,而开始我的身体好似不是我的,动弹不得,我更加的绝望了。老者现在的嘴脸是如此的可憎,他盯着我,哦,不,更准确的说是我的身体,散发出异样的光彩,好像我是一个美味的猎物,我敢肯定我现在对他的恨已经到了一个无可附加的地步了。”嘎嘎,使劲的憎恶我吧。恨我吧,这样你的身体才能作为我最完美的承载体。老者向我扑了过来,我知道我完了,于是闭上了眼睛。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声音,我睁开禁闭的眼睛,看见已经摔坐在墙角,眼中充满了恨意,嘴里喃喃道“又是它”然后严重的绿光开始暗淡下去直到清明。

  我胸前的玉佩发出淡淡的荧光,这是我祖父留给我的。我向后走了几步。“咳咳,年轻人,你现在不用那么怕我,我现在跟你一样是人。”我又退了两步,这时门离我只有两米远了,我只要一个箭步肯定能冲出去,我敢肯定,但是出去了呢?这个村子里可还有几十户人家啊,如果…“年轻人,你不用这么怕我,我也是人,不过暂时是。”“什么意思?”我确实有很多问题需要问个清楚。“你应该也发现了,我们这个村子不属于人类的村子,说是鬼村也不为过,不过以前我们这里绝对算是一片世外桃源,而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的那座山,我们的祖山——大荒山,但现在却变成了鬼山。”老者慢慢的向我倾述。

  原来这里以前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按照风水来说这山里有着一条隐龙脉,将自己的祖先葬在里面能够荫蔽子孙万世富贵,结果也确实如此,这个姓荒的家族在当时繁盛到了一个无可附加的地步,为了更好的获得荫蔽,这个姓荒的家族干脆搬迁到了荒山下面,果然村里的人几乎不会得病,而且老人也会百岁而终,在外经商的人也会富甲一方,在那个盛世荒村存下了惊世的财富,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代,大荒山里埋下了无数的祖先,荒山因此得名,正如古人所言,盛极必衰,上天降下大祸,地壳变动,龙脉移位。几年后荒山仅存的龙气也被消耗干净,荒山中的祖先尸体发出阵阵腐朽的气味,荒村不再繁盛,以极快的速度衰败了下去,。一些恶徒山贼也开始打他们的主意,没过多久,山贼与官府勾结一起攻打了荒村,荒村无力抵抗,他们攻了进来,抢劫走了几乎所有的钱财,甚至连荒山都给光顾了。祖先的尸体被捣鼓了出来随便丢在了山上,荒村的人愤怒了,叫骂着、哭喊着喊着他们是强盗,但根本就没有用,他们抢的杀的更加疯狂了,过度贪欲泯灭了他们最后的人性,他们将荒村死了的人随便丢在荒山然后笑着走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又多次来洗劫大荒村,荒山上的腐朽味更盛了,恶臭弥漫到了荒村,中间夹杂着丝丝黑气,几个月后又有一批山贼来洗劫大荒村,可是他们再也没能出来,后来人们再也没有去过荒村,因为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他们去的理由了,这个名副一时的大荒村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以至于到现在连中国地图上都找不到这个奇异的地方,又过了十来年,荒村完全被黑色的雾气所笼罩而且生出的小孩也带有一丝丝黑气,至今日,荒村的人完全是半人半鬼的状态了。

  老人还告诉我他叫荒言,他想要我的身体也是因为他身体中的另一只鬼的缘故,因为这个躯体太老了,做很多事都不太方便,有了年轻的身体他就可以悄悄的离开荒村,将一些零散的古玉倒卖出去,吸引一些盗墓贼、考古专家和一些非法人员来到荒村而夺取他们的躯体,我老骨悚然,等等,我打断了他的话。

  “刚刚你来夺取我的身体为什么没有成功?”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连我自己都有些后悔了。“呵..咳咳,那大概是因为你胸前那块玉的缘故吧,现在我才发现你跟以前来这里的一个人很像,他曾经也戴着这块玉,不过他运气比较好,他逃了,不过到底逃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我敢肯定他说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祖父,他来过这里而且成功的逃了出去。他年轻的时候也是酷爱冒险,去过很多的地方,留下了大量的手札,我就是因此才喜欢上冒险的,也是因为那些手札的缘故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说简单也很简单说难也确实很难”。

  “什么意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顺着我刚刚带你来的那条路走回去就可以了,但是那条路自从我们走后就会自动改道,我挺想带你出去的,可是我怕我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不是还有难的方法吗?”我不死心,继续追问道。“那就是进入荒山,当年那个人就是从哪里逃走的,你有玉佩应该没那么危险的,不过你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消耗,,只要你的玉佩完全被鬼气所侵蚀,你还没有逃出去那么你就算完了,白天的时候荒山的鬼气的会降到最低,那个时候大多数的鬼就会陷入沉睡,如果你白天到了还没有走,荒村里面的人醒了你照样会没命的。”我一惊不敢再多的犹豫,时间有限提上旅行包就往荒山跑去,荒言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绿光渐胜.下颌骨松垮着,好像随时都能掉落下来,发出嘎嘎的笑声。

  这条路因为走的人太少的缘故,我走的十分艰难,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我才爬到半山腰,现在的天快亮了吧?我不禁自问道。我发现这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些天坑和水沟,天坑还好说肯定是因为地壳运动所致,但水沟就说不清楚了,不知道到底有多深,而且上面漂浮着淡红色的气泡夹杂着丝丝黑色物质,散发出浓郁的恶臭,这下面应该埋着大量的尸体,不然不会形成这种情况。地上的黑色粘稠物质都依附在我的登山鞋上,使我没走一步就发出咔吧的声音,这令我走起路来十分的吃力。知道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完全忽视了一件事,这座山实在是太安静了,没有被鬼物发现行踪这应该是件好事,但别忘啦这里是鬼山,事情太过顺利往往有“鬼”。慢慢回忆起荒言说我那些话,不,等等荒言-谎言,一字之差,出于言行,补差而满足,**!从一开始他就在骗我,可是当时我完全被恐惧所笼罩,失去了平常时期的应变能力。既然他伤害不了我,那么其他村名我也不需要害怕,但荒山上的老鬼可就说不一定了,他说白天鬼都会睡觉,可是荒山完全被鬼气所笼罩,哪来的白天,如果回到村里只需要等天亮了顺着路走出去就行了,想到这里我不再迟疑,下山。但可惜太迟了。

  “嗷吼”就在这时从我的四面八方冒出了数不清的鬼物,大多都是被鬼气所笼罩的,但有些却薄的多,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狰狞的样子,还没完,在之前那些臭水沟开始蠕动,爬出了一具具腐烂的尸体,腐臭之气更加浓郁了。僵尸!不,不像,以前电影中看见的僵尸都是用跳的,而这个是用走的,有些类似于美国大片中的丧尸。我该怎么办,在我不经意中就已经被他们包围住了,就算我有玉佩,但能支持到什么时候呢?我环顾四周,现在唯一还清净点的地方就是那个天坑了,有很多老树根延伸了下去,也许我能从这里逃出去。就在我沉思的时候,一个厉鬼从我背后向我发动了攻击,“嗷”厉鬼发出了惨痛的叫声,我的玉佩散发出的荧光更甚了,但是又以极快的速度暗淡下去,一丝丝鬼气也被吸了进去,果然啊,确实没有多少时间给我消耗了,刚刚能抵挡一下,那接下来呢?拼了,大不了也是个死字。

  我顺着老树根颈往下爬,还不错,根茎还是比较的结实的,在我攀爬的期间,不知道有多少具丧尸掉了下去,很久以后才发出“嘭”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的双手早已酸麻,手上的水泡破裂后疼的厉害,眼皮也重的不行,然后我也跟那些丧尸一样掉了下去,发出“嘭”的声音,之后我就昏迷了过去,只是在最后那一刻我知道我不是直接摔在了地上,身下还有其他的东西,因为腐臭之气实在是太浓了,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不幸。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周围一片黑暗,全身酸痛,我开始寻找我的背包,里面还有一个备用的手电,之前那个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用手在身边摸索着,期间摸到一个长条型的东西,稍一用力就撕扯下了大片东西,继续寻找我的背包,还好就在我的身体附近,当我打开手电后,头皮一阵发麻,周围全是尸体,堆得山高,透过手电的光还可看见他们的衣服是那么的古老,脸上依稀挂着死时惨痛的表情,由于时代太久,尸体都开始腐朽,但不是腐烂,有的人脸上都开始发霉了,而我现在这个地方是这里唯一有些空间的地方,当然以前肯定不是这样,只是我从上面摔下来导致那些本就腐朽的尸体肢解垮掉,在我的头上出现一个人字形的竖井,也不知道身下到底有多少具被我砸碎的尸体,之前我手里拿的很可能是一条手臂,头皮发麻..口中喃喃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的玉佩早已经碎了,幸好这里没有多少鬼气了。为了逃出去我只得用手在这片尸体中打出一条通道,不知道多少具尸体被我粉碎,当然我也差点被活埋几次,打破了尸体中间的平衡,尸体自然会下落,不过庆幸的是我终于打通了,手里沾满了腐肉,我猜想这辈子我是不敢再吃肉的了,然后呕吐起来。

  我开始寻找出路,庆幸的是再也没有遇到鬼物和丧尸了,荒山之下是一片喀斯特地貌,难怪会形成龙脉,里面有着无数美丽的钟乳石,借着我的手电光,散发出他们的光彩,有的年龄早已经无法估量了,但我肯定它们比那根由钟乳石形成的定海神针还要久远的。路上的美景让我几乎忘记了今天所发生的不幸,可是当我经过无数的弯道后,眼前的场景又使我头皮发麻,无数的棺材陈显在我的眼前,这是一个如同广场一般的地方,摆放着无数荒村的先辈,但是现在他们都是横七十八的躺在地上,那是曾经被山贼和官兵干的“好事”甚至有些玉质的棺材都被搬走了,只在地上留下那曾经摆放过的痕迹。当我路过一口木质的棺材的时候发现里面没有尸体,周围还有些木棺也跟着一样,这些应该是荒村最古老的祖先,他们的尸体去了哪里,地上也没有他们的尸体,在棺材里面我仅发现了几片羽毛,这使我想起了古代很多的权贵人士喜欢把自己葬在龙脉上,好让自己羽化飞仙,但却都失败了,难道他们成功了吗?虽然我不知道是否能飞仙,但是羽化是成功了的。还有一种猜想就是让一些珍稀的禽类羽毛傍着自己,造成飞仙之象,庇荫子孙。我不再去想这些,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毕竟这关系重大,我现在想的是要赶快出去,这里已经是龙脉最浓郁之处了,生路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果然没走多远就听见了水的声音,水中还发现了有些眼睛的鱼类。

  一个小时后我逃了出来,这里再也没有那种腐朽的气味了,可以尽情的呼吸,玉佩过早的碎了,我身上也有着丝丝黑气,虽然很少,但确实有,难道我会步入祖父的后尘吗?果然!十年后的我已经不行了,那丝丝黑气吞噬光了我的生命,我的路将走到尽头。我定下嘱咐,当我死后将我的尸体焚毁掉,带着那被诅咒的地方,也带走那恐怖之夜。(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荒路 第一章 山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