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倾听荒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山路

第一章 山路

散秋枫 2021-04-08
,但都也没详尽的记载,我祖父手札中也没有用过份的去叙述那个地方,而已说了那是“死人的天堂,活人的禁地”。  “死人的天堂”那也不是阴曹地府吗?么我准备好去闯阴曹地府,光心里想就让人激动。我乘着抵达A市的车,上午5点左右我才到达车站,毕竟,这里也不是我的目的前不久我发现有个叫做大荒山的偏远山区,听说那里住着“清朝的人”。当然不是真的清朝人,而是一些遗民,有着一些保存下来的传统,据说那是一群守墓的人。。...

倾听荒言

推荐指数:10分

《倾听荒言》在线阅读

  前章上传错误..

  我叫江城,是一名冒险者,我酷爱探险,尤其是一些很少有人敢于涉足的禁区,那些地方将会给予我快感。

  前不久我发现有个叫做大荒山的偏远山区,听说那里住着“清朝的人”。当然不是真的清朝人,而是一些遗民,有着一些保存下来的传统,据说那是一群守墓的人。

  当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后,我身体中的冒险冒险因子又开始活跃了。这个地方我也是在我祖父的手札中偶然发现,我查阅了无数资料,也在网上搜索过,但都没有详细的记载,我祖父手札中也没用过分的去描述那个地方,只是说了那是“死人的天堂,活人的禁地”。

  “死人的天堂”那不就是地府吗?难道我准备去闯地府,光想着就让人兴奋。我乘着到达A市的车,下午5点左右我才到站,当然,这里不是我的目的地,我徒步走了4个多小时的山路,这时候天已经完全的暗下来了,我只有借着手电才能继续赶路。

  黑夜里很多生物都开始活跃了,夹杂着零碎的脚步声、昆虫的沙沙声、夜风的呼呼声,让我在夏夜里也感到了一些的凉意,我讲衣服轻轻的拢了拢。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多了一双的脚步的声音,虽然这里是泥土路,脚步落地的声音是格外的低,但我常年探一些险地锻炼出了一双灵敏的双耳。脚步的声音法子我的身后,手电的光线顺着我的手臂伸了出去,光的速度在平时是那么的快,但我现在感觉它是如此的慢。为了省电,我的手电也不是多么的大,但也能照到150米左右,但是什么也没发现,我以为是自己的太过于警觉了,继续向前走。这时候确实没有另一双脚步的声音了,我提着的心也暂时放下了,我确信自己是听错了。这时候我发现前面有一座坟墓,很特别的一座坟墓,通体都像是刷了一层石灰似的白,在黑夜里闪烁着丝丝荧光,碑面上也没有多少名字,所以石碑也不是多么的大,且上面都只有一个姓。

  这是一座老坟,“嘉庆十二年七月”这就是老坟的时间,这时候脚步声又想起来了。刚刚我可是站在原地端详老坟的,根本都没有移动半步,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脚步声或者说这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我连忙转身,顺着手电的方向,看见一个老者,手里提着一盏发黄的灯笼,这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晚上提着灯笼呢?难道他们真的是清朝的后裔。再仔细端详,这是一位七十来岁的老人,也许会更大,脸色似纸一般的苍白,这使我想起来周迅的《画皮》。老者的脸上密布着皱纹,如一条条长虫挂在脸上,那本就不算多大的眼睛因为手电光的缘故早已眯了起来,也许是稍微适应了灯光的老者的眼睛再次睁开,这是一双浑浊的眼睛,跟大多数的老人一样,但我总感觉还差了点什么。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再这里?”老人问道。

  这时候我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发现老者与我的距离仅有一米左右了,把我吓了一跳,不自觉中就倒退了两步,刚刚老者可距离我有十米啊….也许是我沉思的太久了吧!

  “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的?”老者再次问道。

  “我…老伯你怎么怎么问”我感觉这位突然冒出来的老者问的问题怪怪的,也许老者自己也感觉到问的挺不妥,继续问道“你是盗墓的!还是另有其他企图?”老者把我当成了坏人,跟我的距离拉长了点,这使我挺郁闷的,如果我真想对他做什么,这点距离我一下就能够到。

  “不不,你弄错了,我只是一味冒险者,根本不是来盗墓的”不能背上这个骂名,如果传出去我怎么混啊。

  “这里很太平,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你去冒险的,你从哪来就回到哪里去吧”。

  “我好不容易才到大荒山,怎么可能立即回去。”也许是老人把我弄的有些怒气,我的胸脯略微有些起伏。

  “你真的不想回去?”老者侧过身问道。“不回去了。”

  “既然你自己不想回去,那么就别走了。”我一怔,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是想到大荒山去吧!我们村就在山下,我可以带你过去。”老者不再多说话,转身就向着山的深处走去,有一个免费的向导带路,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总比自己瞎转悠的强,我自然不会去拒绝。路上我知道了老人是这片山上的守墓人,听他说这片山都是坟墓,在接下来的路证明了老人所说的话,一座座墓接踵而至,而且都是跟第一座墓是差不多的,这时候我才感觉那一座座的墓碑似一张张脸,像是在注视着路上的我们,但更多的可以说是注视着我。老者告诉我他姓荒,而且我也发现墓碑上的名字大多都是姓荒的人,这应该是一个古老的家族,荒山,不言而喻。老人让我将手电关了,手电的光线会打扰死者的安宁,也许这里真有这样的说法,我照着老者说的做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对着大山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做的很机械,感觉不像是自己再做,而是被别人押着我的手,按着我的头做的。

  借着灯笼发出的烛光,小路更加的蔘人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再也没有听到昆虫的鸣叫。就在这个时候我闻到了一股霉味,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夹杂着丝丝的腥味,刺激着我的鼻腔使我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我感觉老者的皱纹更深了,那是他皱眉所致,看来是之前我的所谓引起了老者的反感。老人告诉我大荒村在大荒山下,由于荒山太高,所以阳光根本照不下来,而且背靠着大山,多雨少风,自然很多东西都有一股子霉味。

  当绕过一个小山岳后,大荒村展现在我们眼前,这些房子分布的有些规律,不过我对风水学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所以看不出个所以然,奇怪的就是每家门口都挂着一盏灯笼,和老者手里提着的这盏一模一样,老者告诉我这在他们村叫做掌灯,为什么会这样做,老人就沉默了。老人让我去他们家过夜,因为村里有个规矩,每天晚上7点必须掌灯,但出去守墓的人除外,还有今天我这个变数。老者给我给我找来了一张毯子,然后提着一篮子的纸钱出去了,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老人现在出去是继续守墓吗,可是之前怎么没看见他手里提纸钱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悄悄的跟在老者的身后。老人在村口不远的树林就停下来了,取出带来的纸钱跪在地上就开始烧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火焰微微晃动,树的影也开始跳动,当我自己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些哪里是树的影啊,根本就是人影,向着老人跳去,我吓蒙了,从路上到这里一切都没有是我如此的恐惧,我相信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一切鬼神之说,但现在我的信念有些松动了,我悄悄的退走,这里是他们的盛宴,老者看着我退去的背影,眼睛是如此的空洞。

  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还是刚刚那一幕,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刚刚那些黑影是鬼吗?我的唯物主义精神开始动摇了,现在回想起之前庐山的脚步声,回头看时却没发现人,还有那个老人出现的是如此突然,而且出现在一座坟前,真的是因为他是守墓人吗?如果她是人,那么刚刚那些鬼影该怎么解释呢….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去过无数令人胆怯的地方,但今天我自己却害怕了,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到了哪里?可恶,真是见鬼了。

  忽然,门外瓜齐了一阵阵阴风,老人之前不是还说这里多雨少风的吗?用木头做成的房门发出咔咔的声响,如一个人因为寒冷而牙齿打颤的声音,稻草编织的房子也开始跟着晃动,如同活过来一般。踏、踏房外的脚步声近了。踏踏踏,伴随着我心跳的节奏,脚步的声音也停止了,我透过房间的缝隙看见老人正站在房门口,穿的还是那一身的黑色,苍白的脸上有一双死鱼似的眼睛,散发出幽幽的绿光,但持续不了多久又变得清明。我开始后悔因为好奇心而跟上去看个究竟,发现了那些不知道是不是秘密的秘密。老者的脚步轻浮,向着我的房间走来“嘭”我的房门被一股大力推飞了,再一下子撞在我背后的墙壁上,散落成无数的小木块,天啊!这得多大的力道啊!这绝对不是人所能拥有的力量。我的腿肚子开始发软,不自禁的后腿,老人一步步向我逼近,下颌骨好像脱臼了一般,拉的老长,从那里散发出腐朽的气味,发出“嘎嘎”的笑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荒路 第一章 山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