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谁为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四节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四节

不争而胜 2021-05-04 00:00:44
一只大雁。只听嗖地一声,那箭一眨眼便飞鸿渺渺,消失了在了天际。少顷,抬头一看那行大雁中最后一只,如折了翅膀般突然殒落,掉进了树林子里。  江搏浪喝了声采,却引得江南岸的责备道:“当心天下去得,鲁莽寸步难行。咱们是在押镖,也不是在游山玩水。”江搏浪朝熊天霸举头望见一行大雁南去,笑对江搏浪道:“江兄,兄弟射只大雁给你下酒。”江搏浪打趣道:“别连雁毛都没粘着,反叫大雁叼了眼睛。”熊天霸笑而不语,取过硬弓扣了枝羽箭,在奔跑的马背上瞄准一只大雁。只听嗖地一声,那箭眨眼便飞鸿渺渺,消失在了天际。须臾,只见那行大雁中最后一只,如折了翅膀般突然陨落,掉入了树林子里。。...

谁为峰

推荐指数:10分

《谁为峰》在线阅读

  话分两头。再说江南岸亲自护着昊天镜,让江搏浪背着琵琶,熊天霸带着鸽笼及行囊,三人骑快马连赶了五日路程。虽说在路上遇到过小股劫匪,却又怎奈何得了他们。第六日午时,三人已进入河南地界,正穿行在桐柏山中的羊肠小道上。

  熊天霸举头望见一行大雁南去,笑对江搏浪道:“江兄,兄弟射只大雁给你下酒。”江搏浪打趣道:“别连雁毛都没粘着,反叫大雁叼了眼睛。”熊天霸笑而不语,取过硬弓扣了枝羽箭,在奔跑的马背上瞄准一只大雁。只听嗖地一声,那箭眨眼便飞鸿渺渺,消失在了天际。须臾,只见那行大雁中最后一只,如折了翅膀般突然陨落,掉入了树林子里。

  江搏浪喝了声采,却引来江南岸的责备道:“小心天下去得,莽撞寸步难行。咱们是在押镖,不是在游山玩水。”江搏浪朝熊天霸挤了挤眼,只得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了。

  三人又行了半个时辰,刚好来到处狭小地带,只见道路一面是山崖,一面是丛林,正是设伏的好地方。江南岸正欲提醒大家注意,丛林里突然窜出三支飞箭,呼啸着直奔三人而来。江南岸跑在最前头,当先矮身避过。江搏浪则由马背上侧翻而下,拽着马缰疾跑了两步,躲过来箭后又重新翻上了马背,骑术倒也十分娴熟。熊天霸却是不避不闪,瞅准来箭挥鞭打去,只听啪地一声,便将那箭拍落于地。

  想是袭击者见三人武功了得,紧接着又射来九箭,分取三人要害。江南岸大喝一声:“来得好。”便舞起朴刀迎上,干净利落地劈落三箭。江搏浪也不甘示弱,从马鞍上取下两柄开山斧,将双臂抡起,立时打掉两箭。末了,又急速后仰,避过了第三支箭。整个动作可谓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待到熊天霸,只见他一个鹞子翻身,从马背上跃起半丈来高,三支箭几乎是擦着脚尖而过,他却又潇洒地骑回了马背。

  江南岸策马前冲,陡见道上横着数条绊马绳,立即勒马喝问道:“是那条道上的朋友,要与我镇南镖局为难?”只听得丛林中传来击掌声,有人喝彩道:“好身手,三位不愧为镇南镖局的梁柱。”话音甫落,立时由草丛中窜出十三名劲装大汉,分两头堵住了三人。

  江南岸见来者个个虎背熊腰,豹首猿臂,心知遇到了悍匪,也不敢大意,于是抱拳问道:“来者可是人称‘搏命十三枭’的绿林道上朋友?”只见那十三人中走出个黑面大汉,身材敦实,肌肉发达,朝着江南岸冷笑道:“还不赖嘛!竟然知道咱爷们的名号?”

  熊天霸恚怒道:“大胆鼠辈,休得无礼。就凭儿等也敢来动我镇南镖局,想是活得不耐烦了。”那黑面大汉叫嚣道:“呵!这普天下还没爷不敢劫的镖。”他刚说完话,身边一名马脸汉子便舞起手中长剑,示威道:“老子劫的就是镇南镖局。”

  江搏浪闻言勃然大怒,抡起两柄开山斧跃下马背,照那马脸汉子当头劈去,嘴中跟着喝道:“儿等自寻死路,怨不得小爷我心狠手辣。”那马脸汉子忙挥剑硬封,只听一声金石交鸣,由于江搏浪膂力过人,一斧头便将对方劈得踉跄而退,险些栽倒在地。

  江搏浪得势不饶人,正欲乘胜追击,却见左右各刺来一柄剑,分袭自己上中两路。江搏浪冷哼一声,双斧分头击之,轻轻松松便迫退了来剑。末了,又一名大汉提钩来取他肩膀。江搏浪不慌不忙,侧身闪过来钩,同时将斧头在掌心中一转,反削大汉来臂,惊得那大汉慌忙收手而退。另两名握钩的大汉见江搏浪骁勇,几个兄弟都险些伤在其手下,于是围攻而来。江搏浪却是来者不拒,双斧敌住五人,反而越战越勇。

  熊天霸看得手痒,耐不住性子大喝道:“江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便举刀飞劈那马脸汉子。马脸汉子见状气道:“他娘的,怎么专找老子的茬。”他说归说,手上却丝毫不敢怠慢,立刻举刀相搁。谁知熊天霸的膂力和内功更强,这一刀宛如泰山压顶,直把马脸汉子劈得虎口破裂,翻倒在地。

  三名持钢鞭的悍匪见熊天霸更了得,同时抢了上来。熊天霸一声暴喝,将手中单刀绵绵展开,只见刀光霍霍,眨眼已暴涨寻丈,顷刻间便将三名大汉圈在其中。那马脸汉子心恨熊天霸,趁机绕到其身后偷袭。熊天霸觉出身后有异,立刻反刀横展,封住了马脸汉子的剑。三名使钢鞭的大汉又掩杀而至,与马脸汉子前后夹击,围住熊天霸抵死相斗。五个人杀得是天昏地暗,一时也难分胜负。

  黑面大汉看了看场上情势,见己方略占上风,不由仰天大笑,冲江南岸叫嚣道:“识相的赶快交出东西,大爷兴许会放尔等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就休怪老子心狠手辣,不讲规矩了。”

  江南岸仰天打了个哈哈,冷笑道:“老夫行走江湖三十年,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可谓九死一生,历经百难,什么样的仗阵没见过,难道还怕了汝等小儿不成?是战是降老夫奉陪到底。”

  “不愧是老江湖,死到临头还面不改色,看来我只好亲自送你上路了。大夥儿给我上,灭了这口子。”黑面大汉一声令下,身后三名持刀的悍匪立刻散开来,把江南岸困在了当中。

  江南岸老练沉着,只是持刀凝立,自有股凛凛神威。那三名持刀大汉同时发难,分取江南岸上中下三路。江南岸不慌不忙,挽起朴刀在身前一舞,顷刻间便化解了敌人的联袂进攻。末了,他抓准机会抢前一步,拦腰斩向黑面大汉。刀去如风,势若破竹。

  黑面大汉不敢怠慢,抖手拔出双刀,以右刀封住江南岸的朴刀,左刀却斜里切向江南岸的咽喉,去得是又快又狠。俩人仅过了一招,江南岸便已瞧出黑面大汉武功远胜他人,且不在自己之下,于是将横斩的朴刀回挑,借机后撤了两步。

  岂料黑面大汉甚是老辣,双刀跟进,一展一硕,同时取向江南岸两处要害,端地是阴狠毒辣,凌厉绝伦。江南岸仓促间只得提刀护住前胸,不住腾挪躲避,一时间几无还击之力。三名持刀大汉瞧出便宜,于是绕着江南岸转圈,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好在江南岸虽处于被动的局面,却防守严密,招数沉稳,并没显露败象。反到是黑面大汉一阵疾攻,体力消耗过大,攻势渐渐弱了下来。三名持刀大汉见状,围上来逼住江南岸,杀了个天昏地暗。

  众人激战正酣,黑面大汉分身观察情势,见众兄弟久攻不下,还有多人受了轻伤,弄得狼狈不堪,于是大喝道:“一群窝囊废,快给老子布阵。”

  那十二名大汉闻言立即分散开来,顷刻间便结成了一个四方形的阵势,把江南岸父子和熊天霸围在了当中。江南岸见状,马上嘱咐儿子和熊天霸道:“据传,这‘搏命十三枭’的‘五行绝魂阵’十分厉害,内里门道众多,咱们可得小心了。”

  黑面大汉见阵已布成,于是得意道:“咱兄弟这‘五行绝魂阵’,至今尚无人能破。识相的赶快交出东西滚蛋,免受分尸之苦。”江南岸冷笑道:“哦!是吗?老夫怎么听说,公孙盟主和东方前辈都破过你这鸟阵。想这二位大侠何等威名,既饶尔等不死,为何还不思悔改,在此为非作歹?”

  黑面大汉被一顿抢白,老脸霎时通红,嗔怒道:“你这老儿好不识抬举,给你活路你不走,偏偏要闯地狱门,那也怨不得咱了。”说着一挥手,便发动了阵势。

  只见黑面大汉占据中心土位,与江南岸三人对峙。三名持剑的大汉站于木位,三名拿刀的大汉立于火位,三名使鞭的大汉守住了水位,最后三名用钩的大汉看的是金位。阵势一成,便有股无形的压力迫向阵中,仿佛是一张无形的网,牢牢困住了江南岸三人。令他们有种遁天入地,无所适从的感觉。

  江搏浪见四面八方都变成了刀山剑海,不断朝自己挤压过来,于是边战边叫道:“爹,此阵果然了得,要想个法子破了才行。”江南岸那有看不出来的,当即沉声道:“我挡住敌人攻势,你二人伺机杀出去。”话音甫落,便听见嗤嗤几声,衣裳已多处被割破。

  三人左冲右突,使出浑身解数,奈何对方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方稍有破绽,左右立即协防,依旧是牢不可破,根本就无法突围。三人战得一炷香的时间,已是浑身浴血,伤痕累累,陷入了岌岌可危之境。

  就在三人抵死相搏,束手无策之际,熊天霸忽然冷喝道:“看我‘修罗绝命刀’。”众人闻言一惊,无不心生骇然。要知这“修罗绝命刀”乃是大魔头“修罗郎君”的成名绝技,刀法辛辣霸道,诡异绝伦。

  熊天霸见众人被自己摆开的架势唬住,不由暗笑道:“修罗郎君隐迹江湖数十年,我又从何学来。”他见诈术生效,机会稍纵即逝,当即朝黑面大汉冲去,口中大叫道:“吃我一刀。”那黑面大汉好似十分害怕,忙闪到一旁,连硬拼都不敢。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五行绝魂阵”突然露出了破绽,熊天霸见机刀法连展,竟鬼使神差地冲到了阵外。

  待江南岸父子回过神时,“搏命十三枭”业已重新催动阵法,向他们围攻而来。江搏浪暗叫一声:“可惜。”只得和父亲背靠而战,抵挡着敌人潮水般的攻击。熊天霸在阵外捣乱,却是毫无作用。黑面大汉叫道:“先杀了阵里的,再对付阵外的。”十二枭闻言立刻加强了攻势,逼得江南岸父子左支右绌,应接不暇。

  熊天霸的眼底忽然闪过一丝异彩,带着种莫名的兴奋。江南岸父子拼死伤了三名悍匪,满以为可以冲出阵去,却不想招来了更沉重的打击,险受致命伤。这“五行绝魂阵”时松时紧,忽儿左转,忽儿右转,搞得人眼花缭乱。黑面大汉瞅准机会,悄无声息地缓缓推出一刀,慢慢扎向江搏浪后心。

  江南岸瞥见,忙飞身来挡。谁知这一来,反而带动了火位的三把刀,分由几个刁钻的角度截杀而来。江南岸刚挡开黑面大汉的刀,火位三把刀已至身前尺许,他仓促间避过两刀,却吃那最末一刀刺入前胸第三根肋骨处,深达数寸。江搏浪见状惊叫一声,忙挥斧头逼开敌众,抢到了父亲身旁。

  江南岸强忍着巨痛,一任鲜血横流,朝熊天霸叫道:“天霸,你不用管我父子,赶快押镖上路,去完成使命。”说着由怀里取出锦盒抛向熊天霸。江搏浪也知情势窘迫,于是解下背上的包裹一并扔了出来,并激昂道:“我若命丧于此,就有劳兄弟代我照顾芳妹了。”

  熊天霸暗笑道:“你的芳妹自会有人照顾。”嘴上却答应了下来,接着一跃而起,扑向那锦盒。谁知黑面大汉也同时扑来,就在熊天霸将要抓到锦盒时,手腕已被他扣了个正着。两人均怒目相视,徒手互拆了几招,打到五丈开外,熊天霸沉声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人岂能不讲信义?”

  黑面大汉冷哼道:“想让别人卖命,也得看开出的价码是否值得。”熊天霸怒不可揭,沉声道:“姓薛的,你敢破坏规矩。”黑面大汉冷笑道:“规矩也是人定的,别人可以,难道我薛馗就不能?你还是乖乖认栽,自行逃命去吧!”

  两人说着话,又互拆了几招。熊天霸面罩寒霜,咬牙切齿道:“没有人能夺走老子的东西,你也休想。”薛馗轻轻一笑,手上加力来夺锦盒,并讥讽道:“就凭你这点能耐,给别人当条狗还行,想逞威风吓唬人,简直是不自量力。”

  熊天霸最恨别人瞧不起自己,一时间杀招迭起,恼羞成怒道:“辱我者必死。”两人话已说僵,于是各尽全力,直杀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一节 开篇词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二节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三节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四节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五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