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阴阳道之算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初出茅庐

第五章 初出茅庐

蓝色的小痴 2021-07-22 07:07:19
诲,卧读垄亩,敢辍勤。抽时间的时候就跑去野地里边(学校在郊区,改扩建的高教园区还没发展中出来,残余的庄稼地成了我平日练剑的好去处)多次反复地反复练习那左手耍硬币的功夫,因为正儿八经的专业课去学习成绩平平,师父传授我的东西这些年貌似勇猛精进了不少。就说把硬币当暗...

  第五章初出茅庐告别师父以后,一切过得都循规蹈矩——收拾行李,入学,军训,开始四年的大学生活。有人说大学就是花上几万块钱去买个毕业证,虽然偏激,但也有些道理。四年的大学生活,没有什么波澜,北京的孩子天生有一种慵懒的气质,我也不想和那些学霸争什么奖学金,对公共事务也不太上心。要说四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天南海北的一众兄弟,另外就是借助学校图书馆的便利看了不少的书,平时空闲时间很多,我记着师父的教诲,卧读躬耕,不敢辍勤。有空的时候就跑到野地里边(学校在郊区,新建的高教园区还没发展起来,残存的庄稼地成了我平素练功的好去处)反复地练习那一手耍硬币的功夫,所以正经的专业课学习成绩平平,师父教给我的东西这几年倒是精进了不少。就说把硬币当暗器这一手,虽然我还做不到像师父那样一枚硬币捻出去入木三分,但现在起码可以把二十米外的树干打出一个小坑来——也就是说速度和稳定性上和师父相比还差着一大截。总而言之,四年大学生活就这么结束了。毕业以后大家有的考研,有的出国,有的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我却对这些都不太热心。本来,爸妈操劳半辈子,供我读书考学,为的就是儿子有一天出人头地,乌鸦反哺的道理谁都懂。但大大出乎了我意料的是我毕业之后,爸妈居然拿着多年的积蓄出去旅游了——他们说是旅游,我看到更像是云游。临他们出发,我爸跟我说,我和你妈碌碌半辈,还没有机会出去看看花花世界大好河山,现在儿子有能力自给自足了,我们要好好地出去逛一逛了。我问他们要出去玩多久,他们居然告诉我先玩个几年再说。我知道肯定是当初师父和他们说了一些什么,让他们对我的未来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不再担心我的生活,另外这几年我也看出来,自从师父和他们说完了那一次,爸妈的生活态度明显变得比以前豁达的多了,但师父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爸妈也绝口不提。就这样爸妈出去游山玩水,也颇有夫妻浪迹的意味,我会定期和爸妈通电话,我放心不下他们,他们确实在外边玩的很痛快,对我也很放心。刚走出校园那会儿,我也彷徨了一段时间,踌躇与要不要找一份固定的工作。以我的学历,找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不是难事,但对于金融这一领域,我实在提不起来太大的兴趣。师父告诉过我不要只想着自己安居乐业,有机会要为这个社会、国家做一些事,我也曾一瞬间有过在财政金融领域大展宏图的大抱负,但我在学校里看到的都是谁谁谁学了一点专业知识就投身股市,希冀自己凭借专业知识赚个盆满钵盈,真正心系国家财经大计的人少之又少。当然未来国家的金融大政肯定会掌握在这一批人的一部分人手里,那就是二三十年后的事情了。这些就一带而过,反正我后来索性就没去找工作,用爸妈给我留下的钱买了些投资产品,也算是构造了一个投资组合,大致上稳赚不赔,先保证自己有了一个稳定的收入,马克思说过,真正的幸福要有一些物质基础作保证嘛,这之后,我就背上一个小包——里边装着简单的纸笔和一些小工具,真正走入了“江湖”。我习惯把马克思主义解释得了的称为社会,它解释不了或者否定掉的那一部分称为江湖。自然,随身还揣着几年来都不曾离身的几十枚一元硬币,师父临别赠给我的那枚古币,我把它做成吊坠,配上一条链子做成项链配在身上——这让我感觉师父还一直陪在我身边,时刻看着我的一言一行,给我教诲。其实像我这样出去闯荡很不容易,空有一身的功夫,如果没人信服也是白搭,更何况我还自作主张地立下了所谓“三不算”的规矩(跟自己有关的人、事,不算;别人没主动来找我算的,不算;问姻缘的,不算。),总不能满大街的拉人:“诶,大姐,我看您满面红光,大富大贵之相,给您算算前程如何?”那就是真真正正地堕落成一个江湖混子了,肯定让人当成骗子。这东西,有时候凭的就是缘分,该遇到的事总要遇到,就像平平淡淡的衣食住行,生活不会把什么东西强加给你,欢乐、苦痛、挫折、失败、辉煌,它们不会平白无故的到来,总有道理。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崖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好遇见了,那也不多说什么,只轻轻地说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小伙子,给我来根烟抽吧。”阴雨天,我在车站等公交,刚点上一根烟,有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大爷凑到我跟前。我打量打量这位老人,一眼就看出来他不是流浪汉,不是乞丐,更不是骗子。现在有很多专业的骗子,装得可怜兮兮的跟你要钱吃饭或者说没有车票钱回家,他们有一套自己的“理论”,看得出来谁好说话谁心眼儿实,一言一行也仔细得很,饭都没得吃了,上来会先跟你要烟抽么?另外你看那大爷当时的眼神,说话的时候根本没看我,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烟盒,明显是有日子没抽烟了。最重要的,那些因为生活拮据出来乞讨、流浪的人,很少穿成套的衣服,他们的衣服鞋袜,基本上都是好心人施舍或者在垃圾站东拼西揍攒起来的,可能上身穿着一件破西服上衣,下边却穿着一条破运动裤,脚上又趿拉着一双破运动鞋,很有特点。再看眼前这位大爷,身上的衣服虽然破烂,但明显是一身搭配好的衣服,破旧的中山装加上一双磨出洞来的皮鞋,说话的时候脸憋得通红,明显有别于向别人索取惯了的样子。“成,给您来一根,我给您点上。”出门在外,谁也保不齐有个落难的时候,香烟一根,举手之劳,何乐不为?这老大爷哆哆嗦嗦地接过烟,点着后迫不及待地猛吸了两口,神色缓和了不少。这种鬼天气也没什么人出来,公交车站就我和这大爷两个人,抽着烟,我和这大爷搭起话来。“大爷,我看您不像是长期在外漂泊的样子,您家里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了?”大爷听了我这话叹了口气,深吸了口烟,脸上浮现出一片无奈的表情。“唉,家门不幸,子孙不肖啊!”“听您这话,是您子女不赡养您了?”我平素里很看不惯那些不懂得尽孝道的人,言语里对这个大爷多了份关切。“有什么办法啊,”老人眼圈里有了泪痕,“老婆子早就没了,一家人不要我了,把我撵出来了,我有什么办法啊,都说养儿防老,谁知道养了个白眼儿狼啊!”“大爷,您先别难过。您要是信得过我,把您家里的事和我说说。”说话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从兜口里掏出来五枚硬币,像变戏法似的把这几枚硬币玩的上下翻飞。“诶诶,小伙子你这手怎么这么灵巧?我看你不像一般人啊,得,我就把家里这点丑事跟你说说。”师父当初教我的时候,跟我说干这一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会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不是偷奸耍滑,这是谈话技巧。人家凭什么信你的让你给解决问题?你得显出点本事来让人家信服。比如对方是一个老太太,你跟她聊佛菩萨,聊得风生水起了老太太就能信你,因为老太太一般都信佛;遇到有钱人,你跟他大聊风水,你说的好了,他就觉得你不简单,因为他平时信风水。就是这个道理,乡下的老人,你给他耍点儿手上的绝活,他看得目瞪口呆了,自然会产生一种信任感,他会觉得你有道行。“不瞒您说,您别看我年纪轻轻,看见没有,就这几枚硬币,我要用它们算算计点什么事,比那求签打卦的灵多了。”我分寸拿捏得很好,既不倨傲,也不太谦虚。这大爷估计也是求助无门,便点点头,似乎下了决心,跟我敞开了话匣子。“这得说是半年前了……”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老人家住河北省廊坊市,一家四口人,他下边有儿子、媳妇儿,还有个上小学的孙子。一家人虽然生活在农村,但是早就不种地了,靠儿子和媳妇儿在就近的镇子打工挣钱,老人没事儿的时候捡点儿塑料瓶子贴补家用。儿子媳妇说不上太孝顺,也不能说忤逆,总之就是平平常常的吧,生活的倒也安逸。可是有一天,老人在村里溜达,准备走到村头儿有中学生打球的地方拾几个饮料瓶。正走到一片杂草丛边上,忽然地就看见一只黄不溜秋的东西窜出来横在道路中间了——老人开始还以为是只猫呢。偏偏这个东西还不怕人,大摇大摆的就朝老大爷走过来了,尖嘴小脑袋,细长的身子,还拖着一条大尾巴,老人这才看出来这家伙感情是个黄鼠狼!老大爷呸了几声,直骂晦气。乡下把猫头鹰、黄鼠狼、刺猬,蛇都看做不祥之物,看见了都要呸几声,谁想到刚呸了几声,这东西居然像个人似的站起来了!站起来还不完,就用两条后腿摇摇晃晃的迈着步子朝着老大爷走过来,两只前爪还背在身后,居然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接下来发生的事,用老大爷的话说,吓得他差点尿裤子。那黄鼠狼居然口吐人言!可以想象一下,这是一个什么场景,一只像人一样站立行走的黄鼠狼,摇头晃脑地朝你走过来,嘴里还振振有词,你说吓人不吓人。这东西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地念叨,像小孩子背歌谣似的奶声奶气地唱:“嘿,你瞅我赛个人,你瞅我赛个神,你瞅我赛个人嘿,你瞅我赛个神……”而且是唱得洋洋得意,俨然是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甚至把自己当成了得道的神仙!老大爷当时也是吓得不轻,但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反而豪气从胆生,想来活这几十年也经历了些事,当下怒骂道:“我瞅**赛个王八蛋!”祸根,由此种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我是算师 第二章 老神经病 第三章 拜师学艺 第四章 艺成出师 第五章 初出茅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