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本性(3)

第四章 本性(3)

魏杰煜.QD 2019-12-04 23:32:40
镀一盒盖!”  马冲霄道:“有没可能会,前番泰山漫顶的气势就是它所导致?”也蹲下身来看,果是一只小小盒盖。  这时,段志鹏走将出,接话道:“是的,这恰恰本门元能的威力。”  马、毛两人听来极其敬佩,啧啧羡叹。  段志鹏又道:“家师有言,这蓦地里,猛闻头顶上方风声飒飒,来势奇急,紊人气息,仿佛东岳泰山压将下来。其时,他俩吓得魄绕云霄,心胆欲碎,有想趋窜躲避,可是双腿忽有千斤重,钉在当地无法拔足,万不敢抬头仰视,这下惨了!。...

  马、毛兄弟在外正肩擦肩喁喁而谈,话题无不涉及拜师这一码事,未知结局若何,实在揪紧心弦。

  蓦地里,猛闻头顶上方风声飒飒,来势奇急,紊人气息,仿佛东岳泰山压将下来。其时,他俩吓得魄绕云霄,心胆欲碎,有想趋窜躲避,可是双腿忽有千斤重,钉在当地无法拔足,万不敢抬头仰视,这下惨了!

  却听当的一响,一件细小物事掉在脚旁,地上烟雾缭绕瞧不出它的真相,只见着微微闪耀黄光。

  毛勇蹲身细看,惊叫道;“是一只镀金盒盖!”

  马冲霄道:“有没可能,适才泰山漫顶的气势便是它所造成?”也蹲下身来看,果是一只小小盒盖。

  这时,段志鹏走将出来,接话道:“没错,这正是本门元能的威力。”

  马、毛两人听来极度佩服,啧啧羡叹。

  段志鹏又道:“家师有言,这只盒盖,两位如能捡得起,可以临时拜入融门,决不食言!”心想:“师父的元能修为确乃浩瀚无极,谅此盒盖能有多重,随手弹出,竟能化作盖顶威势,令人服得五体投地呀!”

  一经听实拜师条款,马、毛兄弟那可实在欣愉填膺,凭此小小盒盖,大爷可是一口气也能吹飞起来,这回还不遂了咱哥儿俩心愿?

  岂料他俩开心得也太早,那盒盖贴地竖立,骤眼看似指戳能倒、吹气凌飞。不想在龚念庶指弹之间,贴地边面业已附有太极玄劲,极具粘性,并非常人所能动得了它。

  该时任由他俩掌劈、拳推、指弹、刀撬,各法用尽,一样徒劳无效。虽在初春暮寒中,依然累得汗湿浃背,喘气吁吁,心下无比失落焦躁,差些就要爹天娘地开骂起来。

  毛勇一屁股栽坐在地,沮丧万分,浑不顾及屁股坐湿了,摇首道:“不行,弄它不动!“

  段志鹏莞尔笑道:“若真这样,你俩总应死心了吧?”

  马冲霄道:“这也太难动它,干脆你亲自试一试。”

  段志鹏道:“试试也无妨。”步近蹲身,潜运元能,太极玄劲传至右掌,食中二指捏住盖边,轻轻易易地夹将起来。微微笑过,照样放回原处,摆形如旧,黏固无异。

  马、毛二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随即一声长叹。

  段志鹏笑道:“事已至此,但愿二位守诺重信,这便送他俩下峰。”

  却见马冲霄扑翻跪倒,仰头昂然道:“拜入融门乃我兄弟最大心愿,此事倘若达之不成,活着也像行尸走肉,倒不如跪死在此算了。”

  毛勇跟着跪下,扬声道:“就这个说法。你师父一天不应承,我们便跪一天;一辈子不应承,那便跪一辈子好了。”

  段志鹏苦叹道:“两位执意似此,却又何苦?”

  听得况志悲在凉亭内叫道:“二师弟,他们要跪就随他们意吧,你多加理睬作甚?快过来,咱师兄弟在棋枰上好好对弈一番。”

  段志鹏应声“好的”,举步走进亭内,在石桌旁打横而坐,忍不住还是多望他俩一眼。

  况志悲道:“二位听着,喜欢跪自由得你们,有言说在前头,我们可不负责你俩的膳食。”

  马冲霄轻哼一声,不予接话。

  毛勇壮声道:“这节倒不用你操心,咱兄弟俩龙精虎猛的,铁打的身子骨,还怕饿死?真是笑话。”

  话刚讲毕,他的五脏庙偏偏跟他捣蛋,饥肠辘辘,渐鸣渐响,滋味颇不好受。暗暗盘算,要不要拉下脸皮,真的饿得凶时,出言向他师兄弟乞求饭食,倒真横不下心来。

  地上满布鹅蛋大小的石头,而且湿淋淋的,久跪下来可够苦受的。穷极无聊,转眼相看他两师兄弟博弈,一看之下,惊佩之意油然冒生。

  见到他俩各用手指在乌铁枰上捺落,每一下捺后都出现一处低凹,权算下子。况志悲用拇指按枰,以示所下的是白子;段志鹏则用中指来捺,算是下了黑子。

  这块枰盘乃是采用精等乌铁铸成的,硬度最高,饶使用上宝刀利刃来刻,也需耗时费力。没想到,他俩仅用手指轻轻按捺,即现凹孔,易如戏点豆腐,该手神功便足以叫人肃然起敬!

  他俩初时皆下子很快,等到三十余子之后,渐下渐慢。纵观黑白子双方的局势,每着针锋相对,缠斗剧烈;奕者肃容冥思,未敢稍抱丝毫大意。

  对于围棋一道,马、毛二人可说是外乡人过河不知深浅,一丁儿皮毛也不懂得。傻傻看着棋局上步步紧逼,交兵酣然,全弄不出个所以然来,越来越感眼皮沉重,意兴阑珊。

  这会儿,棋局态势忽起巨变,黑子在左下角隐伏数道凶局,意欲逼诱白子中套。苟若白子一着应对不慎,管教失去先机,想要翻转守势便有天大困难。

  况志悲左手托腮,咬唇沉吟,无法委决,好久也拿不出个定见,心乱如丝。

  陡听一把清脆的噪音笑道:“我来帮你下一着,嘻嘻!”话音方歇,一物射至,丁当声响,在棋枰上的“平部”六三路处,滴溜溜转着一枚松球。

  马、毛两人见状,心底同声道:“好手段!”盖因松球又细又轻,从十多丈外飞来,投位奇准,绝非易举之事,如非练有超元武艺,还真极难办到。

  况志悲眉头上皱,怫然道:“三师妹,你休要瞎乱玩闹好不好?”

  只见远处屋角后转出来一人,犹像飞烟般疾闪而至,瞧得清楚,罗裳纱裙,装束雅洁;柔发鬟鬟,面如满月,唇红齿白,眉淡睫长,美女一个;眼球黑溜溜非常灵逸,怪不得甚能眺远。是年韶龄十八,正是况段二人的三师妹武志彦。

  听着她笑盈盈道:“大师哥,就你专好冤枉人。我哪有胡闹,我是帮你耶,你瞧瞧,这一着棋帮你暂时缓解了窘境,不是吗?你不来谢我且不止,更要说我,你也太缺良心了。”

  况志悲轻轻一哼,道:“三师妹,大师哥对你感激得紧呀。”愀然作色,任谁一看,都知他说的是反话。

  武志彦对于这句反话,似乎没存半分介怀,伸伸舌头,笑意未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开宗明义 第二章 本性(1) 第三章 本性(2) 第四章 本性(3) 第五章 本性(4) 第六章 本性(5)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