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6章:碎尸小说

第6章:碎尸小说

发表时间:2020-01-15 06:28:39 作者:述异人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引魂笔记》第6章:碎尸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大概在三个多月前,他外甥接下了刑胜的货,说好了,一趟跑下来八千块,报酬很丰厚。不过,就在接下了货的第三趟送货,他外甥死了,死得很惨,头被砍掉了。按照交警的说法,说他外甥在高速公路上,把脑袋伸到了车窗外面,然后刚好过来了一辆要超车的大货车,直接把头给挤得爆掉了。这件事还有监视器的录像作证,的确是这么死的,这就有说头了,我们这些大货车司机,那都是老司机了,高速公路上把头伸出去,这事绝对不可能干得出来,而且我们货车得车窗比较高,想把头探出去也很费劲。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在驾驶的途中把脑袋探出去呢?这事听得我心里凉了一截啊。我咳嗽了一声,故作镇定的问郑林:老郑,你外甥死得是很蹊跷,但也不能说明这趟货是鬼货吧?“如果说只是我外甥死了,就算他再怎么死得蹊跷,我也不会怀疑这趟货有问题,我之所以说他是鬼货,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去过密云山庄。”郑林说着说着,低着头。“你去密云山庄干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打算去讹一把刑胜?”我问。郑林点了点头,讲出了整件事。那次他外甥出事了,本来这事无论如何是赖不着刑胜的,毕竟是死在高速公路上。不过郑林曾经是个痞子,经常和人扯皮,他觉得刑胜是个有钱的老板,有钱人都喜欢花钱消灾。即使讹不到很多钱,讹个几千块钱,两三个月的打牌钱不也到手了吗?当即,郑林就搭车去了密云山庄。到了密云山庄之后,郑林走访了一阵子,发现这里的确有个叫刑胜的人。“密云山庄里面,的确有个叫刑胜的人,但是……但是那个刑胜……他……他……救命……救命啊!”郑林已经快要说出重点的时候,突然两只眼睛睁得滴溜溜的圆。接着,他的脸色变得通红,通红,血一样的红!轰!郑林的身体竟然爆炸了,他的血液,碎肉,炸到了我的身上。一股强有力的血浪,把我打开了有一米远。我一**坐在地上,直愣愣的望着前方,刚才,那个方向上还站着郑林呢。可这才过了几秒钟,他就变成了一团碎肉。“操!**吗!”我回过神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国骂”。而这条小巷子里不多的行人,也是吓得到处乱窜,只有我,很“镇定”的,一直坐在地上,直到公安局的人过来,他们封锁了现场,同时也把我带回了公安局。然后是做笔录。做笔录的时候,我心情真是难受得不得了,跟警察说:对不住,心情太糟糕了,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反正老郑就突然死在我面前……。我有点说不下去了,尽管郑林坑了我一把,但我也不希望他死,更不希望他是爆炸死的,好歹给个全尸啊。好在警察没有为难我,他们拍了拍我的肩膀:节哀,谁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好受。接着,警察们出去,一个女警察进来。女警身材曼妙,长发披在肩膀上,黑色的小背心,宽松的迷彩裤,程亮的皮靴,带着一个小小的火车平底帽,她递给我一根毛巾:把脸都擦擦吧,又是汗,又是血。“唉!”我应了一声,接过了毛巾,同时偷偷的看了她一眼,长得真好看,五官真精致。女警坐了下来,说:王文亮,你最近真的遇上大麻烦了。“恩?你认识我?”我还没告诉警察我叫王文亮呢。“昨天晚上,华阳医院里,要不是我,没准你挨不到今天。”女警双手抱胸,说。“哦!谢谢你,谢谢你,原来我叔说的女特警,就是你啊。”“叫我木警官,我叫木秧歌。”木秧歌脾气不小。“木警官。”我冲木秧歌点点头,感谢她的救命之恩。木秧歌挥了挥手,说:得了,回家吧,郑林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下次再去问你,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记住,什么都别想。“唉。”我点点头。“喏,这个给你。”砰!木秧歌将一个黄色的符纸拍在桌子上面:这是我小姨给我的,你拿着吧,护身符,听说能够辟邪驱鬼。“你也信这个?”我拿起了护身符。“我当然信了,我小姨教了我一些道术的皮毛,当然,仅仅是皮毛而已。”木秧歌说完就让我离开。我小心翼翼的收好了护身符,回到了家。刚走到家门口,我的手机电话响了,是老板打过来的。我和郑林其实都是一个公司的,所谓的公司,就是公司帮我们拉活,帮我们办保险,我们赚了钱,分他们一些。老板说:刑老板发话了,让你今天下午继续出车,送货去福州。听到“刑老板”这三个字,我的腿立刻像棉花糖一样的软,噗通一声,我坐在了门槛上。老郑就是准备说出“刑老板”的秘密,结果直接爆炸成了一团碎肉,这个刑老板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作弄我们这些贫苦小**丝?。

>>>《招魂笔记》章节目录<<<


《第6章:碎尸》精选

“你外甥到底怎么死的?”

“头掉了。”郑林讲起了他外甥。

大概在三个多月前,他外甥接下了刑胜的货,说好了,一趟跑下来八千块,报酬很丰厚。

不过,就在接下了货的第三趟送货,他外甥死了,死得很惨,头被砍掉了。

按照交警的说法,说他外甥在高速公路上,把脑袋伸到了车窗外面,然后刚好过来了一辆要超车的大货车,直接把头给挤得爆掉了。

这件事还有监视器的录像作证,的确是这么死的,这就有说头了,我们这些大货车司机,那都是老司机了,高速公路上把头伸出去,这事绝对不可能干得出来,而且我们货车得车窗比较高,想把头探出去也很费劲。

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在驾驶的途中把脑袋探出去呢?

这事听得我心里凉了一截啊。

我咳嗽了一声,故作镇定的问郑林:老郑,你外甥死得是很蹊跷,但也不能说明这趟货是鬼货吧?

“如果说只是我外甥死了,就算他再怎么死得蹊跷,我也不会怀疑这趟货有问题,我之所以说他是鬼货,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去过密云山庄。”郑林说着说着,低着头。

“你去密云山庄干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打算去讹一把刑胜?”我问。

郑林点了点头,讲出了整件事。

那次他外甥出事了,本来这事无论如何是赖不着刑胜的,毕竟是死在高速公路上。

不过郑林曾经是个痞子,经常和人扯皮,他觉得刑胜是个有钱的老板,有钱人都喜欢花钱消灾。

即使讹不到很多钱,讹个几千块钱,两三个月的打牌钱不也到手了吗?

当即,郑林就搭车去了密云山庄。

到了密云山庄之后,郑林走访了一阵子,发现这里的确有个叫刑胜的人。

“密云山庄里面,的确有个叫刑胜的人,但是……但是那个刑胜……他……他……救命……救命啊!”郑林已经快要说出重点的时候,突然两只眼睛睁得滴溜溜的圆。

接着,他的脸色变得通红,通红,血一样的红!

轰!

郑林的身体竟然爆炸了,他的血液,碎肉,炸到了我的身上。

一股强有力的血浪,把我打开了有一米远。

我一**坐在地上,直愣愣的望着前方,刚才,那个方向上还站着郑林呢。

可这才过了几秒钟,他就变成了一团碎肉。

“操!**吗!”

我回过神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国骂”。

而这条小巷子里不多的行人,也是吓得到处乱窜,只有我,很“镇定”的,一直坐在地上,直到公安局的人过来,他们封锁了现场,同时也把我带回了公安局。

然后是做笔录。

做笔录的时候,我心情真是难受得不得了,跟警察说:对不住,心情太糟糕了,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反正老郑就突然死在我面前……。

我有点说不下去了,尽管郑林坑了我一把,但我也不希望他死,更不希望他是爆炸死的,好歹给个全尸啊。

好在警察没有为难我,他们拍了拍我的肩膀:节哀,谁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好受。

接着,警察们出去,一个女警察进来。

女警身材曼妙,长发披在肩膀上,黑色的小背心,宽松的迷彩裤,程亮的皮靴,带着一个小小的火车平底帽,她递给我一根毛巾:把脸都擦擦吧,又是汗,又是血。

“唉!”我应了一声,接过了毛巾,同时偷偷的看了她一眼,长得真好看,五官真精致。

女警坐了下来,说:王文亮,你最近真的遇上大麻烦了。

“恩?你认识我?”我还没告诉警察我叫王文亮呢。

“昨天晚上,华阳医院里,要不是我,没准你挨不到今天。”女警双手抱胸,说。

“哦!谢谢你,谢谢你,原来我叔说的女特警,就是你啊。”

“叫我木警官,我叫木秧歌。”木秧歌脾气不小。

“木警官。”我冲木秧歌点点头,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木秧歌挥了挥手,说:得了,回家吧,郑林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下次再去问你,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记住,什么都别想。

“唉。”我点点头。

“喏,这个给你。”

砰!

木秧歌将一个黄色的符纸拍在桌子上面:这是我小姨给我的,你拿着吧,护身符,听说能够辟邪驱鬼。

“你也信这个?”我拿起了护身符。

“我当然信了,我小姨教了我一些道术的皮毛,当然,仅仅是皮毛而已。”木秧歌说完就让我离开。

我小心翼翼的收好了护身符,回到了家。

刚走到家门口,我的手机电话响了,是老板打过来的。

我和郑林其实都是一个公司的,所谓的公司,就是公司帮我们拉活,帮我们办保险,我们赚了钱,分他们一些。

老板说:刑老板发话了,让你今天下午继续出车,送货去福州。

听到“刑老板”这三个字,我的腿立刻像棉花糖一样的软,噗通一声,我坐在了门槛上。

老郑就是准备说出“刑老板”的秘密,结果直接爆炸成了一团碎肉,这个刑老板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作弄我们这些贫苦小**丝?

招魂笔记

招魂笔记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灵异
  • 作者:述异人

主角叫亮子的小说是《引魂笔记》,它的作者是述异人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我是大货车司机,纯屌丝一个,前段时间运了一批寺庙建材,居然运了,随后捡钱,接着抠门儿的老板请我吃饭时,又有美女主动yp。...那女鬼,刚才还是穿着一套红色连衣裙呢,这才一转眼的功夫,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套红色寿衣。她的脸也迅速苍老,从一个标致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佝偻着腰背,褶皱得不成样子的嘴巴夸张的咧起来,笑得很阴险。人就是好骗啊。老太婆的喉咙里发出一阵类似玻璃刮擦地板的笑声,然后猛的瞪了木秧歌一脸,忽然她不见了。而下一秒,木秧歌的神色都变了,变得阴森了起来,张开嘴,露出一拍森寒的牙齿,恶狠狠的说道:本来只是想有人把我的尸体挖出来,我的魂就能从这里离开的,想不到啊,来了一个会道术的人,这样的身体能让我重新复活,桀桀桀桀。我看到这一幕,再不懂也知道,木秧歌的身被这“鬼老太”给上了。我怎么那么傻呢?把木秧歌喊过来,让他被鬼上身,目测凶多吉少。“你,你骗我?”我恶狠狠的骂老太婆:而且,你只是想被挖出尸身来,为什么要我报警?“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现场,你的小胆子根本就不敢砸墙,怕鬼嘛。”鬼老太极其欣赏的瞧了瞧手,接着又阴蛰的盯住了我:你小子心地挺好,但吃亏就吃亏在心地好上了,我吃了你的心,下辈子投胎当个聪明人吧。说完,她冲我扑了,两只爪子抓向了我的眼睛。我是真心绝望了,到底还是要挂啊。说时迟那时快,在鬼老太的两只手快要抓到我眼睛的时候,突然,她脖子上的一条灰色的木质项链猛的发出了光。“佛檀?”鬼老太尖锐的吼了一声,紧接着,她从木秧歌的身体里面逃了出来,重新化作了佝偻的鬼影,弓着身子,像是一只老猫,轻快的往外跑。“还想跑?”醒过神了的木秧歌突然摘下了项链,对着鬼老太一下子甩了过去。木质项链迎风见涨,砸在了鬼老太的背上,把她打得扑倒在地。伴随着鬼老太的尖叫,她的鬼魂,也化作了一团青烟,再也不见。“她死了吗?”我稍稍有点怂,藏在木秧歌背后,问。“死了!这鬼可不是她自己讲的那种冤鬼,而是怨鬼!被人豢养的怨鬼。”木秧歌冲地上吐了口唾沫。“这冤鬼和怨鬼不就差了一个字吗?有区别吗?“我问木秧歌。木秧歌说区别大了。她说冤鬼是遭受了冤屈横死,不愿意去投胎,而化作的鬼魂,这样的鬼魂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也比较单纯,攻击性不强,有时候还会做点好心的事情。至于怨鬼,尤其是鬼老太这种,是属于被人钓来的魂魄,然后豢养起来的鬼,怨气极大,鬼话连篇,攻击性极强,也非常危险。听说鬼老太是被人豢养的鬼魂,我皮肤发紧,当听到她还是“被人钓来的魂魄”,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啊?难道说,难道说把我做成鬼饵的人,不是刑老板,而是我房东?他利用我来钓老太婆这样凶狠的厉鬼?”我今天一直都觉得把我和我叔变成鬼饵的人是“刑老板”呢,现在看来,我房东的更加可疑,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钓了个“鬼老太”的鬼魂的。木秧歌摇了摇头:还真不好说,我个人觉得刑老板是把你做成鬼饵的人,你房东虽然也钓魂养鬼,但这手法明显不一样。“有区别吗?”我问。“有!”木秧歌说:按照钓魂的说法,你这属于活钓,用活人钓鬼,手法更复杂,效果更好,你房东这钓法,叫死钓,趁人刚死不久,花钱或者直接偷来死者的尸体,然后钓魂养鬼,这鬼老太的尸体还穿着寿衣,肯定是死钓,并且,老太的手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手镯。这手镯的材质叫定魂铁,死钓的鬼魂活力不强,需要用定魂铁定住鬼魂,让鬼魂受到滋养,慢慢恢复。敢情这里面这么多的调调?怪不得我一挖出鬼老太的尸体,木秧歌就立马察觉我们被“鬼老太”骗了。木秧歌最后总结,控制我和我叔叔钓鬼的人,九成九还得是刑老板,当然,我房东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直接去调查刑老板吗?”我现在真发现了,这鬼神圈的事情太过于坑爹了,各种阴损的法子,我是真不希望和这群人搭上关系,就希望快点了结“鬼饵”的事情。“怎么调查?下逮捕令?对不住,你这事去报警没人管你,更没人会下逮捕令的,只能私人去调查刑老板,这个需要时间。”木秧歌说道。“还需要时间?我明天就要去给刑老板送货了,你帮我搞定,我明天就得死!”我实在没有耐心了,冲木秧歌嚷嚷起来。木秧歌竖起了中指,“嘘”,听,似乎有不寻常的声音。我立刻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还别说,我听到了“铃铛”的声音。叮铃铃,叮铃铃。。

最新小说

更多

恐怖片场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绅士没品格 | 接管花上司 | 超能寒武纪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逆武通天 | 联盟之梦男归来 | 何以为道 | 三国之无限抽奖系统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