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4章:老子不干净了小说

第34章:老子不干净了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26 20:21:24 作者:流玥晨

昏黄的台球室的光就这么打在他身上,少年的影子印在台球桌上。据他深入了解,中环街那个夜场并不宁静,打群架滋事的一般会集聚在那里,尤其是后半夜里,什么身份的人都有,一个不特别注意,便会惹上不应该惹的人。龙标抖抖烟灰,眼皮都没抬一下:“怕了?”“那不能够。”江梓据他了解,中环街那个夜场并不安宁,打架闹事的通常会聚集在那里,特别是后半夜,什么身份的人都有,一个不注意,就会惹上不该惹的人。。

>>>《他的微笑唇很甜》章节目录<<<


《第34章:老子不干净了》精选

昏暗的台球室的光就这么打在他身上,少年的影子印在台球桌上。

据他了解,中环街那个夜场并不安宁,打架闹事的通常会聚集在那里,特别是后半夜,什么身份的人都有,一个不注意,就会惹上不该惹的人。

龙标抖抖烟灰,眼皮都没抬一下:“怕了?”

“那不能。”江梓想都没想率先否认,意味不明的笑了声,“读了这么多年书,真没学过怕字怎么写的。”

龙标丝毫不诧异:“那行……”

“诶,标哥,”江梓当即打断了他,“说实话,我这亏了吧,得加个条件。”

“放心,钱当然少不了你的。”

江梓摇摇脑袋:“钱不钱无所谓,这冤有头债有主,下次沈立州跟你做的交易,别找他家人了,实在不行,我去帮忙讨债。”

“就这个?”龙标把手里夹着的香烟插入烟灰缸,笑了两声,“还当是什么条件呢,行,我不会动你那小女朋友的。”

江梓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谢标哥理解。”

龙标长嗯了声,又说:“知道为什么没叫李二强来吗?”

江梓没坑声,安静的站在灯光下。

龙标又说:“听哥一句,别跟他起冲突,他疯起来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嗯?”江梓不怎么明白。

“早些年他看上了你妈,可最后吃了哑巴亏,现在你妈呢,是没在了,可我跟她的交情还在,就这么简单跟你提一嘴……,你小子长的端正秀气,长得比你妈好看得多,多留个心眼儿,防着点李二强。”

江梓:“……”

原本江梓也没往深层次的想,可随意琢磨了两秒后,他突然觉得前几次李二狗对他的那些举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越琢磨越恶心。

……

刘炜端着饭盒,往江梓这边瞄了一眼:“怎么不吃啊?”

“我恶心。”江梓臭着一张脸,大拇指和食指揪着自己的脸,就差把头埋地底了。可一联想到李二狗对他的肢体接触他就反胃。

“感冒了不舒服?”刘炜放下饭盒伸手想去试一下他额头的温度,就被他一巴掌拍开了。

“……?!”

江梓烦躁的抓起被子,一头倒在床上:“怎么办,我现在见到有人动我,我就想把他手给卸了。”

刘炜不明的拿起鸡腿啃了一口:“受什么刺激了?”

“刺激大了。”

“说来听听?”

“听锤子啊。”江梓顺着床滚了一圈,脑海里又是刘二强那张油腻且油腻的脸,还有那双爪子。

刺啦一声,铁皮小屋的门被打开了,刘炜回头。

沈雁书站在门口,背后是一望无际漆黑的夜。

“是你啊,吃了吗?”刘炜放下鸡腿,随手拉了一张凳子放旁边,“坐下吃点儿?”

沈雁书点头,伸手指了一下蒙着被子的江梓:“吃过了,我来看看他回来没有。”

她听见龙标喊江梓今天拿着钱去见他,但又不好跟上,只好算着时间来看看江梓回来没。

刘炜识趣的拿上饭盒走开了,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人,江梓还是裹着被子没吭声。

“你,没事儿吧?”沈雁书隐隐有些担心,她绕过了桌子走到床边扒开他裹的死死的被子。

江梓睁开眼睛,伸手指着她的手警告到:“拿开你的爪子。”

刚一脱口,江梓又抬眼,沈雁书整张脸便印入他的眼睛。

沈雁书疑惑且迷茫的收回手:“我以为你被打了。”

“???”江梓好笑的从床上坐起,“别用你的战斗力来估量我的战斗力好吧,我被打?你去问问盛思卿他们几个,我活这么大,被谁打过?”

沈雁书:“哦。”

江梓:“哦……?”

沈雁书:“那你怎么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江梓:“我不干净了……”

沈雁书:“……”她不就掀了一下他的被子,怎么就不干净了?

“沈雁书,老子不干净了。”江梓重新蒙上了头,干嚎了两声。

“要不,你去员工宿舍洗一洗?”沈雁书诚心建议道。

江梓:“……”

沈雁书依旧满脸真诚:“或者我帮你拎一桶水过来?”

“……”

前半夜,沈雁书和江梓在走铁路,十二月的夜晚冷嗖嗖的,只有一轮月亮挂在最上空,地里田间的青蛙叫声成片。

江梓随意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坐下,点燃一支香烟,任凭它烧着,他看了眼沈雁书说:“小白眼狼,以后晚上别来了。”

第一是怕不安全,第二是今晚以后他都不会在这里了。

“今天你和龙标做了什么交易吗?”她问,她总不能忘记江梓说的,没事儿别跟龙标做生意。

江梓摇头笑出声:“我跟他做什么交易啊?”

沈雁书嘴型张成了一个圆圈,小声的哦了声。

“马上期末了,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别管老子。”

“嗯。”

两人好像又没什么话题,一直安安静静的坐着吹晚风。

“江梓。”沈雁书侧头,“我把你写进我的书里吧。”

江梓一笑:“写什么?”

“写你。”

“我这么凶这么暴躁,有什么好写的?”

沈雁书跟着冷风笑了笑,没说话。

……

两天后,周六。

江梓刚躺在内室眯了没几分钟,外面就闹腾起来,他当即爬起,用舌头顶了一下口腔壁,眉心紧皱,烦躁极了。

他顺手抄起沙发旁边的棒球棍走了出去。

闹事的正是他不想见的李二强,地下还躺着一个……沈立州。

等他看清楚人时,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里的棒球棍敲了敲桌子说:“要闹事儿右转不送,老子没功夫看你们你推我嚷的,不见血老子都瞧不起你们。”

“哟,我当谁呢,原来是你小子啊。”李二强说着就要走过去,少年举起棒球棍子抵在他胸口,扫了眼周围一群渣渣喽嗖的人:“诶,我先警告你……和你们,谁动老子一下,我今天让你们断子绝孙。”

李二强面色阴了又阴,试探的抓住他的棒球棍:“别这样,上回那事儿啊,哥弄清楚了,车不是你撞的,误会了你实在不好意思。”

“说话归说话,再动一下你那爪子,我给卸了喂后边儿那野狗去。”江梓收了一下棒球棍,冷眼看着他。

少年特意去纹了身,脖子后是一条复杂的小蛇花纹,左边锁骨上纹了一个横着写的八,有点儿像无穷符号。

他头发剪短了,鼻梁上贴了一张创可贴,看上去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
  • 作者:流玥晨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

最新小说

更多

唯我魔道 娇妻在上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豪门弃少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天哪,我变成鳄鱼了 神目狂帝 白云殿内长生人 柠檬解忧屋 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