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知识钩子小说

第十九章 知识钩子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3 21:37:35 作者:白天太白

宁修远心起波澜,四望四顾:站在窗口看管他的金发神甫,面如坚冰,碧蓝眼眸中满是戏谑讥讽之色,嘴角了迫不及待翘了出来,只等他说出来荒唐之言。坐在门口翻看书籍的褐发神甫,也抬面庞,镶有在文质彬彬面孔上的双眸,泛着深深地的猜疑。在罗兹身后,几名随他坐在门口翻阅书籍的褐发神甫,也抬起面庞,镶嵌在文质彬彬面孔上的双眸,泛着深深的猜疑。。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知识钩子》精选

宁修远心起波澜,举目四顾:

站在窗口看守他的金发神甫,面如坚冰,碧蓝眼眸中尽是揶揄嘲弄之色,嘴角已经迫不及待翘了起来,只等他说出荒谬之言。

坐在门口翻阅书籍的褐发神甫,也抬起面庞,镶嵌在文质彬彬面孔上的双眸,泛着深深的猜疑。

在罗兹身后,几名随他而来的调查团成员,面无表情,右手却悄然摸向后腰。

呵!

宁修远自嘲的笑了笑。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他终究是个外人。

“很遗憾,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事涉教会机密,我只能告诉主教大人。”

“嗯?”

罗兹眉梢挑起,他设想了无数种狡辩,唯独没想到会等来这个回答。

“简直荒谬!你一个异族,有什么资格涉及教会机密?”

“教会机密也是你能接触到的?”

“罗兹大人,我建议干脆抽出他的心智体审问!”

众神甫蓦然沸腾起来,性情暴躁之辈已经嚷嚷起来。

罗兹听着耳旁的义愤填膺,沉默如山的神情倏尔微微一笑:

“我知道身为异族的你,梦境十分特殊,入梦对你毫无作用,但这不是你诡辩的依仗。”

“你的解释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证据,这是教会成立调查团的根本原因!”

罗兹说到这,调查团成员下意识昂首挺胸,目露傲然。

没错,他们何必在乎阿瑟斯的诡辩?

证据才是根本!

这也是调查团存在的理由。

“我给你时间慢慢编织谎言。”

罗兹语气坚定,带着无穷自信,转身离去。

调查团成员闻言也随之离去,一个个离开时看向宁修远的眼神,充满了嘲讽。

编织谎言?

宁修远沉默不言。

他对拜伦主教忽然有些不太自信了。

奥兰多四人的死亡,对弗朗西斯教区神职人员冲击极大,偏偏疾病欺诈者超凡特性根本无法公之于众。

那么拜伦主教会不会借他人头,平息众怒?

想到这,一阵无力感浮现在宁修远的心头。

……

……

傍晚,宁修远从教会医院转移到伯纳德修道院修养。

当然,这说是修养,其实就是监禁。

在他的房间外,始终守着两名神甫,在暗处更不知藏了多少超凡力量。

或者说,作为为教会培养新鲜血液的修道院,本身就是一个暴力机构!

想从这里逃出去,难如登天。

入夜,宁修远坐在书桌前,翻阅着医书,却怎么也看不下去。

他余光瞥了一眼水晶马灯,有心服用鸟嘴怪人的超凡特性,但考虑到目前被监视状态,又不得不强行忍住,这种感觉令他情绪十分烦躁。

“安吉拉女士,请回吧,阿瑟斯现在是嫌疑犯,不方便和任何人接触,想必你应该也听说过那件事了,我们这是为了你好。”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交谈声,吸引了宁修远的注意力。

“我知道,但阿瑟斯在医术上有着极高造诣,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向他讨教……”

外面声音蓦然模糊起来,想来是通过某种手段遮掩了。

没多久木墙外,忽然传来安吉拉的充满期待的声音。

“阿瑟斯先生,您睡了吗?”

“有事?”

“白天罗兹神甫曾找我验证你的医疗理论,我在动物身上大获成功,我从来没想过,苦行医师还可以这样使用,我想向您学习医术,你看可以吗?”

安吉拉声音中充满了期待,带着某种令人十分别扭的……天真。

“怎么不进来说?”

“不好意思,他们说你现在是迷途的羔羊,不太方便见面。”

迷途的羔羊?

哈,还真实委婉的说词。

宁修远笑了。

“你是成名已久的苦行医师,想来超凡特性已经完全融合,我这初晋者哪有资格教你医术?”

“医术是医术,超凡特性是超凡特性,只要你医治足够多的人,早晚也能完全融合超凡特性。但在医术上,您的医疗理念超越时代,能学习您的医疗理念,将是我的荣幸。”

“是吗?那我还有完全融合超凡特性的那一天吗?”宁修远似感慨,似打探。

木墙外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不过,院长大人说过,我们是神的牧羊人,也是神的羔羊,走错路的羔羊并非十恶不赦,神会宽恕一切虔诚忏悔者!”

我尼玛……

宁修远闻言差点想骂娘,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听意思,感情已经默认我是罪人了?

宁修远不说话了。

“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天晚上,伍德洛大伯家的猪猡出生了,那是他一家的命根子……”

安吉拉修女在外面絮絮叨叨起来。

宁修远听着听着,忽然有些气愤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奥兰多失控事件牵扯到他的根源竟然是因为几只猪猡?

原来那天晚上,安吉拉跑去充当兽医去了,正是她的离开,才让奥兰多退而求次,找上了他。

话说,充当兽医这是超凡者该干的事情?

不知道苦行医师治疗他人会消耗自己积攒的生命力吗?

你就这么拿去治疗猪猡?

想到这,宁修远有些恼火之际,忽然又有些释然。

种花家有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许正是安吉拉的这份善良,令她躲过了奥兰多的失控。

可是,我又有什么错?

“我听说,你明天即将接受教会审判……”安吉拉说着说着忽然戛然而止。

不知是她反应过来,还是被人遮掩了声音。

屋内,宁修远却浑身一震,万般滋味浮于心头。

他沉默许久,道:“你还在吗?”

“嗯。”

“你想听哪些?”

“啊?什么?”木墙外安吉拉先是一愣,随即惊喜的问道:“我、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认为愈合心脏创伤和愈合普通伤口没有本质区别?”

为什么?

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啊!

“因为……”

宁修远刚要张口,却突然发现这个他认为的常识性问题,却是如此难以回答。

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对于基础科学的探索却十分原始。

也对,在超凡力量下,再垂危的伤势,再冗繁的疑难杂症,也统统力到病除。

如果不行。

那只能说是你对超凡修行还不到家。

在这种情况下,基础科学能有发展才有鬼。

宁修远不是学医的。

但他对人体的常识性理解,依旧引得安吉拉惊呼连连。

比如,他说心脏不是造血器官;

比如,他说心脏病也许并不是心脏病,而是心脏血管出了毛病;

再比如,他说放血疗法乃是杀人疗法……等等。

夜色漫长,万籁俱寂。

两人的话题却始终没走出心脏范畴。

实在是越是常识性问题,解释起来越复杂。

两人又是隔着墙壁交流,更是增加信息传递障碍,偶尔再岔开话题,等到再绕回来,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因此当天边浮现出一丝鱼肚白时,安吉拉急了。

越交流,她越能感受到阿瑟斯深不可测的医术。

譬如:

他随口提到儿童杀手——发烧,不是病,而是身体一种应激症状,这种堪称荒谬的理论,简直惊呆她了。

但听阿瑟斯描述之后,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似乎蛮有道理的。

她迫切想要了解更多知识。

但时间来不及了。

她几乎都要哭了。

“安吉拉女士,天亮了,请离开吧!”

木墙外传来看守者的劝诫声,声音中充满了异样情绪。

“再等等,阿瑟斯先生,既然发烧不是病,那该如何治疗?”

安吉拉追问着,一旦解决这个难题,她能保住更多羸弱儿童。

“安吉拉女士,请离开,不要让我们为难!”

看守者声音带着三分强硬。

实在是他们已经“再等等”好几次了。

最终,安吉拉修女还是被赶走了,喧嚣了一个夜晚的木屋终于安静了下来。

“吱呀!”

房门打开,金发神甫站在门前,目光复杂的看着宁修远,客气道:“阿瑟斯先生,请吧!”

宁修远点了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踏出木屋。

不知道,这一夜他故意留下的知识钩子,能不能在关键时刻保他一命!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状态:连载
  • 类型:仙侠
  • 作者:白天太白

我从人间回到神国,又从神国掉入人间,马灯光芒迅速蔓延之处,一切超凡皆被收容所。我是谁?我是神国子民抵触心存敬畏的黑瞳异族;我是人间众生恐惧过度依赖的生活现实扭曲者;我是守灯人;我是████。(克苏鲁 诡异,无系统。)【发出警告:san值高于70,页此书将有一切未知危险。】【公告:高薪高薪诚聘橙装人员,数量不限,待遇择优,无意加群:610034508。】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投影仪射线划破黑暗,照亮一张张眉头紧锁的凝重脸庞。。

最新小说

更多

扶蜀 下堂不死必有福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太太请自重 大隋国师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农门商女种田忙 穿书后大佬天天要宠我 重生最强仙尊 炎少宠妻上瘾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