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丰饶之神的祭坛小说

第三十二章 丰饶之神的祭坛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3 21:37:38 作者:白天太白

虎死如羊,人死如虎。暴亡于眼前的人尸,唤起众人暗藏玄机于血脉深处的割喉未知的恐惧,无法呼吸得令人面皮发痛,血液上涌!“救……我……”不,他还没死。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很微弱气流,荡开些许毫末尘埃,波澜不惊。喷涌而出而出的猩红,盈满老旧地砖,为地面镀上一层血色镜面,倒暴毙于眼前的人尸,唤醒众人暗藏于血脉深处的割喉恐惧,窒息得令人面皮发麻,血液上涌!。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丰饶之神的祭坛》精选

虎死如羊,人死如虎。

暴毙于眼前的人尸,唤醒众人暗藏于血脉深处的割喉恐惧,窒息得令人面皮发麻,血液上涌!

“救……我……”

不,他还没死。

从牙缝中挤出的微弱气流,荡开些许毫末尘埃,波澜不惊。

喷涌而出的猩红,溢满老旧地砖,为地面镀上一层血色镜面,倒影出一张失血苍白面孔。

泄尽脏器的D级人员,身体缓缓旋转,倒吊于空,展现出足以掏出完整灵魂的撕裂,疯狂亵渎着怯懦人性。

就像是被放空鲜血,准备分食的肉羊。

偏偏在他周围却看不到任何凶手,一切仿佛是神灵意志的延伸,伥鬼怨念的代劳。

“魔、魔鬼——”

扭曲变形的尖叫声,从宁修远身后传来。

一名女性D级人员,面容扭曲眼球凸出的看着这一幕,她再也抑制不住翻涌而出的恐惧,发疯的向走道尽头跑去。

那里有一扇门,一扇通向二楼阳台的木门。

“啊——”

“快跑!”

顷刻间泄尽san值的D级人员,尖叫着,惊惶着,哭爹喊娘,再也不顾耳机中的怒吼咆哮,发疯尾随女子而去,仿佛背后有磨牙吮血的野兽,在穷追不舍。

“吱呀!”

木门拉开,午后铅白阳光透过狭窄木门,洒入别墅,驱散恐惧。

那一抹光芒给女子带来无尽希望,仿佛刺骨寒风中的一簇火苗,显得弥足珍贵,令人心生温暖。

她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迫切的迈过门槛,试图拥抱光明。

她感受到了光明!

无形,绵软,肿胀,却带来扭曲灵魂的极致痛苦。

她愕然低头看去,大团蠕动脏器堆叠在脚下,粘稠的鲜血晕散,倒映着血肉模糊的身体。

——她已然缓缓悬浮起来。

“咯咯……不不……”

“魔鬼!”

“怪物——”

追随女子狂奔的D级人员们,蓦然停住身体,那同之前如出一撤的惊怖场景,令他们牙齿打颤,心神尽数崩溃。

他们惊恐退向宁修远身边。

“丹、丹尼尔,这究竟是什么?”

“我们都要死了是不是?”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救我救我!”

D级人员们崩溃的抓住宁修远的衣衫,发问着,哀求着。

【丹尼尔,祭坛呢!】

耳机中,亦传来基金会的质问声。

面对这惨绝人寰之景,宁修远面无表情,不为所动,缄默不言。

他凝神看向倒吊人身后,那是一间空荡荡的卧室,墙纸剥落,污秽满壁,一扇玻璃脱落的窗户,轻轻摇晃。

满地猩红恶浊,静如血池湖面。

偶尔点点滴落的粘稠,荡漾起微不可查的潋滟。

宁修远的灵性通过野兽之心,在傀儡丹尼尔身上扩散,野兽之心寂静无声,瘟疫门徒却告诉他,房间里有东西。

在感受到那东西之时,“宁修远”浑身一颤。

“伟大的丰饶之神,翠绿之形,我的主啊,祢是公平与正义,祢是我的避难所,这些羔羊都是我给你送上的祭品,请祢降下恩泽与神赐吧!”

丹尼尔忽然狂热得吟诵起来。

——这是他离神最近一次。

恍惚中,宁修远竟不知这是他在操控,还是丹尼尔挣脱了他的控制。

声音落,聚集在宁修远身旁的D级人员们,大惊失色,连连后退。

“丹尼尔……你要干什么?”

“他要献祭我们!”

“杀了他,快杀了他!”

他们一个个下意识退开,极少数甚至被激起凶悍之气,惊恐得怒喝连连。

神,仿佛听到了他们的请求。

只见丹尼尔浑身突然一颤,好像拍掉瓶底的罐头,酒红色的果汁包裹着花花绿绿的果肉,泼洒一地。

丹尼尔身体亦随之悬浮起来。

“啊——”

本来还愤怒于丹尼尔言行的D级人员们,彻底疯了。

接二连三的死亡,将他们理智彻底碾碎。

一个个尖叫着,四散狂奔。

两人拔脚冲上阁楼,余下几人涌入其他房间,奋力关上房门,试图将不可名状的恐怖阻止在门外。

“啊——”

“救命——”

接二连三的惨叫,突然在二楼回荡,也回荡在蜷缩成团的宁修远本体耳旁。

在傀儡丹尼尔遭袭的刹那间,本该切断链接的他,不知为何,慢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让他宛如放风筝的稚童,双手被风筝线死死缠住。

狂风咆哮,风筝癫狂,他愈痛苦,那是勒入灵魂的窒息,那是撕裂肢体的痛楚!

完全无法自主自己命运的风筝——丹尼尔,身体在无声无息中,缓缓悬空而起,倒吊在走廊里。

这一刻,宁修远分明感受到一股无形液体,填入掏空的腔体之中,渗入躯壳,沤硝灵魂。

丹尼尔死了,但又没死。

他瞪着空洞眼神,看着倒悬的二楼世界。

“哒哒哒……”

又一阵激烈脚步声传来,却是冲上二楼的两名D级人员,只剩下一人,表情扭曲而惶恐的冲了下来。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

什么都没看到,却踉跄跌落在地,一个轱辘滚落到二楼楼梯口。

他看着倒吊的丹尼尔,突然发疯的哀求起来。

“祭坛在哪?祭坛在哪?”

“求求你告诉我!”

【丹尼尔,祭坛在哪?】

丹尼尔耳机中,也传来质问之声。

——基金会通过捆绑在宁修远身上的仪器发现他并未死去。

“一……楼……”

丹尼尔扇动嘴唇,发出微不可查的声音。

那仅存的D级人员,下意识就要冲下一楼,只是刚刚踏上第一个台阶,他仅存的一丝理智,逼得他呆立当场。

二楼没有,三楼没有,理论上祭坛应该在一楼。

问题是,他们可是刚从一楼上来的啊?

【快去一楼!】

耳机中的咆哮,成了压垮他抉择的稻草。

他下意识听从,沿着楼梯冲了下去。

刚刚跑过转角,客厅中挤满了衰朽老人立马映入眼帘,他们看着冲下来的D级人员,一个个顿时露出满足笑容。

“孩子,快下来!快下来!”

“天啊,我的主啊,放过这个无知羔羊吧!”

他们尖叫着,欢呼着,急不可耐的倒退而走,试图上去拉D级人员。

D级人员崩溃了。

他转头就跑,但耳机中的咆哮又令他止住脚步,自主意识和外来意识疯狂拉扯着他脆弱而可怜的灵魂。

“轰!”

就在这时,一声爆炸突兀在一楼客厅中炸开。

——发生爆炸的赫然是最初留在一楼的邪教徒之一。

这一声爆炸直接将客厅清出一大片空白,也唤醒了楼梯上D级人员一丝理智。

求生欲望,令他凭生勇气,一咬牙从楼梯上跳了下去,那边刚刚落在爆炸清理而出的空白中,便发疯的向大门冲去。

他龇着牙,表情狰狞,任由恶臭之风灌入他的口腔!

去他妈的任务!

老子宁愿被枪毙,也不愿呆在这个魔鬼居所。

近了,近了!

别墅木质大门,近在眼帘。

D级人员露出一抹希望,啪,就在这时,门口一名老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滚开!滚啊——”

D级人员惊恐的尖叫起来,试图甩掉老人抓握。

但迟了。

就在这刹那间,又有两三双手掌,抓住他的衣服。

“滚啊——”

D级人员发疯的怒骂着,脸上却涕泗横流,他知道,他完了,陷入这种诡异之地,他将再无活路。

蓦地,他停下脚步,猛然扭头看向别墅客厅。

——他想在临死时,看看一楼到底有没有那该死的邪神祭坛!

啪!

一张腐烂手掌,捂住他的面庞。

“孩子,别回头,跑啊!”

从腐烂声带中挤出的苍白语言,在他耳旁乍响,在他一脸错愕中,搭在他身上数双手臂,疯狂将他推出别墅。

“哐当!”

破烂木门轰然关闭,将一切诡异封印其中。

别墅外刺眼阳光,令他下意识眯起眼睛,满是冷汗和泪涕涂抹的油腻面庞上,亮起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斑。

【475264,你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什么时候?】

耳机中传来的冰冷声音,令猛然从极致恐怖之地脱离的D级人员茫然许久。

“我、我最后一次是在昨晚……不不不,别开枪,我梦到了妈妈,我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枪决前……我、我我不记得日期了,别杀我,给我时间,我想想……”

475264下意识举起双手,满脸哀求而拼命的回答着问题,偏偏混乱的思绪,令他难以回忆起最简单的细节。

【OK,精神判定通过,过来吧!】

475264一怔,半晌,才试探性迈出一步,见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他脸上顿时迸发出死里逃生的惊喜,拔腿狂奔。

“噗!”

刚刚迈出一步,怪异的喷涌声,突兀从他体内传来。

他只觉得身体一空,下意识低头看去,大地上满是花花绿绿的猩红,这让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划开兔子肚皮时看到的景象。

或许……他就是那只兔子。

视野在一阵翻转中,倒悬天地,然后迅速攀升,离开地面,越过别墅。

他看到来时看到的浮空之尸;看到隐藏在森林中的武装人员;看到乡道上卫星指挥车;看到悬浮在空中的无人机。

看到……一只漆黑如墨的渡鸦。

渡鸦眼中,似有一朵鲜花在绽放,在盛开!

宁修远终于看到了祭坛!

丰饶之神的祭坛。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状态:连载
  • 类型:仙侠
  • 作者:白天太白

我从人间回到神国,又从神国掉入人间,马灯光芒迅速蔓延之处,一切超凡皆被收容所。我是谁?我是神国子民抵触心存敬畏的黑瞳异族;我是人间众生恐惧过度依赖的生活现实扭曲者;我是守灯人;我是████。(克苏鲁 诡异,无系统。)【发出警告:san值高于70,页此书将有一切未知危险。】【公告:高薪高薪诚聘橙装人员,数量不限,待遇择优,无意加群:610034508。】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投影仪射线划破黑暗,照亮一张张眉头紧锁的凝重脸庞。。

最新小说

更多

扶蜀 下堂不死必有福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太太请自重 大隋国师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农门商女种田忙 穿书后大佬天天要宠我 重生最强仙尊 炎少宠妻上瘾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