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一战成名小说

第五十二章 一战成名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3 21:37:43 作者:白天太白

“嗯,是的。”宁修远大方点点头否认,又装出疑惑道:“那地方不能够去?”“做为我主牧犬,清规戒律虽多,但也不至于苛刻到这地步。”罗兹神父摇了摇摇头,顺口问着:“怎么想出来去那里?那可也不是一个好地方,我相信你所以略有体会。”“这也需汇报?”宁修远不答“身为我主牧犬,清规戒律虽多,但也不至于严苛到这地步。”罗兹神父摇了摇头,随口问道:“怎么想起来去那里?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相信你应该有所体会。”。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一战成名》精选

“嗯,没错。”宁修远大方点头承认,又故作疑惑道:“那地方不能去?”

“身为我主牧犬,清规戒律虽多,但也不至于严苛到这地步。”罗兹神父摇了摇头,随口问道:“怎么想起来去那里?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相信你应该有所体会。”

“这也需要汇报?”宁修远不答反问。

“需要,黑市那边出了点状况,我正在走访调查。”罗兹神色漠然。

宁修远点了点头,也不恼火,平静叙述起因。

“我想研究一下超凡医术,这需要一些超凡材料,所以就向安吉拉修女打听了一下,因此知道了黑市的存在。你应该知道,好奇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所以我就去了。”

“但好奇也是灾祸之源,如果你不去,我今天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罗兹语气暗带深意:“说说你去那边的具体经过吧!”

“唔,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宁修远问道。

罗兹神甫不言,静静的看着宁修远。

“好吧!”宁修远耸了耸肩:“好奇是灾祸之源,我懂。”

旋即,宁修远将前往黑市的经过描述了一遍,语气中不乏对梦境之地的惊叹和震撼。

期间还询问了好几个关于梦境之地的猜测和想法。

在宁修远叙述之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脚步声,其中还伴随着哭泣声,以及“血啊”之类的惊呼。

不用想,多半是车祸之类的紧急事故。

在逐渐工业化的弗朗西斯,几乎每天都有因为工厂事故和车祸送来的病人。

宁修远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差不多就是这样,有问题吗?”宁修远描述完毕,反问道。

“听起来暂时没问题,好了,你忙吧!”罗兹神甫露出一抹笑意,致黎明礼:“愿主眷顾着你!”

忙?我感觉你在讽刺我……宁修远心中冷笑,表面微微一笑,客气回礼。

“吱呀!”

就在这时,病房大门突然被推开。

一名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闯了进来,她满脸挂着穷人独有的胆怯畏缩,怯生生的看着突然齐刷刷看向她的宁修远、还有罗兹神甫。

本想说什么的她,面对这两张严肃面孔,尤其一张还是神秘异族之时,突然“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怎么了?小姑娘。”宁修远站了起来,走到女孩身边,弯腰问道。

“爸爸……吐血了……呜呜……他们叫我……叫你……”

女孩一边哭,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

看得出来,她现在恐慌极了,也害怕极了。

宁修远一蹙眉,蓦然意识到了什么:“是安吉拉修女叫你过来喊我的?”

女孩泪眼婆娑的直点头。

宁修远连忙拉开房门,只见斜对面安吉拉诊室门前,聚了一大堆病人,一个个垫着脚尖,伸着脑袋,往里面看。

“走!”

宁修远招呼一句,连忙走了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

在吆喝声中,宁修远挤进安吉拉门诊室里,只见听诊床上,正躺着一名脏兮兮的工人,他浑身充满刺鼻味道,不是臭味,而是那种橡胶化工气味。

此时,他正趴在床边,满脸痛苦而麻木的呕着鲜血。

周围是一圈被吓坏的家属,他们想靠近,又似乎害怕“病魔”,战战兢兢的远离病床。

只有一名妇人,在手足无措的站在窗边,两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此时安吉拉拍着病人的后背,看似在舒缓病人,实际上,正在拼命输入生命力,维持着他早就油尽灯枯的身体。

“阿瑟斯,我、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你能试试吗?”安吉拉脸色苍白,显然给病人续命,牺牲了她不少生命力。

“发生了什么?”宁修远沉声问道。

“他患的是不治之症,肺部有问题,很多特效药剂都无能为力,这是突然发病了。”安吉拉焦声道。

旁边妇人也语无伦次的开了口。

“我丈夫几个月前,就突然说胸口疼,疼得上不了班,就在这里拿药吃,每次都是吃过药就好了,药停了就又疼了。今天他在家干活,突然、突然就呕血不止。”

宁修远点了点头,心中有了猜测。

他走到患者旁边,装模作样的扒了扒患者眼皮,又按压一下患者胸膛,看看瞳仁,瞧瞧皮肤,上下打量,一副十分专业的问诊模样。

那妇人看着宁修远姿态,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诊室门前事不关己的病患们,看着宁修远似乎要接手病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他来看了?”

“没听安吉拉修女说吗?她也看不好了,这是要让给蛮人试试呢!”

“他行吗?”

“听说他治好了不少牲畜呢,或许有点本事吧?”

“牲畜是牲畜,人是人,这能相提并论吗?”

“是呀,安吉拉修女都治不好,他能有这本事?”

“哎呀,我认识他,他叫波克,半年前就发病了,经常咳血,我还以为他早死了呢,没想到还活着!我看着,这也快了。我告诉你们,这就是不治之症,治不好了,只能吃药拖着,我乡下婶子家男人也是得这病走的。”

“哎呀,可怜哦,他一家三个小孩呢,还有两个两岁大的男孩,就指望他一人养着呢!”

“哎呀,瞧瞧这情况,大口大口的吐血,这哪里是病啊?这是遭了邪魔附体了吧?”

病人们议论纷纭着,满脸唏嘘。

一个个嘴上说着邪魔,却眼巴巴的趴在门口,伸头张望。

“准备手术刀具,给他服用麻醉药剂,他这情况,必须得动手术。”

此时,宁修远也已经检查完毕,厉声吩咐起来,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亢奋。

他意识到,他一直等待的契机,终于来了!

“好!”

安吉拉闻言精神一震,连忙从旁边推来移动医疗柜,里面赫然摆放着各种常用医疗器械及应急药剂。

——安吉拉虽是药剂医师,但实际上,一般伤口之类不太严重的外伤,她也会进行处理。

只有遇到那种骨折之类的重伤,才会交给外科医生。

宁修远从移动医疗柜中,挑了一柄酷似柳叶刀的银色小刀,点燃煤油灯,灼烧起刀片。

其实宁修远应该用酒精灯加热消毒。

用煤油灯加热,刀片都给熏黑了。

奈何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消毒意识,医生甚至将伤口化脓,视为正在好转的标志。

谁让化脓已经成为每个患者的必有特征?

因此根本就没有酒精,如此更别提酒精灯了,宁修远只能用煤油灯意思一下。

其实意思一下都没必要,他毕竟是瘟疫门徒。

不过,他还是走个流程。

此时,安吉拉已经给患者灌入一支麻醉药剂,她用的是掺杂了少许超凡药剂的麻醉药剂,见效速度极快。

眨眼间,刚刚还吐血不止的患者,此时已经陷入昏迷,只是呼吸十分急促,嘴角血线不止。

“剪开他的衣服。”

宁修远吩咐着,一边用纱布擦拭着加热之后略微熏黑的小刀。

“好!”

安吉拉早就被宁修远展现而出的医学素养所折服,此时自然是唯命是从,连忙剪开患者衣服。

这一幕,看在门口病患眼中,惊讶在心里,没想到,安吉拉这么听阿瑟斯的话。

一个个更被宁修远表现而出的镇静沉稳姿态所感染,心生三分触动。

在安吉拉剪开病患衣服之后,宁修远随即捏着银色小刀,在无数人惊骇而惊呼声中,剖开了患者胸膛。

“啊——”

“主啊!”

“天啊,这是杀人,还是救人?”

无数人震惊起来,极个别胆小甚至吓得已翻白眼,直接晕厥过去。

不过,胆大的也好不到哪里,一个个渗人头皮发麻,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因为阿瑟斯在剖开病人胸膛之后,竟然恐怖的将手伸了进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好一会儿,他竟然从病人胸膛中,拎出一块血肉,丢进托盘中。

这怵目惊心一幕,又吓得无数人直跳脚后退。

门口一些病人甚至再也看不下去了,捂着眼睛,缩了回去,旋即又被其他好奇病人堵上空缺。

“好了,缝合吧!”

宁修远吩咐道,随即将血淋淋的银色小刀丢进托盘中,然后捡起一块纱布,擦拭着手上鲜血。

此时他表情冷静之极,甚至带着三分冷漠。

“这……这就好了?”

安吉拉一脸难以置信。

“病因是肺部病变,切下来自然就好了,快缝合吧,回头我跟你慢慢说。”宁修远随口解释一句。

然而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

不!

病人其实身患数种疾病,吐血乃是几种并发症一起爆发而已。

当然了,主要病灶乃是肺部病变。具体什么情况,宁修远也不知道。

不过,知不知道无所谓,他也不是真正医师,只要他能感知到哪里病变,就能依靠超凡力量,轻易解决。

对于他来说,解决方法很简单,甚至有多种选项。

一,直接欺诈。这种普通疾病,又是普通人,他完全能够轻松搞定。

二,利用瘟疫门徒力量。一个响指灭掉病人体内所有病菌,给予病人辅助性治疗,配合药物,激发病人免疫系统,令其自行痊愈。

三,操控克隆病毒。攻击病人身体病毒,顺便修复病变器官,等到修复完成之后,再终止克隆病毒的增殖,那么这等于给病人克隆了半个病变器官。

四,手术加欺诈。也就是他现在选择的方式,通过最血腥手段将最大的病变部位切除,然后再对伤口,进行欺诈,封印“器官破损”疾病。

宁修远之所以选择第四种,一,是为了最大视觉冲击效果;二,也是因为这能完美模拟苦行医师特点。

安吉拉的苦行医师特性,之所以治疗不了该病人,就是因为生命力可以续命,可以加速伤口愈合,但却很难治疗自身病变。

当然,强行大水漫灌,刺激身体免疫力和自愈能力,也能完成治疗。

但这种治疗方式,现在的安吉拉,显然还做不到。

“他现在状况,看起来已经治好了欸!?”

缝合好病人伤口之后,安吉拉略一检查病人身体,顿时一脸惊讶起来。

因为她能清晰感觉到,病人原本仿如漏斗的身体,此时,不仅不再泄漏生命力,反而逐渐攒聚起来。

虽然攒聚程度是那么的微弱,但这终究是一种正向反馈。

“安吉拉修女,我丈夫……没事了?”那妇人闻言激动起来。

“目前看起来应该没事了,你看他,呼吸很平稳,也没有呕血迹象,这说明他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安吉拉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哎呀,好像还真的是的,谢谢你安吉拉修女!”这妇人又哭又笑,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没人知道,得知丈夫患病之后,她这半年来,是在怎样的煎熬中度过!

尤其是今天丈夫倒下的那一刻,明明早就预想到这一幕,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事情真的发生时,她还是感觉天都要塌了。

现在得知丈夫救了回来,这种感觉宛如从地狱升到天堂!

半年来积攒的恐惧,尽数化为泪水。

“谢我干嘛?要谢也应该感谢阿瑟斯先生,是他勇敢剖开你丈夫胸膛,切下病魔,救了你的丈夫。”安吉拉道。

“对对对!”妇人恍然大悟,连忙冲宁修远鞠躬致谢:“谢谢你阿瑟斯先生,谢谢你!谢谢你!”

此时,她早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的道谢。

“一切皆是神恩!感谢仁慈的主吧!”

稳住!

越是关键时刻,越要扮演好角色。

宁修远不卑不亢,举起还沾染鲜血的右手,在胸口比划,致黎明赞礼!

“感谢主,仁慈的主,谢谢!谢谢!”

妇人一脸恍然,连连称赞伟大的黎明之神。

随后,宁修远让她登记一下,在这里住院部住下来,观察两天,防止出现突发情况。

妇人连连点头,再次千恩万谢。

宁修远摆了摆手,完成任务的他,旋即转身离去。

此时,诊室门口看热闹的病人,下意识让开通道,一个个看向他的表情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状态:连载
  • 类型:仙侠
  • 作者:白天太白

我从人间回到神国,又从神国掉入人间,马灯光芒迅速蔓延之处,一切超凡皆被收容所。我是谁?我是神国子民抵触心存敬畏的黑瞳异族;我是人间众生恐惧过度依赖的生活现实扭曲者;我是守灯人;我是████。(克苏鲁 诡异,无系统。)【发出警告:san值高于70,页此书将有一切未知危险。】【公告:高薪高薪诚聘橙装人员,数量不限,待遇择优,无意加群:610034508。】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投影仪射线划破黑暗,照亮一张张眉头紧锁的凝重脸庞。。

最新小说

更多

扶蜀 下堂不死必有福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太太请自重 大隋国师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农门商女种田忙 穿书后大佬天天要宠我 重生最强仙尊 炎少宠妻上瘾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