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节 发作小说

第九节 发作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06:28:55 作者:李半臻.QD

、奇妙的东西、也的不知道多少。望着的被下毒蛊的那些同伴的下场、我猜想我所中的、是一种阴毒的能磨损严重人寿命与身体机能的蛊。  我并不能够当然我中的究竟是何方神蛊。但是有句话叫“万变不离其宗”,蛊再嚣张、也有他的克星。这克星、是何云张口中的那人叫做郭有财、名字有点俗气、但是人却并不俗气、狡诈狠毒得很。。

>>>《龙潭之天龙五方》章节目录<<<


《第九节 发作》精选

  像我们这种人、并没有几个是完完全全的好人。包括我、包括何云开、也包括报纸上那些我熟悉的买家。

  那人叫做郭有财、名字有点俗气、但是人却并不俗气、狡诈狠毒得很。

  我们所有人身上所中的蛊、都是被他下的!可惜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否则等待他的必将是死亡的代价!

  这些年里、我虽然没有找到什么破解蛊毒的方法、甚至就连蛊的名字我也毫无所知。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了些猜测。

  南方大地上、奇人不知多少数、神奇的东西、也同样不知多少。看着同样被下蛊毒的那些同伴的下场、我猜测我所中的、是一种阴毒的能够磨损人寿命与身体机能的蛊。

  我并不能肯定我中的到底是何方神蛊。不过有句话叫“万变不离其宗”,蛊再猖狂、也有他的克星。这克星、就是何云开口中的“蛊母”。

  蛊母这种东西现实中的确存在。不过这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蛊母的一生都会在沉睡中度过,在沉睡中诞生、在沉睡中死亡。这种生物的寿命很长、并且以一种神奇的方式来不断的延续自己的生命,而这种方式、就是食蛊。

  我不明白为什么前人会把这种生物叫做蛊母、不过我曾经一度在寻找着这种生物。只可惜这种东西简直不是人力所能寻找到的,除了一些莫须有的传说、根本没有半分的线索、并且还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东西的踪迹了。

  听到何云开说到蛊母、我的心思顿时就活跃了起来。

  我不免想到:“难道五方鼎跟蛊母有什么关系?”。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何云开的下文。

  何云开这老家伙见我的表情后脸上露出了一种预料之内的渗人笑容、然后才说道:“三富啊、我说你小子何必为难自己住在那山沟沟里呢?你看现在连这种救命的消息也错过了吧?不过今天你既然来了、我老何也做回好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但是事后你可得把你那个血玉观音的消息告诉我啊!”

  何云开摇头晃脑的说道,然而说的话却依然让我不甚苟同。

  他口中说的那个血玉观音是玉观音的一种稀罕古董、明代流传下来的玩意儿不知道这老家伙从哪儿听说的消息、每次我一来他这儿就开口想从我这儿扣出这个消息。

  以前没答应他、是想为以后的子孙留点东西、不过现在老家伙既然有对我这么重要的消息、虽然这老家伙估计也是从别人哪儿得来的。但我也只好点头了。

  “嘿嘿、算你小子识相、”何云开见我点头、笑着说道。随后他清了清嗓子、摆起倚老卖老的姿态再次说道:“我跟你说啊三富、这个消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首先、你不能够再传给别人。第二、你如果有得到什么关于五方鼎的消息就得第一时间也告诉我。第三、加上刚才你答应告诉我关于血玉观音消息的事儿、这三条你都得发誓。”

  老家伙一下说了一大堆话、但就是半点儿没扯到蛊母和五方鼎上、让我感到这件事情重大非凡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暗暗拿起老家伙开刷起来。

  这家伙就是太贪、再好的东西也只是外物,就算陪棺材里也不还得被人给挖出来?然而我却毫无办法,只得点头,按照着当时一些所谓的一些“必应誓言”的形式对着何云开发起誓来、但是口头上我还是偷偷留了个眼儿。

  毕竟我也说不准待会儿会不会告诉别人、还有老家伙为人不咋地、说实话我也手头上有消息根本不会告诉他。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我经验丰富、即便是何云开也无法发现我的异常举动、等我发完誓言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说道:“首先、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这件事情是真的。”

  何云开打了个悬乎、然后面色严肃起来、又说:“五方鼎是……”

  何云开介绍着五方鼎的资料、却是跟四贵说的一模一样,然而我依然是认真听着。

  果然、不一会儿何云开就说道了与老四不同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地方:“五方鼎并不是一直都在那君王的陵墓中的,大约在唐代的时候、那名君王的陵墓被盗墓贼给盗了一次、而五方鼎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了第一次的出世。而后五方鼎几经人手、大约在明代的时候、当时有个医中圣手发现了五方鼎的一些妙用,于是这名医中圣手当时就找来了一些蛊虫,放在五方鼎中喂养、结果发现长势喜人、这才明白了五方鼎竟然能够促成蛊物的生长。”

  何云开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在整理思绪、随后再次清了清嗓子、说道:“后来好像是在咱们这一带发生了一次大灾祸、是由一个邪教组织散播蛊毒造成的。那名医中圣手得到消息后、当时对于这些蛊毒无可奈何。于是后面就找来了几条蛊母、机缘巧合之下放在了五方鼎里喂养、结果发现五方鼎竟然对蛊母也有着妙用,在五方鼎里生存的蛊母、在短短的时间里有了更为强大的增幅。于是这名医中圣手靠着这些蛊母就将那蛊毒给全部都给除去了。”

  何云开说道这里显得有些激动、不过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有些暗淡,朝着我继续说道:“这名神医倒是在当地留下了好名声、但是这名神医死后不久、五方鼎又再度转手、而转手不久之后、满族人就入侵了明朝成立了清政府、而那个五方鼎,当时好像也是传到了一名医师手里、这名医师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不过这名医师却有了一个计划。由于蛊母的寿命长、所以这名医生就打算将蛊母一直放在五方鼎里头、想看究竟以后能有什么效果、然而随着战火的蔓延、那五方鼎就再次消失不知所踪了。不过我得到的消息那五方鼎却很有可能在湖南一带!”

  我仔仔细细的听完何云开的一番话、心里暗暗推测一番之后、对于这件事、我也有了几分确信。

  再想到昨天晚上那个鬼脸、我又不由得开始泛起嘀咕、究竟那张鬼脸看古币干嘛?又有着怎样的目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个答案。并且刚才来的时候所看到的情景,何云开似乎也只是想通过大海捞针这样飘渺的方式来求购这种东西,根本没有什么实用性的线索。

  在何云开满面笑容当中,虽然这个消息表面上对我没用,但是想到老四还在研究的那张桑皮纸、嘴上骂何云开这老家伙坑爹、我还是将那血玉观音的消息告诉了他。

  不过我还没忘记一件事、我拿起随身带来的几张昨晚描下的铅笔画之一、拿给了何云开看。

  他只是这么一看、顿时眼睛就大睁起来、简直就是用抢的将我手中的那张纸给拿了过去,然后双手颤颤巍巍的端着那张纸嘴唇微动喃喃自语着什么。

  我没听清、不过当时心里有些生气,这老小子未免太无礼了,然而想到他那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我琢磨着这只不过是绘品,也没跟他计较。

  就这样、他看着那张纸看了半天、然后突然转过头来、眼神锐利、有些咄咄逼人的问我:“这东西你是哪儿来的!?”

  看见他这样我倒是有些诧异,何云开一向强调人生要淡然安定、结果咋一看见这图就这幅模样?不过我也不是初生牛犊、哪能告诉他真相,扯淡说这是几年前在一个拍卖会上看的,后面被一广东仔买走了。现在只是看到一些资料说是什么祭祀文字,你学识深厚想请你品鉴云云~

  何云开听了我说的话立马就一拍大腿,大呼可惜。然后看了我一眼才有些幽怨的说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你瞧瞧这个龙字,这可是三千多年前在曾经盛极一时的古滝国文字,要不是你碰上我,这天底下还真没多少人能够认出来。”

  我晓得这老家伙对这方面专研颇深,几次民国政府想让他去给“少部分人才”支教他都没去,然而政府还是对他照顾的很,瞧这栋大宅子就有其中的一些功劳。

  不耻下问可是良好品德、我也不扯那些有的没的,就装作憨厚的样子问他滝国是什么。

  “这滝国史料上我没见过有太多的记载、不过好像那些志异怪谈里有些说法。说起这滝国、我还是在一次收货的时候恰巧碰上了几卷玉简,那玉简可都是上等的汉白玉制成的啊!我当时看了看品相就知道玉简很可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看了都让我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而其中就有一卷记录着滝国的。上面记载按照咱们现在的话来说、滝国就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上面说滝国的国人都乘坐着飞天的神奇巨兽、每个滝国人都像神仙一样能够飞天入地。你看、这些天空中的奇异条纹就是当时一些滝国文字,现在已经失传了,我也不知晓其意。”何云开指着纸上的一些奇异扭曲的纹路图案朝我说道。

  我听了有些诧异,心里不由得想:“古币难道是三千年前的东西!?乖乖、这东西什么做的啊……”

  “玉简上说后来滝国整体国人消失在了天空的尽头、我当时只当是瞎编乱语,然后玉简上说滝国最后留下了一些东西给世人,包括他们经验、他们的宝物、他们的文字……而、三富啊、你可晓得这上面的那个像“龙”的字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收到他的问题,我呆滞的摇了摇头……

  何云开看我这样、似乎很满意,然后才说:“我也不晓得~”

  听他的话我顿时就清醒了、抢过来他手中的东西,也不理他、作势要走。这老东西感情刚才那些话没一句有用的,净是扯淡。

  见此、何云开似乎有些焦急,说:“诶~你别走啊、那字应该是祭祀文字没错,不过我不晓得它的意思,玉简上也没说……你这混小子!就算你要走也得把那张留给我研究研究吧!?”见我还是不理他,并且马上就要开门走了,何云开终于急了,冲了过来,就作势要抢。我心里打着算盘、也不能让他那么快抢走了,否者这老小子待会儿准得打我主意。

  就这样推推挤挤、我见时机已到、就装作肉疼的样子把这张铅笔绘给了他。他见这样终于笑了、拉着我说今天带的这东西给他很大帮助要好好感激你云云、然后硬要让我和他喝两杯。

  我当时脸色估计也是装得有些不好看、看何云开那得意的表情就清楚了。没理会他、之后、我告别了何云开已经是一点多了、我买了些东西,还特地去补品店买了些补品、就朝着二蛋的方向走去。

  二蛋还在吆喝着卖那些货物、原本一车的货物现在已经被勤劳的他按照我的方法又卖出去了两成。

  他还没有卖完、而且周围的人此刻已经少得可怜。看样子要卖完的话估计得等到晚上。但是此刻的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了。于是我告别的二蛋、独自迈着步子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回去……

  大约到了三点多、我已经走了快一半多的路程。

  不得不说这简直太折磨人了,这里虽说山路少、不过顶着太阳行走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我一边感叹着体力的下降、一边迈着步子、身上的衬衫早就脱掉了,不过依然是汗流浃背。

  脑海里想着何云开的话语、我的心情直到现在还未从激动中缓过来。

  如果老四的那张地图是真的,那么可以肯定、我必然不用像何云开等人那样大海捞针的找。而我所中的蛊毒必将能够破除去!看着自己渐渐削弱的身子骨、这种消息给我带来的兴奋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在我的脑海里、除了这个消息、便再别无他物。

  不过古币的来历却也同样让我诧异、何云开刚才的一番话说得跟讲小说似得、三千多年前的古人还飞天入地?想想就觉得是扯淡、估计有的还在奴隶社会嘞……

  偌大的一条道路上、除了我,就在没有其他的行人了、我缓缓的走着、不时还得休息补充些水分,然而身体还是感到一阵难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思绪从那消息所带来的激动中唤醒过来,心里想到二蛋的驴车,老实说的确有了些后悔。

  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中依旧火热的骄阳、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紧接着这股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同时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一样、一阵强烈的恶心和痛苦的感觉传来、我大感不好的同时,原本想着靠在旁边阴凉的地方休息,然而一股更为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我只感觉“砰”的一声,背部和头部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龙潭之天龙五方

龙潭之天龙五方

  • 状态:完结
  • 类型:灵异
  • 作者:李半臻.QD

我们的世界当中、冲斥着无数的一切未知。  在记下来这些东西之后、我思忖一再。曾有过犹豫和感叹。面对自己那些莫名的感觉的、一切未知的事物、我曾可以选择了被遗忘、虽然最后那种对于亡故之人的敬仰、但是进而我让我记下来了它们。  一个故事、也不是用三言两语就能简单概括的,也请记牢我那没多少文化的老爹,按着“花开富贵”的顺序,给我们四个兄弟取的名字。我排行老三,于是当时我那老爹就给我取了“李三富”这个名字。。

最新小说

更多

江湖枭雄 县太爷的小厨娘 诸神莫挨老子 全球武道进化 回收商的万界之旅 武林雨潇潇 篮坛紫锋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盛宠郡主来经商 魄逆乾坤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