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虎彻(修)小说

第九章虎彻(修)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5 14:49:42 作者:幻灭之逝

三四岁的幼童正缓慢地地踽踽着,这条街道上人十分少,因为靠近了郊区因为附近就算店铺也也没几间,并且坐落于山脚下坡度较小,民房的设计也成了倾斜型,貌似这个幼童不紧不慢地走着,身边也也没大人你的陪伴貌似十分的不寻常。  抬头一看这个少年,走到一间也没挂着招牌远坂府位于深山町靠近郊外,森林中的阵阵寒气袭来使得这附近变得有别于新都的寒冷。。

>>>《这样的综漫真的没问题吗》章节目录<<<


《第九章虎彻(修)》精选

  第九章:虎彻

  冬季刚过,又是一年初春,虽然空气中仍透露出一点点的寒冷,但在这冷暖之间,恰好给人一种别样享受,有时海风吹来,带来了那些许的海腥味,以及春天的尘香,因为适逢二月,路边的樱花还未完全盛开,但已冒出春芽。

  远坂府位于深山町靠近郊外,森林中的阵阵寒气袭来使得这附近变得有别于新都的寒冷。

  黎明初晨,太阳刚冒鱼肚,点点温暖的阳光播撒在街道上。

  在一条街道上一个身穿黑色外套和黑色长裤的四五岁的幼童正缓慢地彳亍着,这条街道上人非常少,由于靠近郊区所以附近就算是店铺也没有几间,而且位于山脚下坡度较大,民房的设计也成了倾斜型,倒是这个幼童不紧不慢地走着,身边也没有大人陪伴倒是非常的反常。

  只见这个少年,走到一间没有挂着招牌店铺前,从外往里看只能看到些许的稀奇古怪的玩具,和一些古董,虽分不清真假,但至少能判断是一件珍品店或是古董店。

  少年稍稍哈了一口寒气,看着这件店铺露出一个微笑,喃喃道:“就是这里了!”

  少年走入了这家古玩店,里面也确实是如同外观看少去的那般,破败的地板,墙壁上石灰脱落,天花的角落还有几张蜘蛛网,看上去丝毫没有人光顾过的样子,挂在左边墙上的挂钟发出滴滴的怪响,更为这间店铺增添了一丝诡异。

  “是夜吗?”突然从店铺的内室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随后夜便看见一个身穿棕色棉衣,行将就木,面容枯槁,但神色丝毫没有老人的低沉,反倒有些军人的庄严和决绝,腰板依旧挺立,给人感觉难以接近且异常严肃。但最令远坂夜印象深刻的还是老人脚上穿着一双紫黑色的木屐,木屐上雕刻着如菊花绽开般的花纹,穿在这位看上去严肃刻板的老人脚上,显得违和感十足。

  “是我,古村爷爷!”远坂夜看到老人便微微欠身,微笑道:“我是来还上次从您这借来的人偶!”

  说着远坂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泥人偶,小巧而精致,做工仔细,神色栩栩如生。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借这样一个人偶,如果不是买回去当成装饰品的话,一个人偶也没有什么用处吧!”老人接过人偶,用抹布擦了一下柜台上一个角落的灰尘,并将其放置其上。

  “当然有很多的用处!”老人不知道的是,远坂夜借这些人偶回去是为了进行投影魔术的使用训练,用陆雪灵的一句话来说:“投影魔术的基础就是脑洞必须要大,所以为了能让你拥有更大的脑洞,我们需要很多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进行脑洞训练,当然是越怪越好!”

  于是这家古玩店就成了远坂夜经常光顾的店铺,每个星期远坂夜都会来这里一次借走一件物品下一个星期再来换,幸亏这里的老板,也就是古村老人虽然面容严肃庄重,但内心挺善良对于远坂夜也是非常的接待,而对于远坂夜经常借东西这件事只是纯粹当成一个小孩子爱玩的天性罢了,也没有怀疑。

  “那么这次你想借点什么东西呢?”老人放好人偶后稍微咳嗽了一声看了看四处观望的远坂夜问道。

  “啊!古村爷爷还没想好!”远坂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稍微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其实我这次想借点比较大件的物品!”

  “哦?是什么,老头这里的东西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罢了,买回去当当装饰品不错,但若谈上实际用途的话可真是不敢恭维!”老人坐在一个木凳上用鸡毛掸子稍稍扫了一下柜台上的灰尘回答道“话说你父母你,放你一个人出来真不怕你被人拐跑了,现在的父母真不负责任!”

  “呵呵,他们……都很忙吧……应该!”远坂夜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他每次都能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偷跑出来的,每次回家都要被母亲一顿训斥,然后再看父亲脸色行事。

  要说拐跑的话,他有陆雪灵,普通人基本上一个照面就干掉了,再加上最近远坂夜魔术能力和魔术回路通过训练开始爆发性增长,一些基本的魔术他还是可以使用的外加BUG投影魔术,面对普通人远坂夜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只不过缺少战斗经验,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

  但是随着魔力的增长,远坂夜对于前世不自信的现象也有了改观,毕竟有了凭依,自信心也是潜移默化的产生的,而战斗最禁忌的就是怀疑。

  “我是说一些兵器之类的!”远坂夜说道:“像这样的古玩店一般会有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兵器吧!”

  远坂夜的目的很明显,按照陆雪灵所说,他现在的魔力强度和魔术回路都达到了可以投影武器的程度,所以再训练投影日常用品的话就无法进步了,必须要进行投影武器的训练。

  “兵器?”老人眯起了眼睛看着远坂夜:“小孩子可不能玩这些东西,莫非你的父母没有说过吗?那种东西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为好!”

  老人的声音似乎有些沧桑,而且本就不正常,一个老人,再没有儿女的陪伴的情况下,还依然坚守着这么一家古玩店,诡异而孤独……

  “我不是这个意思,爷爷,我的兴趣就是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制作他们的模型,来这里已经有半年的爷爷店里我感兴趣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我借完了,所以就特地问下爷爷有没有兵器,而且如果是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兵器的话,兵刃也会因时代久远而钝,所以应该无法达到伤人的效果吧!”远坂夜连忙解释道。

  “是吗?”老人思忖了少许,最终回答道:“可以带你去看一看,但你无法借走,算是满足一下你的爱好吧”

  “那麻烦爷爷了!”远坂夜想着,就算现在无法得到,但只要凝视三秒就可以分析材质等等,给远坂夜一些时间,这件武器的复制品也会到远坂夜手上了。

  “我可告诉你,这件武器是当年我们古村家族的镇家之宝,流传到我们这一代正好是十五代……”

  “十五代!那这个家族起码有300年的历史了,为什么流传这么久的家族没有听说过呢?莫非已经没落了吗?”远坂夜听老人的诉说,惊诧道,在他印象里冬木市御三家才是流传了几百年的大家族,但古村家族,远坂夜在原著里连听都没听说过。

  “唉!实话告诉你,这个家族传到六代的时候遇到了大灾难,随后便一代不如一代!”老人神情有些哀伤,他用低沉的语气说道。

  “怎么会,莫非是遇到了什么恶魔吗?”远坂夜现在按照一个小孩子正常的思路来跟老人对话,其实远坂夜心里已经猜测出一些端疑,但仍然装成一个好奇宝宝的模样问道,这样才不会显得有些怪异。

  “是啊!恶魔啊!很可怕的恶魔,每当那个恶魔出现都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我们古村家族便是这只恶魔的镇守家,家族里的祖传宝刀便是这只恶魔的克星!”说着老人将最低面的柜台打开,扬起一阵灰尘,只见老人从柜台下拿出一把黑刀,标准的日本武士刀形状,剑刃剑柄都是黑色的。

  一瞬间,拥有魔力的远坂夜从这把刀上感受到了雄浑的魔力波动,其中夹杂着浓厚的杀气,不出意外的话……

  “此刀名为长曾弥虎彻!”老人说道。

  而远坂夜则睁大了眼睛,日本历史上十大妖刀之一,没想到会在型月世界里面出现,感受着刀身散发出的浓浓的杀意,远坂夜心中竟然在不停颤动,一瞬间就连意识都停止了,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

  “好浓的杀气,看来这把刀的刀下亡魂不止千万,怪不得叫做妖刀,但既然是这么可怕的妖刀怎么会作为古村家族的镇家之宝呢?”远坂夜心里不停打转眼睛凝视着虎彻,三秒后……

  一组关于虎彻的数据映照在远坂夜的脑海里,只等待远坂夜稍微控制就可以进行复制。

  “和历史上真正的长曾弥虎彻还是有些出入的!”灵体化的陆雪灵的声音出现在远坂夜耳边,她同样望着刀身说道:“历史上的长曾弥虎彻应是一把肋差式的短刀,但这把虎彻刀身竟超过一米,而且根据系统判定这是一把C级武器,甚至高于投影魔术的评价,看来这把刀不简单!”

  “怎么样,好看吧!”老人从刀鞘中拔出虎彻轻轻对着空气挥动着说道。

  “只不过家族没落了,本来拿来斩妖除魔的宝刀,现在却只能用来观赏!”说着老人露出沮丧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重新将虎彻收回刀鞘。

  “哇!好帅哦!”如今的远坂夜只能配合这个老人装作一个小孩大喊道。

  演技差的可以,但对于有着高度自尊和荣誉感的古村家族第十五代传人的老人来说还是非常受用的。

  “演技真差!”身旁灵体化的陆雪灵不忘吐槽一句。

  “要你管!”

  “哥哥!”本来还想再赞赏几句的远坂夜猛然听到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回头一看却是大汗淋漓的远坂樱,作为远坂夜的义妹,平时和远坂夜的关系非常好,加上远坂夜前世的关系知道樱的命运,所以平时也对樱有许多关照。

  “怎么了,樱,不是告诉你平常没事不要老往外面跑吗?”远坂夜一看樱大汗淋漓的跑来,明显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要不就是父亲快要到家了……

  “父亲……父亲回来了,已经快到了,再不快点回去的话夜又要被训斥了!”樱一脸焦急地对夜说道。

这样的综漫真的没问题吗

这样的综漫真的没问题吗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科幻
  • 作者:幻灭之逝

这样的综漫真的没问题吗,一点儿也不无人能敌,不不存在水晶宫,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少年和少女每个人都负着着各自的命运,在综漫的旅途中找寻人生的意义,在一次次生存与覆亡的抉择中,在一场场错综复杂的阴谋中,在连影子都背叛自己你的幽暗中无助挣扎,在血与泪的喂喂,说好悠闲而平淡的人生呢……导演快将我平平淡淡过完这平淡的一生的觉悟换回来啊!。

荣耀之魔瞳 战神再生之兵不血刃 绞明 浣熊市普通警察的奇妙冒险 红楼庶长子 我的超时空怀表 恃娇 修仙归来当奶爸 我是真的没修仙 一统僵山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