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与虎谋皮小说

第七章 与虎谋皮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7 03:43:49 作者:且看曦泽

第七章与虎谋皮(二合一章)但是抱着宁愿冒险的一些,也要把握好住这一次机会的决心,但也不是说白冷泽就准备直接去找季家丁,那了也不是冒险的了,那是去当炮灰!白冷泽也没理智,他也理智不起,那就了从苏青儿那里明白了季家丁这厮也不是个好东西,如果自己就需做一些

>>>《武逆成仙》章节目录<<<


《第七章 与虎谋皮》精选

第七章与虎谋皮(二合一章)虽然抱着宁可冒险一些,也要把握住这次机会的决心,但不是说白冷泽就打算直接去找季护院,那已经不是冒险了,那是去送死!白冷泽没有冲动,他也冲动不起,既然已经从苏小环那里知道了季护院这厮不是个好东西,那么自己就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准备才行。白冷泽这几天照常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去苏小环那里稍微勤快了些,大概两天就要去一次。他估摸着季护院丢掉了自己的玉牌,应该会四处询问的,虽然总有一天会问到自己,但他也不确定会是哪一天,万一是两个月之后呢?又或者这玉牌对季护院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他简直懒得问呢?所以他白冷泽等不起,他要主动去找季护院才行。季护院平时都在内院,只有在执勤完或者有事离开的时候,才会从回廊经过,这一点白冷泽已经摸清楚了。而且他还从苏小环那里得到了另外一条信息,季护院虽然每天几乎都来,但是要三天才会离开一次,因为第三天夜里是他值勤,执勤完是要回去休息的。摸清楚了这一点,白冷泽又观察了两天,确定无误后,就开始做自己的准备工作。首先他要确保自己的安全性,所以在深思熟虑后,他去苏小环那里格外的勤了一些,而且还故意在那些护卫的面前跟苏小环走得很近。他就是要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苏小环对他很好。这是一种保护色,至少让那些护卫在欺负他,甚至是对他动手的时候能心有忌惮。也许是上天都在帮助他,有一次季护院值完勤离开的时候,还刚好碰到了他帮苏小环整理院子里的花草,跟苏小环亲密的效果已经达到了。第二步,则是要确保自己跟季护院谈判失败之后可以活着离开。他虽然这大半个月来身体好了不少,可是要跟那龙精虎猛的季护院放对,还差的太远,所以他根本没打算硬来,而是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看到内院种的那些艳丽的花花草草,白冷泽眼前一亮,如果这次跟季护院的接触没达到预期效果,那么自己报复的计划,就要落在这些花花草草身上了!“小环姐,内院里种的那些花真好看,可以给我一些种子吗?闲暇的时候我也种在外院一些。”白冷泽脸上带着羞怯的表情,满含期待的对苏小环开口道。“当然可以啦,我去内院帮你采一些种子。”苏小环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从苏小环手里接过一包种子的时候,白冷泽对着苏小环憨憨一笑,可是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是冰冷一片。希望用不上吧,白冷泽握紧这一小包种子,心里默默地想道。回去之后,白冷泽趁着天黑到柴房里选了一些结实的木料,又去花房里拿了锯子、剪刀之类的工具,就开始忙活了起来。他要做的自然是制造一些简单的机关了,他对一些弩机之类的还算有些了解,做一些简单触发的机关还是可以做到的。当然了,这些机关杀伤力很小,而且因为没有好的材料,也就是能达到戳破皮流血的效果,可这就够了!白冷泽当年做雇佣兵的时候,队伍里曾经有一个越南佬特别擅长制毒,他可以用一些平时看起来无害的东西,制造出一些毒性不强,却可以让人战斗力大减的毒药。虽然歹毒,却十分的实用。为此白冷泽还特地向他请教过,虽然这么多年没用过了,但是那些制造方法还是记忆犹新的。白冷泽这段时间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上,刚好被他发现了几种可以用来制造毒药的花,比如其中一种就是虞美人!虞美人是一种十分常见的花,这李府的老爷附庸风雅,也栽种了不少,而现在刚好是七八月份,正是虞美人开花结果的时候!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虞美人看似美丽,其实却属于罂粟科,它的果实是有着一定毒性的!而白冷泽刚好掌握了一种可以将它的毒素扩大,并立即生效的方法!而白冷泽从苏小环那里拿来的种子里,刚好就有虞美人的种子!三天后,也就是在白冷泽到李府刚好满一月的时候,白冷泽终于确定,自己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他开始筹划着与季护院接触。现在刚好是七月份,天气炎热,季严青在执勤了一夜后,只觉得困顿难耐,待向自己的手下交代完事情,他疲乏的只想回家倒头睡一觉。从内院出来,经过回廊的时候,他却看到每天都会碰到的那个傻子痴痴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那眼光竟然带着几分期待。季严青没搭理他,在他看来,这些下等的仆人是没有必要应酬的,再加上执勤了一夜疲乏得很,更是没心情了,可是就在他要跟那个傻子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傻子突然说了一句:“季护院,你可曾丢了什么东西?”听到这话,季严青一下子站住了,本来有些混沌的脑袋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丢过东西吗?自然是丢过的!而且丢的还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家里祖传的一块玉牌!季家本来是大户,最显赫的时候甚至得到过皇帝的赏赐!可是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到了他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因为经营不善,再加上后辈贪图享乐,不图上进,早就将家败得差不多。这块玉牌正是当年皇帝赏赐给自己先辈的,有着特殊的意义,所幸自己的父亲虽然败家,但至少还记得祖上的荣光,没有将这最后一块玉牌典当出去。季严青年轻的时候也曾想着重现季家当年的荣光,当时正值北境与蛮人开战,是一个出人头地的好机会,所以他去当了兵,打算靠自己的一身武艺拼出一个未来。可惜,他虽然武艺不错,甚至已经达到了武心境,可是却跟错了人。他的将军被蛮人吓破了胆,军队更是一触即溃,他拼死才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可是一条腿却受了伤,留下了隐疾。这样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在军队里混了,心灰意冷的他只得离开了军队,回到了故乡投奔自己的姐夫,也就是李府的大少爷,李任。虽然自己的梦想破灭了,可是这玉牌毕竟代表着季家曾经的荣耀,这对季严青来说是一个念想,也是一个自己拼搏过的证明,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了。“你见到了?”季严青淡淡的开口道。“奴才不确定是不是季护院的东西,所以拿着去问了人,听说季护院最近在找一样东西,奴才这才拿来还给季护院。”“哦?拿出来看看。”季严青听到玉牌在他这里,虽然有心镇定,却也忍不住话里带了几分焦急。白冷泽看了看四周,有些为难的开口道:“季护院,这里恐怕不是地方,不妨移步到我的住处。”季严青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明显有些不悦,不过他心里牵挂玉牌,却还是跟着白冷泽来到了外院的一间小房子里。“快拿出来吧!”季严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是。”白冷泽从怀里摸出了那块玉牌,笑了笑说道:“说起来也是巧合,奴才那夜去内院,刚好看到这块玉牌躺在地上,奴才想着,这一定是哪位大人物丢的,所以私藏了起来,还望季护院不要怪罪。”季严青一把抓过后,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玉牌,确定没有问题后,他转过身,眼里带着不善之色,问道:“你说你是在哪里捡到的这玉牌?”白冷泽心里咯噔一下,季严青这厮果然不会如自己所期待的那般好掌控。“这是小人夜里去内院清理秽物时,在……”白冷泽顿了顿,随即抬起头来笑了笑,他看着季严青说道:“想来大人也不愿意让这件事被别人知道吧?小的还是不说为好。”“你都看到了什么?”季严青踏前一步,身上气势变得峥嵘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意思。“小的只看到应该看的,至于其他的,哪怕不小心看到,也都会烂在肚子里。”“那你刚才说,你跟谁打听我的事了?”季严青不依不饶。“只跟大小姐的侍女苏小环说起过,我们情同姐弟,而且她对内院的情况也了解的多些,小的认为这并无不妥。”“并无不妥?”季严青的手已经按在了自己腰间的刀柄上,“你的意思是说苏小环她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杀气!白冷泽看了看季严青紧握住刀柄的手,他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让自己的态度更恭敬了一些,“我想大人有些误会了。大人身为内院的护院,夜里在内院巡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么大人在巡视的时候丢掉一块玉牌,不也是情理之中吗?”听到这话,季严青反倒楞了一下,他以为是自己的跟三姨太的奸情被撞破,可是现在看来,似乎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自己身为护院,在内院丢掉一块玉牌,实在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当然了,这一切还需要这傻子闭嘴才好。让人闭嘴的方式有很多种,可是唯有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季严青眼里杀意迸现,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却看到那个恭敬的傻子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体退到一张桌子旁,然后抬起头来飞快的说道:“季护院,你想过杀我的后果吗?”不等季严青说什么,他接着说道:“我虽然只是一个低等下贱的仆人,可是您却身份尊贵,这里是我的住处,若是您在这里杀死了我,恐怕也很难说得清楚吧?”“我跟苏小环情同姐弟,若是我有不测,想必她一定会有所猜测吧?联想到我曾经跟她问起过您的事情,您就不怕她去大小姐那里告状,因此给您招来祸患么?”听到这里,季严青脸色一变,却听白冷泽接着说道:“其实小人并没有要与大人为难的心思,小的只是想要跟在大人身边,为大人出一份力罢了,而且现在这份差事,也太苦了些。”看到季严青有些意动,白冷泽接着说道:“只要大人给小人一个机会,大人的事情,小的保证不会说出半个字,而且还会帮大人把那件事情做得更严密一些,保证不会被别人察觉到的。大人不觉得这种隐秘的事,多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把风会更好吗?”季严青微眯着眼,看着面前这个被叫做傻子的年轻人,良久才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小人名字叫做吴大志。”“你这样精明的家伙,怎么会被叫做傻子?”白冷泽笑了笑,“傻子也有傻子的好处嘛。”季严青脸色阴沉的看了白冷泽一眼,冷哼一声,丢下一句“明天来找我!”就拉开门走了出去。看着季严青离开,白冷泽长呼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小心的放开了桌子下的一根绳子,那根绳子连着的正是他布置在房梁上的机关!白冷泽抬起头看了看头顶那反射着灰暗色光芒的木质弩箭,嘴角轻轻翘起,还好季严青有点脑子,而且心里有所忌惮,不然自己就只能做最后一搏了!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猛地一拍脑袋,叫了一声“糟糕!”急急火火的朝着外面跑去。白冷泽快步来到厨房,看了看周围没人,做饭的几位应该是出去采办还没回来,暗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的来到水缸旁,轻轻地打开了水缸的盖子。那轻巧谨慎的动作,仿佛那不是水缸盖,而是一条毒蛇!“呼,还好!”白冷泽将水缸盖远离水缸,然后从上面轻轻地撕下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透明小纸包。这透明小纸包外面的是一层白冷泽自己制作的糯米纸,因为是自己做的,这种糯米纸有些厚,但却有着糯米纸的共性,那就是遇水即化!而里装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自制的毒药!这个水缸的位置在房间的角落,哪怕是白天也难有阳光照过来,十分的阴暗,即便是这一小包的毒药掉进了水里,也不容易被发现。可以想象,当别人不经意间用力打开水缸盖,又或者这一个小纸包粘得不牢固自己掉进水里,会是怎样的后果了!
武逆成仙

武逆成仙

  • 状态:完结
  • 类型:穿越
  • 作者:且看曦泽

他被亲信被出卖,一夕醒过来,却意外发现自己回到了另一个世界。武者横行无忌,仙人显迹,这里时时处处危机,却又时时处处机遇。当白冷泽的额头被一把冰冷的枪顶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那个养育了自己十年,并把自己培养成雇佣兵的养父,说过的这句话。。

超品剑侠 都市之逍遥医仙 跃马大明 龙城英雄传 洪荒之太清问道 重修升级之路 联盟之影子教练 大唐不良人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狂热乐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