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相府狂后第十六章 此生无憾在线阅读小说

相府狂后第十六章 此生无憾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9 03:43:46 作者:执灯人

时光如指缝之沙,一眨眼间三日时光已过,新帝生辰即将,王侯达官莫不为贺礼一事忙绿,这轻重之间最难拿捏。而新帝生辰,名门之女难免会要入宫贺寿,不论成了帝妃,或者觅得良缘,皆是心中所求,京都之中的首饰坊绸缎庄,皆盈利不斐。自从被人劫走后,碧珠除了侍

>>>《相府狂后》章节目录<<<


《相府狂后第十六章 此生无憾在线阅读》精选

时光如指缝之沙,眨眼间三日时光已过,新帝生辰在即,王侯达官无不为贺礼一事忙碌,这轻重之间最难拿捏。

而新帝生辰,名门之女难免要进宫贺寿,无论成为帝妃,或是觅得良缘,皆是心中所求,京都之中的首饰坊绸缎庄,皆获利不菲。

自从被人掳走之后,碧珠除了侍奉贺菱芷之外,便是学习防身之术,虽然年岁不小,但苦心操练亦是有所成效。

这三日来,慕紫苑在宫中情况如何,贺菱芷不必费心去查也猜想的到,夏姨娘在相府中自也是没一刻的好日子过,就连平日里巴结她的三姨娘也不忘来踩上一踩,当真狼狈之极。

今日正是十五,摘星楼对外开放,以棋会友之日,贺菱芷前世便想一探究竟,奈何俗事缠身,终究错过。

“这位公子,我家主子有请。”摘星楼十层之内,一个身着华服,却恭敬有礼的人来到女扮男装的贺菱芷身边,恭声说道。

“有劳公子带路。”贺菱芷起身,朝不失风度的加冕坐楼之主颔首,算是道别。

这摘星楼一共十层,越是向上,房间越是稀少,却也更加富丽堂皇,可见这摘星楼的主人不是普通之流。

而能在第十层坐楼之人,棋艺自也是了得,鲜少有人能在一日之内过五层楼,这第十层坐楼之人亦是特例,却也只是与楼主对弈成死局。

倒是贺菱芷,竟只用了半日的时间,一路过关斩将,来到顶层。

绕过一道回廊,在正南的主卧之外的大厅里,贺菱芷见到了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面容温润如玉,正专心于棋局之中,手中的白子久久未曾落下。

饶是坐在轮椅之上,残缺的身子却掩盖不了他的风华。

“棋如人生,胜负如斯,楼主何须执着。”贺菱芷径自坐下,一手执起黑子,迅速落下,原本和局之棋,竟然黑子站了上风。“进可攻,退可守,执子如掌印,两军阵前岂容犹疑。楼主,请。”

纤纤素手一抬,贺菱芷做了个请的手势,心下却对这位楼主有了几分好感。

所谓棋如人生,端看下棋的人又何尝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来。

这盘棋,精贵之处在于下棋之人想要双赢的局面,看得出并非奸恶之徒,只是心有彷徨罢了。

“妙。”叶倾城薄唇微扬,清润的声音倍添了几分儒雅之气,手中白子没有犹疑的落下,棋局又陷和局之意,柔和的道:“如姑娘所言,棋局如战场,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和为贵,殊不知这天下间少了多少流离失所之人,何尝不是上乘兵法?”

扬唇一笑,对于自己女儿身被识破一事,贺菱芷并未多问,想必对方火眼金睛,定是久经历练之人。

能在京都开这样一间不问盈利,却占地百亩的高楼,岂能是等闲之辈。

“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固然是上乘,只是这天下强者生存本就是法则,棋局亦然。”贺菱芷说话间,又是一枚黑子落下,原本和局的棋局顿然又浮现了生机。

“姑娘的棋艺,本楼主自愧不如。”叶倾寒淡笑了起来,眼底有着几许宠溺之意,见贺菱芷疑惑的看向自己,便垂下眼帘,待整理好心绪之后,这才抬眸说道:“摘星楼以棋会友,今日得见姑娘棋艺,这摘星楼也算是遇到真正的主人了。”

“武星。”叶倾寒低唤了一声,被唤作武星的领路男子将一份地契呈上,态度恭敬的说道:“武星见过新主子。”

“楼主如此盛情,小女子受之有愧。”贺菱芷摇了摇螓首,并非贪图这飞来之财,柔声道:“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小女子正是仰慕这摘星楼的本质而前来,若能有幸在这摘星楼之中观赏星象,一尝夙愿足以。”

对于叶倾寒的友好,贺菱芷并不打算承其情,殊不知这世间没有平白无故的好,最难偿还的便是人情。

“在下不日即将离开大炎帝都,不知是否归期。这摘星楼姑娘若是不收下,怕也只能封楼了。”叶倾寒也未强人所难,只是略带叹惋的说道。

“阁下并非大炎之人?”贺菱芷挑眉问道。

“是与不是,有何区别?”叶倾寒涩然一笑,他倒情愿不是,如此便不会有那滔天的仇恨。“摘星楼不问出处,一如姑娘的身份是何,在下也未得知。”

淡淡的一笑,贺菱芷并不继续此话题,她的身份,眼前之人怕是再清楚不过了。

但如叶倾寒所言,二人日后怕是不能再见,缘浅何必深知。

“若要赏星,怕是要等几个时辰了,不如姑娘陪我赌一局,如何?”叶倾寒找了话题,并吩咐武星去准备糕点。

“不知赌注为何?”贺菱芷明眸轻转,有些不明叶倾寒用意何在。

“若是姑娘赢了,彩头便是这摘星楼。”叶倾寒说的风轻云淡,仿若摘星楼一文不值。

“若输了,阁下想要的又是什么?”贺菱芷虽自信会赢,却不会自傲,自是要问的详细。

“便请姑娘替我打理这摘星楼,如何?”叶倾寒淡雅的笑容,当真若天上的明月,只是这样的谈话,便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这样的赌注,倒是阁下诚心确确了,不赌也罢。”贺菱芷无奈的摇首,不知为何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会有种早就相识的亲切之感,不忍拒绝他的拳拳盛意,哪怕自己戒备之心甚强。“恭敬不如从命,阁下可称呼小女子菱儿。”

叶倾寒在听到这一声菱儿的时候,眸光一闪,不过是瞬间便又恢复了那淡雅如玉的姿态,浅笑道:“旧友皆称呼在下一声倾寒公子,表字桀,若菱儿不弃,便称呼在下一声桀哥哥,可好?”

“桀哥哥。”贺菱芷倒是没有扭捏,即便这样亲昵的称呼不适合第一次见面的人,却由着心里的感觉脱口而出。

“日后,菱儿若是有需要之处,可凭借这个信物去千秋赌坊,自会有人助你。”叶倾寒自腰间拿出一块象征着身份的菱形玉佩,递到贺菱芷面前,所谓君子如玉,看那玉佩的色泽便知主人心性。

“如此,便多谢桀哥哥了。”贺菱芷并未仔细观赏,而是贴身收好。

倒是对于叶倾寒的身份,贺菱芷心中已经了然,叶家的家财岂是富国帝国能够形容的。

而叶倾寒身为继承人,行踪向来飘忽不定,想必也不是子承父业那般简单,至少千秋赌坊并非明面上的赌坊那般简单,否则贺菱芷也不会打了千秋赌坊的主意。

如今可以得力于千秋赌坊,倒也省了不少麻烦,当真是得了宝贝。

看着贺菱芷浅笑盈盈,叶倾寒目光更加柔和了,心底那紧绷的神经在贺菱芷一声桀哥哥之后,也都化作了满腔的柔情。

夜凉如水,但相处得宜的二人,观星赏月品酒,倒也怡然自在。

酉时出,贺菱芷便告辞回了相府。她现在是相府的四小姐,在真正的强大之前,必须要为慕瑾鸢的名誉做考虑。

更何况,偷得人生一日闲已是万分不易,还有太多的事情等待着她去做。

“如此妙人,倒是叫公子上心了。”待贺菱芷离去之后,一袭墨色衣衫的男子走了出来,容貌竟与叶倾寒十分相似,若非是衣着不同,定会让不熟识的人误会是孪生兄弟。

但若细看,叶倾寒多了几分的儒雅之气,温文如玉的俊颜上始终挂着温和的浅笑,宛若书生那般。而这墨衣男子却是多了几分的冷然,那冰冷的眸子能冻入人心,虽然极力隐藏,却仍有肃杀之气存在。

此人,正是叶倾寒的替身,名为夜影,如同名字那般,只能是深夜里不能见光的影子。亦是绝命楼里的第一把交椅,杀人无数。

两人既是主仆,更是多年的生死之交,亲如手足。

“影,你不适合她。”叶倾寒斟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夜影,这才收回视线。

“公子难得对女子上心,却不打算追求吗?”夜影闻着酒香,答案早已知晓。

“我与她,能兄妹相称,此生无憾。”叶倾寒一杯饮尽,便推着轮椅离去,临进内室之前,却又说道:“影,我不在昊都,劳你多为菱儿费心了。”

“那是自然。”夜影却之不恭。

“你……”叶倾寒似是还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摇头而已。

这世上最难控制的便是情感,身为局外人,即便看得清又如何,唯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该如何去做。

“菱儿……”把玩着酒杯,夜影冰冷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温和之色。

那个被毁了容颜的女子,名为贺菱芷,虽叶倾寒并未接近过,却一直在关注着她的动向,几次暗中相助,也曾如此温情脉脉的唤着菱儿。

可是因为如此,这个相府的四小姐才能得公子的另眼相待?

身为叶倾寒的替身,但凡叶倾寒所关心的人事物,夜影都了若指掌,也在不知不觉间对贺菱芷有了别样的情感,只是碍于身份和叶倾寒的存在而不曾示意过,甚至不曾真正的相识。

如今,再遇菱儿,他还要居于幕后吗?

相府狂后

相府狂后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
  • 作者:执灯人

二十年追随者,倒不如一晌欢愉。百里晟和慕紫苑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将她挫骨成灰,可她贺菱芷,但是从地狱爬回去了。那就这天下,你们不好好珍惜,那便由我这个废后夺回来守护着!百里连城:是的,皇兄,你不好好珍惜的,必(皇)有(嫂)人(我)珍(要)惜(了)!一张,足以和十二年前,名动天下的绝色美人贺菱芷相媲美的容颜。。

水浒浮世录 异世无冕邪皇 竹马是只笑面虎 千金上贼床 妈粉睡前集训 心有明月光 江湖有间八卦社 峡谷之巅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有一间仙灵宝铺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