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相府狂后第二十一章 收买人心在线阅读小说

相府狂后第二十一章 收买人心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9 03:43:47 作者:执灯人

难得有两日宁静的时光,偶尔出去查一下相府店铺的经营情况,实则是在视察民情,贺菱芷这几日的生活倒也规律的紧,就连碧珠也被她留在府里习武,女孩子不需要太强悍,但自保能力还是需要

>>>《相府狂后》章节目录<<<


《相府狂后第二十一章 收买人心在线阅读》精选

难得有两日宁静的时光,偶尔出去查一下相府店铺的经营情况,实则是在视察民情,贺菱芷这几日的生活倒也规律的紧,就连碧珠也被她留在府里习武,女孩子不需要太强悍,但自保能力还是需要的。

既然重生,为了让史书上增添一笔对百里晟执政期间的暴虐,贺菱芷必须守护好这片江山,让它盛世溢彩。

坐在马车之上,一身男装的贺菱芷,一手搁在膝头上,另一手拿着本书籍在看,在研究着预防时疫的良方,不能将重担都交与韩子焉一人,虽她自愧不如韩子焉的医术。

这几日来,布局的十分顺畅,明儿便可以除去个别碍眼的人了,谁让慕远山好死不死的,竟是被慕廉当枪使唤,亲自去买凶要杀贺菱芷,若要贺菱芷不计前嫌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必加倍还之。

这是贺菱芷做人的信条,从未改变。

“发生什么事?”马车突然停下,贺菱芷清润的开了口。

“主子,一群难民围住相爷的官轿,我们要不要……”车夫请示的问着。

“哦?”贺菱芷轻应了一声,素白的玉手掀开了车帘,朝外看去,只见不下百人的难民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围堵了慕廉的马车,远远的便能闻到刺鼻的恶臭,可见境遇之狼狈。

一抹恼意自贺菱芷的美眸闪过,想她费尽心力的为百里晟谋得这江山,绞尽脑汁的安抚民心,创一时的太平,却在百里晟的暴政之下,将她留下的羽翼渐渐剪断,竟落得民不聊生。

如此下去,大炎国无序敌国来侵,便沦为亡国。

“将车停在一旁,等。”贺菱芷一声令下,便安坐于马车之内,相信如此的情况,早已有人通知了慎王百里旗嘉,贺菱芷倒是想看看百里旗嘉会如何处理,是否值得她倾尽心力相助。

难民激愤难挡,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因慕廉未能给出安抚的答案,加之有侍卫出言恐吓,难免已经有了暴动的倾向。

冷冷的勾起唇角,贺菱芷虽未看一眼,却也心下了然了。

已慕廉的本事,安抚民心自是不再话下,可他竟然将民愤激起,还真的是摩族的得力谋臣,而难民之中那有心放矢之人,怕也是慕廉的一丘之貉。

“驾。”随着马蹄声的逼近,贺菱芷好看的秀眉皱起,这马蹄声从巷子的两侧而来,一方人马是百里旗嘉,那另一方又是?

撩开车帘,朝外望去,贺菱芷的眉头不仅仅是皱起而已,这次拧的快要看不出眉毛的形状了。

只见百里旗嘉坐在高头大马之上,银白的蟒袍为他添了几分的俊雅,比之百里连城要稚嫩几分的俊颜,有着截然不同的俊美之色,也算得上是烁烁其华了,奈何与迎面而来的百里连城一对比,顿时失了几分姿色。

同样是皇子出身,百里连城无论以何种姿态出现,总会有让人不忍移目的资本,更是高贵的让人想要膜拜,可百里旗嘉正是缺乏了这样的气质。

“这个混蛋,他来凑什么热闹?”贺菱芷不悦的暗骂了百里连城一声,见百里连城揉揉鼻子朝自己这边看来,忙放下了车帘,躲了起来。

今日与百里连城接触过多,这可不是贺菱芷想要的,她的心需要宁静。

“六皇兄逍遥惬意,怎也来了这里?”百里旗嘉拱手,看似温文的举止,不失大度之气。

“不过是出来散散心而已,纯属路过,凑凑热闹。”百里连城优雅的撩了一下长发,紫色的蟒袍在阳光之下,那金丝线绣着的蟠龙褶褶生辉,与他眸底的光辉相辉映。

“既然如此,不打扰六皇兄雅兴了。”百里旗嘉也不多做交谈,马鞭凌空一挥,发出震天的响声,让原本喧闹不已的难民都暂时的安静了下来,只见百里旗嘉端着姿态,不失威仪的喝道:“吾乃当朝六皇子,慎王百里旗嘉是也,尔等有何冤屈,今日大可言来。但京都之内,何以喧闹?尔等皆为我大炎子民,受百里王朝庇佑,若有苦楚大可到衙门击鼓,何以围堵丞相轿撵,触犯刑律?”

百里旗嘉的话一出口,让不少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再造次,山呼王爷千岁的叩拜之声不绝于耳。

可也有胆子大的,在人群里喊道:“慎王有所不知,我等是来自昊都以外各地的难民,因天灾所致,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可朝廷播下的赈灾物品,却无一粒米粮,无一粒银钱交与百姓手中,告状之人更是不少被当场杖毙于大堂之上,我等实在没了法子,才来请求丞相大人直达天听啊。”

这人的话一出,不少的难民都跪了下来,原本乱作一团的百十于人,哭坐了一团,多数是老弱病残,场面令人为之心酸。

“既是告御状,自有大理寺龙鼓之地,尔等如此行径,与胡匪并无差异,岂是良民所为。”百里旗嘉不悦,显然对难民的举动很是不满,若非需拉拢民心,怕是一句赘言也不会有。

“慎王千岁,不是我们存心闹事,实在是被逼的没法子了呀。”一命抱着婴儿的老妪跪着向前移动了几步,身上的破衣衫已经不能遮挡身体,脏污的肌肤有不少裸露在外,一双几乎开花的鞋子内,双脚更是磨的血迹斑斑。

朝百里旗嘉叩了一个响头,并未看见百里旗嘉那一闪而过的嫌恶神情,如同见到佛祖一般虔诚的拜过之后,才又道:“大理寺前,有一些会功夫的人藏于暗处,但凡是前去告御状的人,老弱妇孺无不是被打死或被打残,年轻一些的也不知被抓到了哪里,我们是被逼的没了活路,才想了这样的法子,并非是存心作乱,还望慎王为百姓们做主啊。”

“求慎王给百姓们一条活路。”

“求慎王大发慈悲,救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吧。”

“求慎王……”

百姓的叩拜之声不绝于耳,百里旗嘉也颇为震惊,没想到天子脚下,臣子竟是如此欺上瞒下的行径。

如此多的难民涌进昊都,百官竟截然不知,大理寺前百姓出事,官员不管不问,这大炎的江山,如何能万世长存。

“来人。”百里旗嘉低喝一声,俊雅的容颜上挂了一抹温怒,吩咐道:“传令下去,在慎王府前搭建帐篷,施粥布药,本王不许大炎的子民再有一人伤亡。”

“慎王爷是活菩萨啊。”

“慎王英明。”

“慎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难民们激动的声音响起,这些人大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受此恩惠自是感恩戴德,百里旗嘉这收买人心的法子,果然奏效。

虽然这些人只是没有用处的难民,可他们身后难保没有可用之人,最重要的人心难买,百里旗嘉把握了最佳时机。

即便难民之中有有心之人,可在此等情境之下也无法再起到煽动民心之效,而慕廉只得在一旁弓着身子,脸色很是难看。

“六皇兄,臣弟即刻要进宫面圣,不知六皇兄……”百里旗嘉安置了难民,见百里连城却还没走,心中不明所以,立即朝百里连城问道。

“八皇弟心系百姓,为兄是个闲散之人,便不与八皇弟同行了。”百里连城懒懒的坐在马背之上,好似什么也没看到,更未曾被这刺鼻的异味所熏到,神色怡然的紧。

“如此,臣弟改日再叨扰六皇兄,告辞。”百里旗嘉拱拱手,朝慕廉看了一眼,眼底流露出一抹不屑神色,却还是问道:“丞相大人是要随本王一同入宫面圣,还是另有要事呢?”

“微臣惶恐,自当与慎王爷同行。”慕廉用衣袖擦拭额头上汗珠,余光朝难民之中的一个老翁看了一眼,目露杀意,办不好事的人,留性命何用。

那老翁顿时吓得瘫软在地,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流淌着,欲哭无泪。

一行人的马蹄声远去,难民亦被百里旗嘉的侍卫带走,百里连城这才驱动着马儿,不紧不慢的朝贺菱芷的马车走来,饶是贺菱芷要躲过,已然不及。

马鞭掀起了车帘,百里连城扬唇一笑,沐浴在阳光之下,多了几分阳刚之气,却也不掩他风华万丈。

“小瑾儿,好久不见,本王可想死你了。”百里连城笑眯眯的打着招呼,这话若是对其他女子说了,不定惹来多少的桃花债,奈何贺菱芷不吃这一套,只是冷眼以对。

“王爷这么想死,臣女倒是愿意效劳。”贺菱芷冷眸一抬,面无表情,却不减明艳的动人之姿展现在百里连城面前,红唇轻启,如珠玉悦耳的声音听的百里连城表情僵化。“王爷若是想要悬梁,臣女贡献白绫百丈。王爷想自刎,臣女愿以纯金打造匕首。若是王爷想要跳河,臣女定重金将护城河的河水增高三尺。不管王爷想如何死法,臣女皆愿挥挥娟子,为王爷送别。”

“本王若是想醉死在温柔乡里,小瑾儿又当如何呢?”百里连城嘴角抽搐了一下,暧昧的朝贺菱芷眨了眨单凤眼,桃花朵朵逼人来。

“来人,还不伺候你们家王爷去凝香阁。”贺菱芷低喝了一声,懒得再与百里连城浪费时间口水战,手中书籍当作暗器飞了出去,在百里连城闪身躲过的一瞬,立即吩咐道:“回府。”

望着马车远去,伊人踪迹已无,空留余香阵阵,百里连城唇角的笑意却更浓了,他的菱儿越来越凌厉了,可比之前更讨人喜爱,叫他如何能放手呢?

相府狂后

相府狂后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
  • 作者:执灯人

二十年追随者,倒不如一晌欢愉。百里晟和慕紫苑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将她挫骨成灰,可她贺菱芷,但是从地狱爬回去了。那就这天下,你们不好好珍惜,那便由我这个废后夺回来守护着!百里连城:是的,皇兄,你不好好珍惜的,必(皇)有(嫂)人(我)珍(要)惜(了)!一张,足以和十二年前,名动天下的绝色美人贺菱芷相媲美的容颜。。

水浒浮世录 异世无冕邪皇 竹马是只笑面虎 千金上贼床 妈粉睡前集训 心有明月光 江湖有间八卦社 峡谷之巅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有一间仙灵宝铺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