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迟昰回家的路——落叶纷飞小说

第八章 迟昰回家的路——落叶纷飞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5 09:15:51 作者:虚土

第八章推迟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章节目录<<<


《第八章 迟昰回家的路——落叶纷飞》精选

第八章迟昰原来地面上的夜晚是如此的宁静幽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清冷的风吹拂着脸庞,让人沉浸陶醉。漆黑的空中点缀着一颗一颗亮晶晶的钻石,还有一个散发着银色光芒的……?这是地心世界永远也比不上的,那一抹冷冷的清辉,耀眼却不夺目。“那是什么?”冰洛将牡丹轻放在湖岸边,撩起裙摆,依着旁边的柳树坐下。“什么?”冰然戒备的环顾四周。“我是指天上那个弯弯的东西啦。”有时候冰然的神经质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尤其是今天钱袋被偷,然后又遇到了凌祈枫,他更加小心谨慎。直觉告诉他,地面上的世界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美好安宁,而且那个凌祈枫一定不简单。“听母后提起过,那个叫‘月亮’,是夜的守护神。因为我们地心没有月亮,父皇就将后宫每个宫殿的名字里都带一个‘月’字,还派人修建了神庙来守护地心夜晚的安宁。”冰然紧靠着冰洛坐下。“然哥哥,为什么那个‘月亮’会成为夜晚的守护神呢?”不知为何,冰洛的思绪再也无法从月亮上移开,那个银色的弯钩似乎牵动着她的心脏,隐隐作痛。是思念?还是忏悔?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她的大脑。“谁!”一股杀气陡然生起,倏的一声,寒光一闪,剑已出鞘。锋利的剑刃在月光下闪着一样清冷的光芒。不愧是地心的镇国宝物之一雪寒剑!一刹那的功夫,剑尖已经抵住了来人的咽喉,渗出了些许血丝。“是你!?”冰洛诧异的望着那人,俊秀的脸庞上却有两道殷红的刀疤,清澈的眼神比湖水还要明净。是那个在臭豆腐店里遇见的男孩儿!是那个让自己情不自禁就被蛊惑着吃下臭豆腐的人!我记得他叫“昰儿”。“你为什么跟踪我们?说!”冰然的剑依旧没有收回,只是剑锋稍稍挪动了一下,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个男孩的身份可疑,现在居然来跟踪他们,倒底有什么目的。“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吓唬你们的。我只是……只是……”迟昰悻悻的瞥了眼架在脖子上的剑,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我只是……路过而已。”路过?会有这么巧?“然哥哥,他不是坏人的,你不要伤害他。”看见迟昰脸色惨白的有些不正常,与其说是被吓着的,倒不如说这是种略带病态的苍白,冰洛有些担心冰然会误伤了他。冰然收回了手中的剑,“噌——”一声入鞘。“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看看大夫?”冰洛一脸关心的问。“我没事儿的,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有些气虚。”迟昰微微的一笑,“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穆可卿,他是我哥哥穆井天。”穆可卿……那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女孩,原来叫穆可卿,好美的名字。迟昰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那并不陌生的感觉又油然而生,心跳控制不住的开始加快跳动的频率。“我叫迟昰,迟昰的迟,迟昰的昰。”诶?哪有人这样介绍自己的啊!冰洛忍俊不禁。“一起坐下看月亮吧?”冰洛热情的拉着迟昰席地而坐。“这……我……”迟昰犹豫的瞥了冰然一眼,又望了望河的对岸。“哎呀,你一个男孩子家,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冰洛不客气的将他一拽,迟昰低头不语。冰然无奈的撇过头去,冰冷的眼神简直要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三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坐在湖边,沐浴在月光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不觉中,夜已经深了,冰洛的眼皮上下不停的打架,迷迷糊糊中靠近了一个瘦小的肩膀。“可卿?”迟昰侧看着身旁的女孩儿,轻唤道。“你放开她!”冰然压低了声音,愤怒的看着迟昰。“嘘——”迟昰竖起一根手指,挡在了冰然的唇前,“不要出声,井天哥哥”。冰然顿时僵住了,他不仅亲密的叫冰洛“可卿”,还将手贴在他的唇上,谁允许他叫“井天哥哥”的啦!这个不知好歹的混小子!“让她睡吧。”迟昰毫不理会冰然烧红的双眼,把冰洛向怀里楼了搂。……那种感觉,又出现了,美妙却又夹杂着痛苦。迟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你怎么了?!”冰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这不可能是普通的气虚,他是不是隐瞒着什么?“啊!——”迟昰紧拽着胸前的衣服,痛苦的摁住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迟昰你怎么啦?”冰洛被迟昰的叫声吵醒。“对……对不起,我吵醒你了……”迟昰咬着嘴唇,从牙缝了挤出几个字。“天啊,你脸颊好烫!然哥哥,我们快带他去看大夫!”冰洛焦急的给迟昰擦着汗。“不……不用了,没用的,这种病根本治不好。”迟昰勉强的睁着眼。“什么?!你不是说你只是气虚吗!怎么会治不好?”冰洛扶起迟昰,看着他受折磨实在是不忍心,毕竟认识一场,而且他对自己又这么好,“那有什么办法能减轻你的痛苦吗?”“河……河对岸……那家茶楼……找凌……凌……”迟昰晕了过去,双手仍然牢牢的按住胸口。“然哥哥,我们——”“少爷——小姐——!”远处传来了张伯的呼喊声,还忽明忽暗的出现了一些,不是,是一大群火把。“张伯——我们在这儿!”冰洛冲着火把的方向挥挥手。火把快速向这边移动,夹杂着匆忙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喘息声。“小姐,你们今天到底去哪儿了?我回到客栈没见到少爷和你,都快急疯了。你们——”“张伯你来的正好,快带我们去河对岸的那家茶楼。”冰洛将迟昰扶到张伯面前,“要快,他病的很严重!”“那为什么不去看大夫,而要去个茶楼呢?”“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快走!”冰洛不耐烦的推搡着张伯就要往前走。张伯若有所思的抱起迟昰,食指轻放在他手腕上,不禁猛的一惊,脉象紊乱,仿佛有千万条气息在体内流窜,从四面八方涌向心脏:这个孩子怎么会中了如此罕见的毒?这种毒只有火莲国国王才拥有,怎么会……这个孩子倒底是谁?火莲国主又为什么要置一个孩子于死地?张伯沉思着,没有发现冰然异样的眼光。“把他给我。”冰然一手拽住迟昰,一手抱着冰洛,眼前的景物迅速倒退,身边尽是河面上妖娆的雾气。“少爷——”身后传来了张伯无奈的叫喊声。“我怎么给忘了呢!然哥哥的轻功一流的耶!”冰洛在冰然怀中仰着小脸,“早知道就不用那么费口舌了。”冰然将手紧了紧,“抓好了。别乱动。”冰洛调皮的向他吐了吐舌头。“主公,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跟随保护?”几个黑衣男子单膝跪着,等待命令。“你们都过去,一定要保证公主和大皇子的安全。”张伯凝视着对岸。“可是主公,那你怎么办?”一个黑衣人问道。张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黑衣人立即埋下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你们去办。”“主公请吩咐。”张伯眉头不禁皱起,“那个男孩儿,去查清楚他的身份。还有那个茶楼,去查查它老板的底细。”“是!”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间。黑暗中,张伯凝神翘首望着天上的月亮。“雨珍,事隔那么多年,本来我已经放弃了,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个孩子,居然中了和你一样的毒!而这个世上,能下这种毒的人就只有他!雨珍,你会恨我吗……当初将你带走,发誓要给你幸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我一定会替你报仇!杀了那个人!”张伯久久矗立在河边,晚风吹动着他的衣袖,牵扯出一连串疼痛的记忆。“别鹤楼?名字好雅致啊——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藏了一个绝世名医呢?”冰洛从冰然的怀中跳出。“他叫我们找的那个人会是谁呢?”冰然扶住迟昰,走进了茶楼。“他昏倒前只说了一个‘凌’字。”冰洛一个激灵,“‘凌’——该不会是——”冰然瞥了她一眼。“额,我只是胡乱猜测而已,不要当真不要当真。”冰洛尴尬的笑笑,不知为何,每次她提到那个凌祈枫,然哥哥总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啊!对了,想到凌祈枫,那盆牡丹!还在河边呢!被人拿走了该怎么办?那可是我要送给母后的礼物啊!冰洛懊恼的锤锤自己的头。冰然看着冰洛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愁眉苦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几位客官有什么吩咐?”掌柜的笑脸相迎。“我们找人。”冰然没好气的回答。“找人?”掌柜疑惑的看着冰然,又看了一眼他怀里的迟昰,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但转瞬间又被笑容所取代。而这一切,在冰然眼里尽收眼底。“请问公子要找的是何人?”“我只知道他姓凌,他……”“哦~原来是凌公子啊,他可是我们的常客。”掌柜迫不及待的打断冰然的话,冰然眼神一冷,腰间的雪寒剑也蠢蠢欲动。“咳咳,那就请几位随我来。”掌柜匆匆的将他们领进了一个淡雅的房间,还不时的回头看看昏睡的迟昰。“凌公子,有人找您。”“进来吧——”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听起来好耳熟啊。冰然疑惑着,正要推开门,一个红衣女子却先把门打开了,“昰儿——”红衣女子的脸上露出惊讶,“咦,是你?昰儿怎么啦!”红衣女子慌乱的抱起迟昰。怀里的人微微的睁开眼睛,“素素姐姐,我的胸口好痛,好像针扎一样……痛——”迟昰干涸的嘴唇毫无血色,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快进来!”素素将迟昰安放在床榻上。掌柜轻声退出了房间,慢慢合上门,在门外担忧的徘徊了一阵,才不安的离开。“素素姐姐,祈枫哥哥呢?……我,痛……”迟昰蜷缩在被褥中,俊秀的双眉拧在一起,身体因痛苦而瑟瑟发抖。祈枫?又姓凌?真的是他!冰洛暗自思索着。“公子就快到了,你再坚持一下。”素素心疼的抚摸着迟昰的额头,眼里尽是泪水。忽然冰然将迟昰的被褥掀开。“你干什么!”素素恼怒的将冰然推开。“要想他坚持下去的话,就让开!”冰然冷冷的答道。“你——有办法?”素素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我不能治他的病,但至少能减轻他的痛苦,护住他的心脉,等到凌——你家公子回来。”冰然别扭的撇过头,一想起那个凌祈枫,他就浑身气不打一处来。“素素姐姐,你要相信我哥哥,他武功在我们地心——额,我们家乡可是数一数二的!”冰洛自信的拍拍素素的肩膀,安慰的笑笑。“嗯,好,我相信你。”素素将迟昰扶起,让他盘腿坐下。冰然也盘腿坐在迟昰身后,封住他的穴道,运起真气,输给迟昰。片刻,房间的门被重重的推开了。“昰儿!”一个白衣少年匆忙的赶到床边,从怀中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给迟昰服下,然后配合着冰然的真气给迟昰运功疗伤。许久,迟昰的脸色渐渐转好,额上的青筋也慢慢的消退。凌祈枫收敛住真气,让迟昰躺下,轻轻的给他盖好被褥。“谢谢你,穆兄。你是昰儿的救命恩人。”凌祈枫感激的向冰然点了点头。什么穆兄,叫的这么亲切!“可卿,我们该回去了,张伯还在等我们呢。”冰然也不答话,拉起冰洛,向门外走去。“可是哥哥,我们怎么可以就这样把迟昰丢在这里呢?”冰洛拽着冰然的衣角。“他有人照顾的,你放心吧。我们再不回去,估计天都要亮了。”冰然不解的看着冰洛,她为什么这么在乎迟昰?还是说,她在乎的是那个凌祈枫,想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冰然猛的摇了摇头。“既然天快亮了,两位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凌祈枫微笑道。“好!”“不行!”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哥哥~”冰洛撒娇的蹭了蹭冰然的脸颊。“好吧好吧,依你。”冰然宠爱的捏了捏冰洛的小脸。“那我这就去准备两间厢房。”素素一路小跑的出去了。这个迟昰倒底是什么人,让他们这么紧张的保护他?那个救命的药丸又是什么奇药?心底的疑惑越来越深,冰然决定要把这件事搞搞清楚,今晚就先住这儿吧。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
  • 作者:虚土

他是冰城国王最疼爱的公主,他是火莲国的天之骄子,命中注定他们会相逢……在叛乱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已注定,他,回不到了。传言哪个地方,人出到了,就永远也进到不到,除非已成为了一具尸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