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番外之璎珞(二)笑倾乱世醉红尘小说

番外之璎珞(二)笑倾乱世醉红尘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7 09:15:41 作者:凉京

番外之璎珞(2)千兆成为乱世中的第一强国后,玉麟一改往日懦弱被动的性格,终日督促着自己尽快出兵雪国,那个时间的乱世,也只有雪国还可以对千兆国稍微的起到一点威胁。从自己下山开始,就一直盼望着和雪仲天在战场上相对。和凝雪重逢,是打算以外的,却出乎意

>>>《笑倾乱世醉红尘》章节目录<<<


《番外之璎珞(二)笑倾乱世醉红尘》精选

番外之璎珞(二)千兆成为乱世中的第一大国之后,玉麟一改往日懦弱被动的性格,终日督促着我尽快出兵雪国,那个时候的乱世,也只有雪国还能对千兆国稍微的起到一点威胁。从我下山开始,就一直盼望着与雪仲天在战场上相对。与凝雪重逢,是计划之外的,却出乎意料的打乱了我原本所有的计划。听闻雪国京都首富翟仁嗣公开为其女选夫,不求显赫家世,不求文武双全,更是不求过人的相貌和相配的年龄,只为一人,一心一意,亦是全心全意的对待翟蔻,出于好奇,我同马青一起再次来到了雪国。这里总是漫漫的飘着雪花,就好像雪永远也下不完一样。我不喜欢这里,看到这里大片大片的纯白,就会让我莫名的想到战场上那大片大片的殷红。可是就是在这里,我又一次遇见了凝雪。雪白的长袍,雪白的毛靴,雪白的貂帽,褐色的长发依旧是随意的披散在胸前。她的腰间系着一根金色的腰带,以至那有些臃肿的服饰穿在她的身上更是衬托了出她的纤纤细腰。她站在雪堡的雅间窗前,像上次一样傻傻的看着我,当我无意间与她双目对视的时候,她又红着脸,慌忙关上了窗子。窗口的另一个角,一个男子,银发黑眸,只是似笑非笑的瞥了我一眼。我放下茶杯,走近窗户向外望去,那扇紧闭的窗子却再也没有打开过。几年未见,惑也已经长大了,脱去了稚气,更加了一分男子的刚硬。是不是我变了很多,怎么他们看着我,眼里只有陌生?还是,他们也像其他人一样,彻底忘记了有关于翰轩国的一切?不出一会儿,凝雪突然手拿着雪球,追着惑从雪堡雅间的窗口跳了出来。惑一面上蹿下跳,在人群中夸张的求饶,一面将凝雪往我所在的九天客栈引来。凝雪一路毫无防备的追着,直到九天客栈的门口,突然抬头,与我四目相对,扔下手里的雪球,气呼呼的掉头就走,我笑看着她生气的模样,亦是明白了惑的心思。“砰”惑大概在九天客栈屋顶的某一个地方,一个雪球直直的砸在了凝雪的后脑勺上。我挑挑眉,看着凝雪紧握成拳的双手,淡淡的笑了,我记得,她从小就最讨厌别人随便动她的头。“砰”又是一下,惑再次重重的将雪球砸在了凝雪的后脑勺上。她回过头来,气愤的白了惑一眼,嘴里小声的嘟囔着什么,尴尬与不耐却越发的明显。自小,我和凝雪就爱一起欺负惑,他憋得通红的双眼和鼓得高高的小嘴,总是能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自小,我就看不得凝雪委屈,她一哭,我就会莫名其妙的感到惊慌失措。可是,我却从来也没有想到,等到我们都长大成人,最爱惹她掉眼泪的人竟是我。我提起衣摆,一跃出了九天客栈。凝雪被惑的最后一个雪球砸的摔倒在了地上,我走到她面前,她愤怒的抬起头,冲我一声大吼,“你有完没完!”我一个愣怔,随即便微微一笑,这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凶巴巴的。我伸手想要拉她起来,却得到了她的又一句,“谢谢。”小时候,她从来都不会对我说谢谢,她说谢谢是陌生人和陌生人才用的,凝雪和洛轩之间,不用说谢谢,可是如今,我只有笑着回应她,“姑娘不必客气。”我们的再次相遇,还好有惑在中间戏剧性的拉着线,不然一定会像上次一样,在我心中,只剩下了遗憾。他说,“惑,家姐凝。”我笑,开口想要说“洛轩”,却在出口的瞬间改成了“洛奇”。洛轩,已永永远远的成了尘封在我内心深处的秘密,同翰轩国一样,不可开启。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简单却有快乐。我们不能常常见面,也就更加珍惜在一起时那短暂的时光。惑总是缠着我教他各种各样的巫术,他惊叹于我学识的丰富,对我若即若离,却又视我为大哥一样的信赖。而凝雪,像小时候一样,总是带给我惊喜和欢笑,让我暂时的忘记满身背负的仇恨。唯独不一样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已不再如小时候那般清澈。我从来不问他们的身份,其实也不需要去问。而他们,纵然对我的真实身份万分好奇,却也是从来不开口询问。或许我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份都不会如常人一样简单,不问,不过是不想打破眼前的美好而已。那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好的时光。然而,战争,终究还是避免不了的。玉麟一再的下令强攻雪国,我却在这时第一次退缩了。我不敢想象倘若我和凝雪在战场上相遇,那会是怎样一种场面。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建议玉麟先攻风国。毕竟风国物资极乏,一旦战起来,便不堪一击。玉麟勉强同意了我的意见,我同马青一起,带兵准备出征。临行前,翼王子突然请求随军一起出征讨伐风国,我知道,他是不想我一人包揽下所有打天下功劳,但是同时我也明白,在千兆国,我的高功,已经让我变得越来越危险。于是,当玉麟旁敲侧击的征求我的同意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会好好保护王子,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洛轩,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千万不要放过!出征前最后一次见凝雪,我们去了我曾经隐居了三年的那座山。经过那个早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山洞,我恍惚的对她说,“我曾在这里住了三年。”她看着我,良久之后,莞尔一笑。拉我坐在洞口,故作赖皮的说,“我爬不动了,我们就在这里看风景!”我看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亦是淡淡的笑了。“你知道翰轩国吗?”她突然开口问道,我从没有想过,我们之间,最先提起翰轩国的人竟是她,而且,还是那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她看我不说话,望着远方继续说道,“我爹说过,那儿是最美的国家。”我看着她,不自然的笑了笑,“是的,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她惊奇的抓住我的胳膊,说道,“你知道翰轩国?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除了我和惑之外,知道翰轩国的人!”我不禁一声苦笑,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看着她欣喜的模样,又是一阵心痛,凝雪,你不记得了吗?你在那里出生啊!那里的每一片土地,都有我们嬉戏的笑声啊!正胡思乱想着,凝雪突然用手转过我的头,在我眉间轻轻一吻,俏皮的笑着,“不要总是皱着眉头!”然后便蹦跳着向山下跑去。我看着她,又是一笑。战火终于燃到了风国,我看着博古风布满皱纹和悲痛的面容,只觉得胸口一阵阵怒火中烧。我毫无畏惧的向前冲着,腥热的鲜血喷洒在我的脸上,身上,我只是一次次的将剑插进敌军的胸膛,我的眼里,只看得见博古风,我的剑,只有插进博古风的胸膛,才能够停止。博古风,雪仲天,云裳!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背叛翰轩王族,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怜的博古风,直到倒在了我的剑下,才惊愕的指着我,用尽最后一口气说道,“你……洛轩……是你!”我看着他,嘴角微微动了动,不等他再说话,便将剑狠狠的抽离了他的胸膛,让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永永远远的定格在了那个战场上。风国的王子飒看到博古风倒下,痛吼道,“放箭!放箭!给我杀了璎珞!给我杀了翼!”我冷哼一声,下令军队持盾冲进皇城。我舞着剑,趴在马背上率先冲进了皇城。一个纵身,从地上捡起一支箭矢,取下背上的鸿锦弓箭,对准不远处的翼,直直的射了出去。翼高举着长枪,睁大了眼睛,从马背上僵硬的摔了下去。瞬间,千兆国的军队乱做一团,马青不顾一切的冲向翼王子,我背上弓箭,亦是慌忙撤出了皇城,赶到翼王子身边,抓起他的胳膊为他诊脉,他的嘴角不停的吐着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我在心里暗笑,无论如何,他都撑不到战争结束了。如我所料想的一样,玉麟得知爱子战死在沙场上之后,痛哭不已。卧床月余,都没有恢复。所有人都以为玉麟是因为痛失爱子而一病不起,只有我知道,他是中了毒,一种叫做曼殊的不易发现的慢性毒。曼殊——生长在悬崖峭壁之间,百年开花,百年结果,世间罕见。却在我十三岁的那一年,被师傅无意间发现了一株。弱冠之年,我如愿的登上了千兆国的宝座。繁琐的政事让我越来越抽不出时间去见凝雪,与此同时,与雪国的战事也迫在眉睫,我亦是越来越害怕见到凝雪,面对她纯真的笑颜,我时常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然而,我却从没有想到,在战场相见,她竟是如此的冷静。“谁允许你用数座城池来和敌军交易?!”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却如一把冰刀一样狠狠的插进了我的心脏。“雪国上下均非贪生怕死之士,你尽管放马过来,我们战场上再决高低!”她望着我,琥珀色的眼睛冷的仿佛是结了冰似的,看不到一丝生气。凝雪,你可知道,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可是,你的父亲,却在我十岁那一年,亲手杀掉了我的父亲……战场上的惑,视死如归,眼里却又只有我。仿佛只有杀掉我,才能让他平静下来。他的封雪刀一次次挥到我的眼前,用力之大仿佛要把我活生生的从中间劈开。我不想伤他,所以只是一次次的闪躲着。“璎珞!你给我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他挥着封雪刀,怒吼一声。他有一次猛烈的进攻,我来不及躲闪,只得一剑划伤了他的侧脸。远处的城门,又一次启开了,雪仲天带着一列侍卫迅速融入了战场。我手握紫光剑,使劲儿推开惑的封雪刀,策马向雪仲天冲去。“璎珞!你不能杀我父王!你为我王姐想想!她喜欢你!她喜欢你啊!”惑一面在身后与前来掩护我的两名千兆国将军厮打着,一面冲我大声的吼着。我抬头望向城堡,凝雪身穿银白战袍,头戴银色盔帽,手握着缎羽弓,凝神于战场,眼睛始终追随着她的父王。战场上的雪仲天,虽然英勇,却显然有些另不从心。突然,惑冲过两名将军的纠缠,高举着封雪刀向我冲来。我提起紫光剑,迅速躲过了他的攻击,不等他回神,又一剑刺中的右膝,他吃痛的从雪鹿上摔了下去,我取出鸿锦弓,又抽出一只箭矢,拉紧弓弦,对准雪仲天,松了右手。凝雪,对不起,我不能原谅雪仲天。我抬头看城堡上面的凝雪,她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我的眼神只剩下仇恨。我看着她通红的双眼,难以置信的面容,心里犹如被万箭穿过般的痛,我的雪儿,你一定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啊……”惑一声怒吼,提着箭冲了过来。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封雪刀,向那些阻挡他道路的士兵们猛烈的砍着,直到对方满身鲜血的倒下还不肯罢休。“璎珞!!!”他仰天一声怒吼,眼泪顺着眼角就落了下来。我凝眉看着他,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二王兄,也是这样,提着剑,在血流成河的尸首之间,对着天一声怒吼,“雪仲天!!!”远处的城堡上空,浓烟滚滚。我看着已是一片火海的城堡,望着天空默默的留下了六年以来的第一滴泪水,“父王,母后,王兄,师傅,你们看到了吗?洛轩为你们报仇了!博古风,雪仲天,云裳,他们全部都死了!!”可是……洛轩却永远失去了雪儿……我驾着旋风缓步向城堡走去,城堡下密密麻麻的士兵间,恍惚有一个倔强的身影,突然间,人群上空一阵狂风暴雪。凝雪……是凝雪……我激动的挥动着马缰,我的雪儿她还活着……我听的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声,甚至听得见空气也在耳边欢喜的呼啸着。可是突然间,有箭直直的向凝雪飞去……“住手!”我惊慌失措的大声喊着,却终究抵不过箭矢无情的速度。凝雪爬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嘴里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我抱起她,眼泪竟然毫无节制的从眼角奔涌而出,我右手扬起紫光剑,一剑割下了那名下令放箭的军官的头颅。周围的士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各个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啊……”我愤怒的吼出声,“为什么……为什么……”雪儿,你知道吗,当你出现在城门下的时候,我心里难以言喻的欣喜才让我真正的发现,在我心里,你早已大过了一切的仇恨。是我不好,没有为你着想,是我自私,只懂得用爱去伤害你。请你支持住,就算是为了仇恨也好,请你,再也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笑倾乱世醉红尘

笑倾乱世醉红尘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
  • 作者:凉京

争霸天下,战乱不断。是乱世。 对酒当歌,策马相伴。是红尘。 市井相逢时,她是洛奇,风度翩翩,文质彬彬。1举1动都脱凡清新。她是凝,沉鱼落雁,亭亭玉立。1颦1笑都撩人心怀。 战场相对时,她是璎珞,玉...[更多] 书介绍:争霸天下,战乱不断。是乱世。 对酒当歌,策马相伴。是红尘。 市井相逢时,她是洛奇,风度翩翩,文质彬彬。1举1动都脱凡清新。她是凝,沉鱼落雁,亭亭玉立。1颦1笑都撩人心怀。 战场相对时,她是璎珞,玉树临风,骁勇善战。是1统天下的威武君王。她是凝雪,英姿飒爽,巾帼须眉,是为国而战的英勇公主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