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笑识君小说

第七章笑识君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8 09:15:58 作者:DucaC

第七章第二天早晨,识君一起来便觉得到不再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让识君不得不惊异中华功夫的玄妙之处,昨儿个还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今天就完全没什么觉得了。但是也不知咋回事会觉得混身不得劲儿,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的觉得。果不其然,就在识君

>>>《笑识君》章节目录<<<


《第七章笑识君》精选

第七章第二天早上,识君一起来便感到不再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让识君不得不惊异中华武功的玄妙之处,昨儿个还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今天就完全没什么感觉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混身不得劲儿,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的感觉。果不其然,就在识君正和兰鸢在房中用早膳的当口,却见一人忽的匆匆忙忙奔进屋来。“莫公子!”来人正是赵天派来照顾玉润殿这处院落的一个小厮,名唤小七的。“怎么回事?!”一看小七此刻已然慌神的样子,识君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糟糕的事情,不禁皱眉问道。“白梅门门下有人死了!老爷说想请莫公子过去问两句话。”识君一听到有人死了,便心道:坏了!可别是那个人!一路跟着小七,疾走了将近十分钟,来到了一处已经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院落。一见这阵仗,识君皱了皱眉,小七倒是立刻就冲了上去,一声大吼:“让让!!莫公子来了!!”瞬间一片寂静……识君皱着眉只看了看此刻都已为自己开了一条道,并用及其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众人,再无时间去想,大踏步的往院内走去。刚走进院子便传来一阵哀号声,这让他更加快了脚上的步伐。人群都是聚集在院门外,赵天派了大量的人手堵在院门口处,院内倒是没什么人,所以他没受到什么阻拦便进得院子。识君随即疾步冲进传来哀号声的房间,却见那一瞬间屋内所有人都往自己的方向看来。一个不大的房间,或站或坐或蹲的有近二十人,其中自是不乏哭的鼻涕眼泪横流的,其中一个见来人是识君,立刻露出愤恨的眼神死瞪着识君,仔细一瞧竟是昨天在凉亭见过的另外一个锦衣男子。“唉?!你怎么起来了?!内伤还没好全,过来干什么?!”祁蒙一向护识君,见到识君的一瞬间反射似的说了这话。“早就没事了,刚刚有小厮来传赵期主要问我两句话……所以过来看看。”识君看向祁蒙,郑重的敛了眉目道。“师兄的死和你肯定脱不了干系!跑到这里来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作甚!不过是润旻身边的一条狗罢了!端的做些以色侍人的勾当,当真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么?!你们……”“闭嘴!”一个苍劲的声音喝了出来。“德安,休要在这里口出狂言!凡事都要讲求证据!在这里像个疯狗似的乱叫什么!……莫公子,倒教你笑话了。”“师傅!!可是他们……”那叫德安的锦衣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说话的老者再次用手势打断了。识君抬眼便见说话之人是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者,一副儒生打扮,没有什么修饰,只在发髻间插了一只刻成梅枝的发簪。又听得他对锦衣男子的称呼,心下瞬间明了,这应该便是白梅门门主叶睿。“无妨,这位兄台想来也是悲伤心切。”识君说着话,往地上躺着的尸首靠近了几步。见无人阻自己,他便大了胆子蹲下身仔细的查看起尸首来。但见死者的面容现出很惊恐的模样,身体是仰倒在地上的。死者的衣襟被人扯了开来,胸前的皮肤上露出一个极为明显的淡绿色掌印。识君略一皱眉,立即捏上死者的四肢骨架,惊骇的发现死者浑身骨质均已寸断,但由于筋脉尚在,所以死者现在的状态可谓是货真价实的藕断丝连了。但让识君真正惊异的,却是能造成这种后果的掌法,除了大哥的幽碧掌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别的。“想必莫公子也发现了异处……”叶睿见识君一脸惊讶,连忙说道。识君蹲在地上,死盯着地上躺着的尸首,一时之间竟是完全没了主意,关心则乱,事情一旦扯上身边亲近之人,心境就完全不同了。又虚耗了片刻,这才勉强定了神,瞬间敲定了心思,站起身向在场所有人一揖,朗声道:“在下确实昨日与死者发生了些不愉快,但此事的确与在下无关。”见那叫德安的锦衣男子料到一般的冷哼,识君接着道,“不过莫某不才,希望赵期主能将此事交与在下彻查,莫某要亲自还自己一个清白!在下也知道这里有不少人信不过在下,这样,赵期主,武期会结束之前莫某定查出真凶,如若不能,您就当此事凶手便是在下,该怎样处置便怎样如何?”识君虽是一如往常微笑着说出以上的言辞,但语气态度却是甚为坚决,使得在场的旁人似乎也被识君的语气镇住,一屋子人都没说话,只等赵天是何反应。识君知道自己说出了怎样的承诺,也知道这会让本来在这期主府邸就要过的万分小心的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更成为暗中那股或是几股势力的目标。然而不论后果怎样,涉及到大哥的事情,识君便觉得怎么也做不到袖手旁观。“识君……你……”最先开口的是祁蒙,他似乎开始想要说什么,却生生的止住了,最后只用他那明亮的眼神紧紧看着识君。“能得莫公子这般保证,我等定然不会再有异议。身为期主,在赵某府邸发生这种事情,赵某责无旁贷。莫公子若是有什么要求或是赵某可以出力的地方尽管提!”赵天向识君一揖道。“赵期主严重了。不过在下倒真有几个不情之请。首先现下找个地方停住尸首,然后烦请赵期主嘱人看守住,任何人都不得和这尸首接触。在下勘察过这里现场之后便会过去验尸。然后更要请赵期主和叶门主与在下一起验尸,以示公证!”此言一出,屋内顿时无人再说话,一时间竟是沉默的恐怕真是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真切的声响儿了。“各位,人越多就越有可能破坏到现场……祁蒙,你留下来帮我,其他人就先回去吧。”说完话,识君并没有等到众人离开,便拽着祁蒙走进里屋勘察起来。然而从身后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可以发现,他的话还是起了些作用。现场其实也不是很复杂,整个房间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这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死者是自愿死的,从他到现在还睁得硕大的眼睛来看,恐怕不大可能。第二,凶手杀完人之后整理过现场,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快也被识君否决了,因为正好死者的这个房间似乎以前是女子用过的房间,识君猜想可能是赵天府上此次房间不够住了,所以撤离了自己的女眷,腾出这些房间来。因此死者的这个房间里有很多的幔帐,而这些幔帐竟然没有一块有破损,要是打斗过又整理,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之任务。所以基本上就是第三种情况,凶手出其不意而且武功极高。紧接着祁蒙又在死者的被褥下发现了一卷残破的卷轴,看它的残破程度,应该是有些年份的了。祁蒙从拿出这卷卷轴之后,便开始沉默起来,紧锁眉头。识君见此情形,知晓这纸头定有隐情,便将它从祁蒙手中拿来看了一会,然后收入衣袖中。地上有一点点泥土,识君捻起一点凑在鼻子前闻了闻,只觉得这泥土竟然带了点花香,竟是花泥。不过在偌大的赵府,花花草草随处都有,花泥倒是不难见,许是这死者生前踩到鞋上带回来的也说不定。地上有几张被揉烂了的纸张,识君抓起来展开来看,除了几个被涂抹了的墨团什么都没看出来。待到识君从房间里出来,心中不免凛然,现场对识君来说,线索太少。唯一也许有用的便是袖口里的那张纸,但看祁蒙当时的眼神,定是什么极为隐秘的东西,所以识君并没有打算对其他任何人提起。“祁大侠、莫公子,老爷吩咐了小的和二位知会声,现在武林各位英雄好汉均都聚集在议事厅商议武期会举行事宜,请二位公子务必前往。”小七像是在门外等候了许久,见识君和祁蒙好不容易出得门来,便赶紧上前说道。识君胡乱的点了点头,便与祁蒙跟着小七前去,一路上脑袋中却不住的盘算着怎样才能查明事情真相。
笑识君

笑识君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
  • 作者:DucaC

天下谁人不识君。 若是知道完结如此是不是莫需要识君会更好些?!然,终还抵不了那人的微微一笑,若是可以逃得过这抹微笑,又何须有这滚滚红尘俗世里免不了的疼彻心扉……?!终是谁站有了那抹笑的旁边?终是谁使那微笑对己不悔?终是谁甘愿为了那笑痴缠百年?笑识君……笑识君……笑叹莫识君……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