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笑识君小说

第十一章笑识君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8 09:16:02 作者:DucaC

第十一章武来会之前一日大早,祁蒙出现在识君这屋门前。识君似是知道,早就让兰鸢多少添了一副碗筷。“咦?你怎么知道自己会过来和你一起吃早饭?”祁蒙不禁惊异道。“你向来感觉别人家里的饭菜最香,自己又怎会不知道。”识君依旧微笑。“哎,符老头今早至了。”祁

>>>《笑识君》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笑识君》精选

第十一章武期会前一日大早,祁蒙出现在识君这屋门口。识君似是知道,早就让兰鸢多添了一副碗筷。“咦?你怎么知道我会过来和你一起吃早饭?”祁蒙不禁惊异道。“你向来觉得别人家的饭菜比较香,我又怎会不知。”识君依旧微笑。“哎,符老头今天早上到了。”祁蒙猛地灌下一口皮蛋粥,含糊说道,“我可是好心过来通风报信的。”识君脸上的微笑瞬间有点僵,但很快又恢复,道:“这会不用报了,符老先生已经找上来了。”祁蒙闻言回头,便看见符浩翔正笑的一脸诡异的往屋子里走来,吓得当场一口粥喷出来。“你恶不恶心?!”识君笑骂,兰鸢掩着笑忙拿了帕子帮祁蒙把衣摆处的粥擦去。祁蒙脸憋得通红,再不喝眼前的粥,顺手端了碗茶猛灌起来。识君等符浩翔进门,起身向他一揖,笑道:“不知符老先生要过来,有失远迎,还望海涵。许久不见,符老先生依旧精神烁爽,晚生自叹弗如。”“好了好了,你小子也别给我装。还是那句话,你是答应不答应?!”符浩翔一脸的不耐,一把坐在识君旁边的座位上,随手捻了一只油条边啃边道。“符老先生,晚生的意思早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晚生资质愚钝,恐会辜负符老先生一番美意。”识君嘴里说的客气,人倒是已经坐下,又拿起了调羹。“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啊?你问了你两年,两年都是这个答案你不烦吗?”符浩翔吼得差点都要跳起来,眼见着兰鸢在旁边,可能是怕吓着小姑娘,所以只站了一下就又气鼓鼓的坐了回去。“呵……符老先生这个问题问了两年,都还有耐心,晚生又怎敢说烦。”识君忍不住轻轻嗤笑一声。“你!我……我收徒弟从来就没这么累过!”符浩翔一甩手,油条擦着祁蒙耳边飞了出去。立时,墙边上放着的一株盆栽被直直的切成两半,油条就那么插在那盆栽的中间。“呼……还好我躲得快!”祁蒙后怕的拍拍胸脯,然后回头对符浩翔道,“识君不愿意八匹牛都拉不回来,符老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别管他了。听说你从晨胜庄来的?有没有见识到他家的肃王鼎?”“是不是还要告诉你放在什么地方,每天守备如何啊?”符浩翔笑眯眯的答道,见祁蒙腆脸笑着凑过来,一把拍上他的头,吼道:“你这个臭小子!不给我好好振兴师门也就算了,整天想着到哪边偷东西!!我的老脸都要被你丢光了!!”“符老头你别胡说八道!真正知道你是我师傅的又没几个,而且我不是也有个北祁侠的名头嘛!!怎么就丢你脸了?!”祁蒙揉了揉脑袋,一脸委屈。识君看着眼前两对活宝,双眼充满笑意。“符老先生……在下赵天,前来拜会!”师徒二人闹得正欢,忽然从门外传来这么一声,满头大汗的老人这才松开自己徒弟的衣袍,撕扯祁蒙脸蛋的手也放了下来,但也没老老实实的坐下,只是一边喘着气,一边鼓着自己红彤彤的脸,赌气道:“我刚到你们就左一个右一个的来找我!烦都烦死了!不见不见!!!”门口的赵天和他身后的一干人士似乎对符浩翔的回答并没有意外,但仍旧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外原地。识君依旧悠哉悠哉的喝粥,祁蒙也连忙捡了根油条躲在屋里深处,二人似是对这样的情景司空见惯了。“那我等也就不打扰符老先生休息了,只是明日的武期会还请符老先生、祁大侠和识君公子务必到场……”说完赵天便似是害怕符浩翔反悔一般立即领着众人离开了院落。“你让我去我就去?!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符浩翔面上泛出不屑之色,低声嘀咕了一句,随手把手上最后一点油条全部塞进嘴里。“主子……”莫休一如往常幽灵般的出现在了识君的身后,屋子里却无一人被他吓到,识君甚至早就拉过身边的空位,让兰鸢盛了粥,等莫休一出现就拉他坐下喝粥。“主子……您让我……”“有什么事吃完了再说,莫要学那莫息,最后落得老胃病。”最后莫休只得囫囵把那碗粥吞下,然后起身,恭敬的从胸口掏出几张写满字的纸递到识君的手上说道:“这是灵阁递上来苏书怀的生平。”识君随手翻了翻,随即立刻被手上的资料吸引,原来是这样……“还有一事……刚才属下前来,竟发现主子院落周围多了多处暗桩,主子您被人监视了。”“我知道。”识君说话时,抬起头来看向莫休,微笑着答道:“我还知道你会在很小心的把这些人引开后,再进来。”莫休听到刚才识君的话,很明显的一顿,接着眉头微皱了一下再次恭敬的回了一句“没什么事,属下告退”就后闪身离开。“这孩子真没幽默感。”识君看着莫休闪出的窗外笑叹了一句,然后回头对远处的祁蒙说道:“晚上我们去探探叶睿那老儿如何?”“好啊好啊!肯定很好玩!!”回答的不是祁蒙,而是在旁边显得有些手舞足蹈的符浩翔。“符老先生要是想跟着也可以,条件只有一个,一切都听在下安排,绝不能擅自行动。”识君虽是笑着说的这些话,却让原本乐颠颠的老头忽然感到阵阵压力袭来,收了笑嘻嘻的表情,连忙点头。“你没听你那属下说你现在在被人监视吗?!还敢夜探?!”祁蒙隔着老远喊道。“毋须担心,莫休既然说了,那他自然会解决。”那人依旧在笑……入夜,三个黑影神速的窜进白梅门主叶睿的房中。“谁?!”原本在书桌前的叶睿一个警醒回过头来,见到来人连忙露出笑容。“那三个人是谁啊??”趴在屋顶的另外三人中的一人,有些好奇的问另外两人道,这人正是符浩翔。“闭嘴!”识君怒了,带这个老东西来的确麻烦,但是不带着他想必他也会自己过来,到时候出了什么自己意料之外的岔子就更麻烦了,于是只得无奈的向符浩翔开始解释:“正当中站着的是遥王,当今皇帝的胞弟;左边的是端木晨,当朝丞相,二品大元;右边的是邱庭坚,大内禁军都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早知道这几人要来?!”符浩翔有些愕然。“前两日那遥王和我做了笔买卖,先预付了三千两银票让我保证武期会的安全结束,事成之后还有另外两千两。我不仔细查查这些人的底子,这生意怎么敢贸然去接?!嘘……听听他们讲什么!!”识君说这话的时候,屋内的四人已经各自坐下,现在说话的正是那遥王。“叶门主为主上所做的一切,主上定不会忘记,事成之后主上是绝对不会亏待叶门主的。”“主上抬爱,在下只是做了份内事。不过我那书怀徒儿突遭变故又逢玉润殿也忽然参与其中,事情困难了许多。”叶睿面上露出忧色。“你怕武期会时打不过那润凉秋?!”遥王淡笑的瞥了一眼叶睿。“这润凉秋到底得了她父亲多少真传,现如今的江湖无人知晓啊……玉润殿又如此大张旗鼓前来,定是得到了润旻的认可的,若是他女儿无些许本事,怕是润旻也不敢让她前来这龙潭虎穴……”叶睿谨慎的回答,却被端木晨抢了话。“就算论武功润凉秋胜你,可你也比她多吃了几十年的盐米。倘若连个黄毛丫头都没办法解决,主上怎会将大任降于你?!这其中利害关系,相信叶门主也是心知肚明的。”端木晨摊开手上的折扇,说话时一副风流之态,眼中却亮出厉色。“端木丞相所言极是,倘若只是一个润凉秋,在下提都不会提,只是这丫头身边的那个识君公子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叶睿立刻会意答道。“的确,他是个人物。”遥王闻言低头沉思起来,不多时再次开口,“不过,叶门主也毋须畏首畏尾,到目前一切皆在主上的掌握之中,苏书怀的死,不妨将计就计,在那识君查出什么之前嫁祸于其他门派铲除些许,不过本身他也应该是死在玉润殿手上的,以前嫁祸给他们不少,今天总算能还一着了。总之不论死的是谁,只要六大门派的新主均是朝廷的人,朝廷将会一劳永逸。到时,白门主功不可没呀!”“多谢王爷能给在下立功的机会!”叶睿眉眼带笑,见三人似是要离去,立即起身相送。那三人却很快就飞出窗外,只余下叶睿一人仍站在原地不知思考些什么,根本没发现自己头顶上另外的三人也紧跟着融入了夜色之中。
笑识君

笑识君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
  • 作者:DucaC

天下谁人不识君。 若是知道完结如此是不是莫需要识君会更好些?!然,终还抵不了那人的微微一笑,若是可以逃得过这抹微笑,又何须有这滚滚红尘俗世里免不了的疼彻心扉……?!终是谁站有了那抹笑的旁边?终是谁使那微笑对己不悔?终是谁甘愿为了那笑痴缠百年?笑识君……笑识君……笑叹莫识君……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