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笑识君小说

第十六章笑识君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8 09:16:05 作者:DucaC

第十六章识君1行人抵达京城市,已是自出来了天琦城市后十余天后的事情了。刚刚去京城市,识君便听莫休来小报,说润

>>>《笑识君》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笑识君》精选

第十六章识君一行人抵达京城,已是自出了天琦城后十余天之后的事了。刚到京城,识君便听莫休来报,说润旻已离开京城去了北顾城,又是醉花阴的事。识君有些无奈的心道,还是老实在京城等大哥来回合吧,不然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一路的颠簸。正在客栈安顿,识君便接到遥王殿下遣人送来的请帖,这让识君不由得一边在心中暗叹遥王府的消息灵通,一边展开请帖,却见寥寥几行字:骊州一别,甚为怀念,望过府一叙,静待友至。“这遥王好灵通的消息!我们早上刚到的京城,下午就送来了请帖。”楚狂本是打算来找识君上街上转转,却见有官差打扮的人进了识君的房间送帖子,只得讪讪说一句作罢。“不知道打得什么算盘,我与他也不过是生意上的交情。说起来他还曾经把我误认成以前的故人。”识君淡然道,随手便把请帖往客栈屋内的桌子上一搁。“你现在去?”楚狂似是无意的道了一句。“且去看看他什么打算,若是有新的生意就再好不过,这是个肯花钱的主顾。”识君整了整衣衫,眉眼间露出些许无所谓的笑。识君出现在遥王府的时候,李源正焦躁的在遥王府大厅内来回踱步,倒是一直坐在边上的端木晨一脸平静的喝着茶水。见识君淡笑着往大厅走来,李源一个箭步冲到识君面前,似是想要说什么,但字抑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只拧着眉一脸凝重的看着识君。识君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位王爷欲言又止的表情,自顾自的走到端木晨的旁边端了小婢刚端进来的一杯茶轻泯了一口。“清伶,你是疯了不成?!还有心思喝茶?来京城做什么?他若是见到了你,怕是不会再轻易放你走了!”李源终于还是憋不住,一口气对着喝茶的识君说完。“我又不是清伶,为什么不能来京城。”识君皱眉,原来这位尊神还是把自己当作了那位传说中的清伶了。“你如何不是?!单看你无名指边的红痣还有额头的伤疤,你连我都骗不过去,又怎么能骗的过他?”李源一瞬间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很快又惊异的睁大眼睛道:“还是说你……你就是来找他的?”“你口口声声说着他他他的,他到底是谁啊?”识君见李源提到红痣还有伤疤,不免有些头痛,看来的确是和失忆前的自己有关了。“你……”李源闻言愣在当场,就连一直坐在边上看大戏的端木晨也是一脸惊讶。“五年前我曾从高处摔落,碰伤了脑袋,之前的事情一概不记得了。”识君适时的解释了一番。“……”李源闻言一阵沉默,像是在揣摩识君说的是否是真话。半晌过后,李源这才皱着眉,向识君低语道:“既是忘了,那便忘了吧。忘了也好。识君公子最好速速离开京城,此地于你来说是大大的危险。”这下换作识君沉默了起来,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想知道自己以前发生过什么,离开京城于自己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样一来是不是意味着一辈子都最好不要踏足京城?!听眼前遥王的口气,自己曾经得罪的可是比他权势还大的人物,比堂堂王爷权势还大,恐怕也只有一人作想。这个结论让识君心生一种亡命之感,极不舒服。李源见识君不说话,知道他还在犹豫,不免担忧道:“不要犹豫了,识君公子。”“不是在下不离开,只是在下还有些许生意上的事情需要处理,处理完了在下自会离开京城。”识君淡淡一笑答道。“你知不知道你原来是什么样的身份?认识你的又何止百十人?”李源似乎没想到识君的回答,一把抓住识君的胳膊睁大眼睛急问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才是莫识君,而不是你们口中的清伶。”识君轻轻在李源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上安慰的拍拍,眼前这个人虽然自己全无印象,但很显然是真心的在关心自己,“放心。在京这段时间我会尽量不出门,出门也会遮住面容。不会有事的。”“你……”李源面上一愣,显然是被识君突如其来的安慰动作吓到了,等到反应过来,却不知自己是该喊清伶还是识君,只得愣愣的念了这么一句。“遥王殿下,不论在下是不是清伶,在下在这里都要多谢殿下。”识君轻身作了一揖,笑道,“在下现下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这就回去了。”李源原本还想留,但实在是想不出相留的理由,只得不做声的轻点了一下头。识君见状也笑着向一边的端木晨轻轻点头示意,接着自行往门外走。只是走到门边时,识君还是忍不住回头报以一个淡笑,道:“不知遥王殿下是不是介意在下偶尔来讨杯水酒?”李源一窒,这句话根本来来不及上大脑反映,头却已经下意识的轻摇了两下。“果然是一派气度,不愧为当年的少年丞相。”端木晨见识君已经走远,放下茶盏踱到李源的身边低语道。“看来他是真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了,倒也算是件好事罢。”李源再次轻点头,似答非答:“若是所有人都能忘了该多好。”所有人都忘了,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来过了呢……?识君并不大在意遥王对自己所说的话,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着人帮自己找了一副银边面具来。头次带着面具出门的时候,祁蒙盯着识君的面具半晌,识君本以为他会问他些什么,但祁蒙却一反常态的只挠了挠头便自顾自的去了。楚狂根本连反应都没有。除了只有小兰鸢用很惊异的眼神表达出疑问之外,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一副好似自己十几年都带着面具过活的样子,让识君很是奇怪,却也没有纠缠多少时间便自己也习以为常起来。虽说找李源喝酒是识君自己说的,但头回和这位王爷对酌却是这位王爷亲自上了门来请的。那日,识君正想外出上自己在京畿的庄子看看今年的种植情况,却见客栈门口停了一辆华贵的马车,车前后还有几十人的亲兵仪帐,不由得皱了眉头。正想绕开道,从旁边走开,马车的车帘被掀起,从里走出来的贵公子,不是李源是谁?!李源从马车里走出,一眼便望见了正要往旁边走的识君,急忙唤道:“识君!”识君回过头来见是李源,便展了个笑,回身往马车的方向走去。“识君,是你说要来我家喝酒的,我酒都备了好久了,也不见你来,也忒难为我这请客的了。”李源见识君笑了,便也语气轻松的说道。“抱歉抱歉。这两日急着生意的事宜了,既然遥王殿下亲自来请,在下再不去怕是怎么也说不过去。”识君依旧笑着自行上了马车,见自己身后的兰鸢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站在马车外,便对着她笑道:“小兰鸢,我与遥王喝花酒去,你也要跟着么?”“公……公子!”兰鸢面上一红,嗔道。“你回去吧……告诉祁蒙和楚狂,我晚上不回去吃饭了。”识君笑道,回身进了马车。李源、识君二人却并没有真的去喝花酒,只是在李源自家的府院中的凉亭内摆了几碟清爽的下酒菜,对着一潭湖水和一轮明月,惬意间,不觉几瓶酒便下了肚。“你……现在好吗?”在一堆无关痛痒的废话后,李源忽然凭空冒出了一句。“嗯?”识君一愣,反应过来时便展了笑容道,“……嗯。很好。”“还是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情?”李源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识君,见到识君的笑容,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识君闻言沉默了半晌,只盯着凉亭外那一汪深色的湖水不做声,李源见此以为是他不愿回答,便也不再问,倒是径自为识君刚饮完的杯中添了些酒,再给自己倒了些。“五年前,我从高处坠落,醒来便忘了以前之事。对着眼前的人和事,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那样的日子从开始的茫然渐渐变成了漫无边际的恐惧,”识君端起酒杯轻酌了一口,“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理由活着啊……”短短的一席话,令李源震在当场,他皱着眉紧盯着识君,嘴里一张一翕,似乎想说什么,嗓子眼里却一个字也蹦不出来。李源是被大大的震惊了,他没有想到清伶曾遇到那样的境地。那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夏清伶啊……“救我的是祁蒙。我与他之前应是素未谋面的,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不仅救我的身,亦救我的心。蝼蚁尚且偷生这么浅显的道理,当时的我却像是着了魔一样不愿看清。是他同我说,世上有多少人都想与我一般忘却前尘事,自由自在无牵无绊。我明明已经得到这样的幸福,却不愿将它紧握在手。未来是以后的事情,眼前一刻又何必为还没发生的事烦忧?”识君回头,正对上李源的目光,“李源,现在的我正手握幸福,你又何必将它夺去呢?”李源望着识君的眸子,只得愣在原地。他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心中高高在上的夏清伶也有这样的经历,也有那样哀戚的想法。他的背脊生出丝丝凉意,识君说的一带而过,他却明白这些字里行间带过的也许是多少次的命悬一线,只要其中的一次……眼前的人便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甚至不会再活在世上……想到这李源不由得浑身一个寒颤,两只手也在桌下握紧起来。倘若他知道了自己的过去,可能再也不能这般恣意快活了吧……那样……沉重的过去。李源敛了眉目,心中却暗暗下了决心,不能说,至死也不能说啊……“识君,喝酒吧……”最终,李源也只得轻叹了一声,向识君举杯,却自顾自的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这才发现今晚的酒是这般的涩苦……
笑识君

笑识君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
  • 作者:DucaC

天下谁人不识君。 若是知道完结如此是不是莫需要识君会更好些?!然,终还抵不了那人的微微一笑,若是可以逃得过这抹微笑,又何须有这滚滚红尘俗世里免不了的疼彻心扉……?!终是谁站有了那抹笑的旁边?终是谁使那微笑对己不悔?终是谁甘愿为了那笑痴缠百年?笑识君……笑识君……笑叹莫识君……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