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高鹏王诗苒小说在哪看小说

高鹏王诗苒小说在哪看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9 05:05:40 作者:雨晴

高鹏王诗苒小说叫做《最强透视》,在这里提供高鹏王诗苒小说。高鹏王诗苒小说精选:高鹏低声道。郑小雅一看高鹏来了,他的眼圈一红,鼻涕发酸,一下子扑进入了高鹏的怀里。呜呜高鹏哥哥呜呜我母亲。郑小雅失声痛哭起床。郑小雅和高鹏从小就在一起,俩人的情感很好,郑小雅就类似自己的亲妹一样,让高鹏疼爱,而郑小雅一直把高鹏当自己的哥哥。高鹏拍着郑小雅的后背,轻声道。“小雅,我来看冯阿姨了。”高鹏低声道。。

>>>《最强透视》章节目录<<<


《高鹏王诗苒小说在哪看》精选

高鹏王诗苒小说叫做《最强透视》,在这里提供高鹏王诗苒小说。高鹏王诗苒小说精选:高鹏低声道。郑小雅一看高鹏来了,她的眼圈一红,鼻子发酸,一下子扑进了高鹏的怀里。呜呜高鹏哥哥呜呜我妈妈。郑小雅失声痛哭起来。郑小雅和高鹏从小就在一起,两个人的感情很好,郑小雅就像自己的亲妹妹一样,让高鹏疼爱,而郑小雅一直把高鹏当自己的哥哥。高鹏拍着郑小雅的后背,轻声道。

推荐指数:★★★★★>>《最强透视》在线阅读>> 《最强透视》内容精选:

“小雅,我来看冯阿姨了。”高鹏低声道。

郑小雅一看高鹏来了,她的眼圈一红,鼻子发酸,一下子扑进了高鹏的怀里。

“呜呜……高鹏哥哥……呜呜……我妈妈……”郑小雅失声痛哭起来。

郑小雅和高鹏从小就在一起,两个人的感情很好,郑小雅就像自己的亲妹妹一样,让高鹏疼爱,而郑小雅一直把高鹏当自己的哥哥。

高鹏拍着郑小雅的后背,轻声道:“小雅不哭,冯阿姨的病,咱们慢慢的治。”

“呜呜……,高鹏哥哥……。”小雅哭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好起来。

高鹏给小雅擦去泪水道:“小雅,郑叔叔到哪里去了?”

小雅神情一暗,低声道:“欠医院的钱了,医院已经停针停药了,爸爸出去借钱了。”

冯阿姨家根本没有什么积蓄,几天下来,钱早就花干净了。

很多人,得了重病,只能等死,救死扶伤,那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没钱,就停针停药。

高鹏忙道:“小雅,不要愁钱,你吃饭了吗?”

郑小雅摇摇头,含着泪道:“高鹏哥哥,我不饿。”

高鹏道:“我去给你买饭,等郑叔叔回来。”

不等郑小雅说话,高鹏就快速走出病房,郑小雅肯定还没有吃饭。

欠了医院的钱,就要补上,在缴费大厅,高鹏把冯姨的欠款补上,又多交了一些。

自己就算能治冯姨的病,冯阿姨还要在医院呆上几天,医院还要收取费用的。

当高鹏买回饭进来的时候,郑小雅正用毛巾小心的给妈妈擦脸。

“小雅,先吃饭。”高鹏把买来的饭菜,倒进饭盒。

郑小雅连忙道:“谢谢,高鹏哥哥,等等我爸爸吧,爸爸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那好吧,小雅。”高鹏接过毛巾道:“小雅,你休息一会,我来吧。”

“谢谢你,高鹏哥哥。”小雅低声道。

房门开了,一脸憔悴疲惫和失望的郑伟,走了进来。

“爸爸,您回来了,快坐下歇一会。”懂事的小雅连忙拿过来凳子,让爸爸坐下。

“郑叔叔。”高鹏忙和郑伟打招呼。

“高鹏来了。”郑伟一边和高鹏说话,一边去看妻子,他伸出颤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妻子的手。

虽然郑伟一脸的疲惫和悲伤,但一看到妻子,郑伟的眼里立刻露出让人心酸感人的温情和担心。

这种温情,让高鹏心里一颤。

郑叔叔和冯姨的感情很好,两人风里来雨里去的,摆个水果摊,支撑着这个家,很不容易。

自己一定要治好冯姨的病。

“你妈妈醒了吗?小雅?”郑伟拿过毛巾,给妻子擦着手。

小雅忙道:“醒了一下,又睡了,爸爸,您吃饭吧,您饿了一天了。”

郑伟摇了摇头,低声道:“不饿,小雅,你吃吧。”

“爸爸,您没借来钱吗?”小雅看着爸爸疲惫和羞愧的脸色,小心的问着,眼里透出强烈的不安。

妈妈已经被停针停药了。

郑小雅从你爸爸失望的脸色上看出来,爸爸没有借到钱。

郑伟一听女儿这样问,他低下了头,满脸的愧疚,眼圈红了。

他出去了一天了,没有借到一分钱。

“没有钱,妈妈的病怎么治呀。”郑小雅的眼泪流了出来。

郑小雅的话,让郑伟的心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这让他更加羞愧。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妻子生病,竟然没有钱给妻子看病,自己还是男人吗?

郑伟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低声道:“我再去想办法。”

没等郑伟走几步,一位医生和一个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

“冯敏,一床,打针!”护士看着郑伟,轻声道。

护士的话,让郑伟和郑小雅都是一愣。

由于拖欠医院的医药费,昨天就已经停药停针了,自己没交钱呀,怎么会又给打针了?

郑伟结结巴巴的看着那个大夫道:“张大夫,我……我没交钱呀。”

张大夫一边给冯敏检查,一边道:“已经有人替你把欠款交上了,还预交了两万。”

“您说什么?有人替我交了欠款?还预交了2万?这人是谁?”郑伟吃惊的看着张大夫。

“是个年轻人,我也不认识,不是你家亲戚吗?”张大夫抬起脸来,看着郑伟,他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高鹏。

“啊,小伙子,你交了钱,没和你家亲戚说呀。”张大夫看着高鹏,惊奇的道。

高鹏一下子想起来了,自己交钱的时候,看到过几个大夫在那里。

这个张大夫,肯定在住院处。

“什么?高鹏,你交的钱?”郑伟看着高鹏,神情一愣,激动极了。

“高鹏哥哥,真的是你交的钱吗?你哪来的钱?好几万呀。”郑小雅一把抓住了高鹏的手,使劲的晃着。

高鹏哥哥交的钱,可是救命钱呀,有了这钱,妈妈就能打上针了。

高鹏连忙道:“郑叔叔,是我交的钱,有了这钱,冯阿姨的病,很快会好起来的。”

郑伟看着高鹏道:“高鹏,你家也没有钱呀?你父亲天天吃药,根本没存下钱,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高鹏低声道:“郑叔叔,你不要问钱的事,先看好冯阿姨的病吧,这个家,离不开冯阿姨。”

“呜呜……高鹏哥哥,谢谢你,有了这些钱,我妈妈有救了。”郑小雅抱着高鹏的胳膊,激动地眼泪下来了。

高鹏伸手给郑小雅擦去眼泪道:“小雅,不要哭,冯阿姨一定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高鹏,谢谢你爸爸妈妈。”郑伟感激的看着高鹏,他认为,这些钱,一定是高鹏的爸爸和妈妈让高鹏送来的。

高鹏忙道:“不要谢,郑叔叔,远亲不如近邻,在过去,您每天都帮助我家,我更感谢你,等冯阿姨康复了,咱两家还要一起摆水果滩呢。”

郑伟是一个直爽的汉子,他张了张嘴,客气话,他已经说不出来了,眼睛湿润了。

患难之时见真情。

这时候,护士已经给冯敏挂上了针,张大夫也检查完了冯敏的情况。

“张大夫,我妻子的情况怎么样?”郑伟紧张的看着张大夫问道。

张大夫看了一眼郑伟道:“郑师傅,病人的情况还很稳定,没有恶化,但你要多准备一些钱,现在,针已经用上了。”

张大夫说完,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郑伟一听自己妻子的病情还很稳定,脸上紧张的表情松了下来。

“郑叔叔、小雅,你们吃饭吧,我看着冯阿姨就行了。”高鹏看着郑伟和郑小雅疲惫的脸色,低声道。

“好吧,高鹏,麻烦你了。”郑伟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医生说妻子的病没有恶化,再加上,欠款已经让高鹏交上了,他感觉到真的饿了。

“高鹏哥哥,你吃了吗?”郑小雅看着高鹏道。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高鹏把饭菜拿到一旁的桌子上。

“那行,高鹏哥哥。”

郑伟和郑小雅在病房的小桌上开始吃饭。

高鹏坐在冯姨的面前,看着冯姨灰暗的脸色,他决定,马上给冯姨治疗。

高鹏的双眼金芒一闪,两道别人看不到的金芒闪电一般的射进冯姨的肝部区域,扑向那些可怕的黑色死亡气息。

“吱吱吱……。”那些恐怖的死亡气息,仿佛十分害怕高鹏透视眼的金芒,一见金芒射来,发出凄厉的惨叫,转身就逃。

但高鹏指挥着两道金芒瞬间就圈了过去。

“吱吱吱……。”一阵凄厉的惨叫,那些诡异的死亡气息,被金光一绕,瞬间灰飞烟灭。

黑色的死亡气息一消灭,高鹏就看到了冯姨被破坏的肝脏。

好在冯姨的病情还没有恶化,肝脏的损坏,还不是很厉害。

高鹏的右手抓住了冯姨的手腕,一股股纯净的灵气,顺着冯姨手臂的经脉,冲向肝脏。

那些被破坏的肝脏,在灵气的滋润下,快速的修复着。

肝脏的肿瘤,在慢慢的消失,发黑的地方,慢慢的恢复过来,变成红色,再次恢复活力。

冯敏本来死灰蜡黄的脸色,开始有了一丝的红润,眉心的灰暗死气,在开始变淡。

肿胀的肝部慢慢的恢复正常大小。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当冯姨的肝脏全部变成正常颜色后,高鹏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好了!冯姨的肝脏,彻底的恢复了。

“啊!”睡梦中的冯姨感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极其清凉的泉水池子中,身上那种酸痛肿胀无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感到自己的全身,无比的清凉舒服,就像来到了春天里一般。

冯姨觉得很饿,就像几十年没有吃过东西一样,饿的十分的难受,竟然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饿!”冯姨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一下子清醒过来。

冯姨的这一声饿,把正在吃饭的郑伟,吓得一哆嗦。

郑伟一下子站了起来,顾不得扔掉手里的筷子,就冲了过来。

已经昏睡了好几天的妻子,竟然喊饿?这怎么可能?

“妈妈!”郑小雅也跑了过来。

“老婆,你……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郑伟狂喜的一下抱住了挣扎着要起来的妻子,眼圈一红。

妻子终于醒过来了。

“爸爸,你快看,妈妈的脸色红润了,不黑了。”郑小雅瞪着漆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妈妈的脸色,脸上露出强烈的惊喜。

妈妈的病,在好转!

郑伟一听女儿这样说,他连忙盯着老婆的脸,顿时一声惊呼。

最强透视

最强透视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都市
  • 作者:雨晴

最强透视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小说的男人女人主是林峰张小香,此书的作者是雨晴。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林峰回到故乡打算靠卖药材为生,于是她天天就去田里种植上了药草。这一天她终于把活做完了,在回家的时间,听见有女人唱歌。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