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幽竹亲随 淡问叶吊欲凤凰桀小说

幽竹亲随 淡问叶吊欲凤凰桀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9 09:16:57 作者:梦水忧然

幽竹亲随淡想问叶吊欲菁华城市的江华酒楼市里面,2楼市靠窗户的桌子上坐着4个人,正是她和凌霄、凌璇、林怜云4人。桌上摆着几样菜一壶密酒,三个酒杯一个茶杯。她为凌霄、凌璇和自己的酒杯斟酒,为林怜云的茶杯倒入茶水。看着凌霄和凌璇疑惑的模样向他们解释:“怜

>>>《凤凰桀》章节目录<<<


《幽竹亲随 淡问叶吊欲凤凰桀》精选

幽竹亲随淡问叶吊欲菁华城的江华酒楼里面,二楼靠窗子的桌子上坐着四个人,正是她与凌霄、凌璇、林怜云四人。桌上摆着几样菜一壶蜜酒,三个酒杯一个茶杯。她为凌霄、凌璇与自己的酒杯斟酒,为林怜云的茶杯倒入茶水。看着凌霄与凌璇疑惑的模样向他们解释:“怜云虽然酿酒,但却自己滴酒不沾。只喝清水或者茶水。”凌璇轻声问道:“为什么哦?”林怜云挡住正要言语的她先行回答:“酿酒之人并非要懂得饮酒,我酿酒在于看到酿成的酒为他人品尝的感觉。”话还没说完她就插话进来:“这就是所谓的自我满足吧。”林怜云只是无奈地喝了一口茶水不再作声。夜深人静之时,她坐在他们所过夜的客栈屋顶上。从怀里掏出一个轻巧的小笛子,按着那她所熟悉的韵律吹奏着。当最后一个音节也消失在夜空中之时,然后凝望着那冷清的四周直到身旁出现一个身影。没有去看,但她知道他就是“灵陵”的四使者之一的幽竹。又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开口:“你与我随行,这次助我一臂之力。”幽竹单膝跪下应声道:“是,陵主。”“你现在化名为锦亭。”“是,陵主。”“先下去,明天骑马跟上马车,退下吧。”随意地挥手示意,身后的身影静静地消失在夜幕之中。清晨弥漫着薄雾的城中有一股淡淡的露水清香,被露水打湿的衣衫紧贴着肌肤,清风拂过,一阵冷飕飕的气息包围着她。手紧握着剑柄孤坐在被阳光渐渐占据的屋顶上,舒展自己略微僵硬的身躯。沐浴更衣之后,听到楼下传来吵杂的声音,吸引着她走出房门。走下楼梯首先看到的是凌霄挡在一个坐倒在地的少女身前,他面前有五六个带着手持兵器的家伙向他叫嚷着。她吭声,只是走到另一旁的桌子上坐下:“小二给我上点早点。”那群人刚注意到她时十分诧异,但看她没有插手的意思就把注意力又集中在凌霄身上。而凌霄剑眉紧蹙地看向她,似乎丝毫不想让她帮忙的样子,还以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一桌子菜备齐以后,她拿起筷子边吃边向凌霄那边望去。带头的那个男人拿着一把大刀指向凌霄:“快给你大爷我滚开,少在大爷面前逞英雄,当英雄的都死得很惨!你知道大爷我是什么人?大爷我是”奎山泰斗“风一刀!”那人喊出的话让她“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那些人只是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无视她。“你小子真的是活着不耐烦,敢救本大爷要抓的人。”凌霄只是无奈地冷笑道:“欺负一个弱女子你这个泰斗改成狗熊还差不多。”那风一刀一听这话举起刀子就像凌霄劈去,来势汹汹的刀在接近凌霄的刹那被不知名的物所击飞。风一刀立刻转头看向她,看到她筷子夹着菜正吃着早餐便打消了疑虑。又不好意思去拾取落地的大刀,就那样手中空无一物的对着凌霄吼道:“别以为你有帮手我就怕了你了,本大爷可是有靠山的。说出来能吓死你。”“是谁?”简洁的两个字是她发出的,风一刀望向她有点颤抖:“是……是……”傲剑“叶沽名。”说到叶沽名的三个字的时候,本来消失的底气渐渐回来了。“风一刀。”她不带任何情感的语调在旁人听来都是恐怖的威胁,“过来。”风一刀便战战栗栗地走到她面前。“跪下。”风一刀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身不由己的行为完全由那让人发冷的恐惧所支配的。“叶沽名在哪?”“在……在……在……在……在……在……”结结巴巴地声音让她感觉到不耐烦。“快说,在结巴下去你的舌头以后就别想要了。”“小……人……”“敢说一句不知道就试试看。”这句话彻底吓住了风一刀,本来的豪气倒是全部消失一般,顿时成为一个畏畏缩缩的人。突然一个人影飘入客栈,坐在她对面的位置,拿起一双筷子准备享受她的早餐。“叶沽名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碰我叫的菜。”她一筷子夹住那人正要夹菜入口的筷尖,“我早就知道这是你的地盘,但是你这手下是不是太猖狂了一点。”叶沽名不做声扫了一眼下跪倒在地上的风一刀。“叶吊欲呢?”叶沽名放下手中的筷子随意地理了理自己差乱的发梢,看似漫不经心但是语气却无比冷冽地回道:“你怎么总是对我那胞弟念念不忘。”“那当然,我看上他很多宝贝,想要……”她话音未落,林怜云冷冷清清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看上什么宝贝?”“吊欲收藏的一些古物罢了。”她看向凌霄那边看去,视线停留在他与那个女子接触的手上,“凌霄,叫凌璇下来吃饭,顺便请那位姑娘也过来吧。”凌霄仿佛没有听见般继续安抚着那位姑娘,细细看这位姑娘,眉清目秀,姣好的面容带着几分羞涩的红晕,娇娇弱弱的身形让人不由得怜爱,身上被污泥点缀的衣衫破破烂烂的若影若现那玲珑的身躯。凌霄扶着那姑娘坐到离她最远的桌子,她只是瞄了一眼便不再看向那里。品尝着早点的她再次提起让叶沽名激动不已的名字:“吊欲人在哪?”叶沽名“唰”的一声站起来,左手空手向她面门袭来,挥手轻轻排开叶沽名蓄着内力的一击,紧接着另一只手的攻势更加凶猛,力道也胜过之前。向右侧偏身躲开,左手擒住向她袭击的右手按在桌上。只听“砰”的声响后他们面前的桌子从桌上的掌印旁出现龟裂,放开叶沽名的手。在桌子彻底破裂之前,以常人无法分辨的速度快速将桌上的菜,酒壶与酒杯用内力送到另一张临近的桌子上,然后拽起林怜云坐在那张桌子旁。前前后后旁人只能看到一闪而过的影像,然后她和林怜云坐在另一张桌旁,原本的桌子“霹雳哗啦”的裂成块块碎屑轰然落地。叶沽名愣愣地看着一地的木桌碎片,久久不能言语,凌璇也闻声下楼一探究竟。凌璇在她与凌霄之间迟疑了会后便走向凌霄那边坐下向她这里看来。“叶沽名,过去的事情能不能让他过去,我知道他已经成亲了,而且我也没有打算继续与他纠缠。”她略带不耐烦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那你总是要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含着怒火的音调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冷冽。“我说了要买些东西。只有他有,就是这样。我之前对他所存有的爱慕之意已经荡然无存,我相信我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她将酒杯握入掌内,“厌烦了林顽不化的你,这是最后一次,记住。”用力一握掌中的酒杯,再次放开的手中只剩下一些白色的粉尘,轻轻吹散。林怜云面不改色地吃着早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但是其他桌子的人们都惊讶地看向她,眼中带着憧憬与恐惧。而凌霄他们确实被她所说的话所惊呆了。我之前对他所存有的爱慕之意已经荡然无存,这句话让凌霄颇为意外。以为她是个冷血一般的人,不懂得人情冷暖,不懂得情爱,似神一般居高临下,但突然得知这个仿佛假人的她竟然会有感情,居然懂得爱人,这冲击震得他头脑一片混乱。叶沽名死死盯住这个曾经让胞弟日思夜想终日废寝忘食的人,这个曾经与胞弟如影随形的却在莫名的时候悄然离去的人,这个曾经背弃胞弟却又在一年前出现在他身旁假似变成好友的人,这个在胞弟成亲之日出现让他动摇不已却劝其好好善待妻子的人,让他怎么相信她的话语的真实性。一番挣扎之后,放缓了僵硬的表情,叶沽名撇了撇嘴角:“那小子在小青湖那里纳凉。”冷哼一声拂袖飘然离去。
凤凰桀

凤凰桀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
  • 作者:梦水忧然

他瞬息万变,他慵懒迷人,他武功卓绝独世冷寒风。 他有时被人称为陵主角,有时被人称为宫主角,漠语卿,谜惘,蚀心,兮慕了了都是他的名,却没人了解他真正的样子。 杀人如麻,嗜血冷漠,却也会爱会悲。 爱财如命,视命粪土,究竟是财迷心窍还是有所隐瞒。 这是以他为主角角的故事。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