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往事云烟娆媚人心凤凰桀小说

往事云烟娆媚人心凤凰桀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09 09:16:59 作者:梦水忧然

往事云烟娆媚人心踟蹰着,迷茫着,等待着。可是终究需要面对一个不能收的最后。一年之前的菁华城市

>>>《凤凰桀》章节目录<<<


《往事云烟娆媚人心凤凰桀》精选

往事云烟娆媚人心踟蹰着,迷惘着,等待着。但是终究要面对一个无法接受的结局。一年前的菁华城————冷清的街道,如同深渊一般的黑暗的路上,月亮也静静地躲了起来,而身旁的她恍如那皎洁的月光般吸引着他的视线,与她牵着马漫步在这深夜的菁华城内,感觉到的不是那彷佛融进魂魄中的寂寞,而是漫入内心的温情。没有言语的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走着,如同那路一辈子也走不到尽头。突然她顿住脚步,向一旁的店铺看去,高高的牌匾上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季。她示意他稍等,跃入店铺后面的宅子中,片刻之后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手中多了一个有点破旧的钱袋。她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着什么,“衣裙大概……那顿……二两银子……”从钱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八两银子递给他,然后将钱袋放入怀中。“我可不欠你了。”他看着手中的银两收入腰间,看着她不知道为何会如星辰般明亮的双眼,迷乱了。“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兮慕了了。”他认真的重复着她的名字:“兮慕了了,兮慕。”沉思片刻如同惊醒般,问道:“前任被满门抄斩的宰相兮慕归寂?”她风轻云淡地回道:“不清楚,对于我来说,过去是空白的,没有存在感的,一年前的失忆让我只是零零星星地记得某些碎片,而名字就是那些碎片之一。”“叶吊欲,叶子的叶,上吊的吊,欲望的欲。记住我的名字,即使再次失忆了也不可以忘记。”他的手抚上她的脸颊,这一次,她认真地看着这个男人,硬朗的线条彰显他的男子气概,英挺的鼻梁,眉宇中的英气让人无法移目,但嘴角勾起的弧度却带了点邪气。“嗯,我记住了。叶吊欲。”“对了,你来这里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她闪开那只灼热的手瞬间恢复漫不经心的状态,“再说我也想找个地方休息。”舒展自己的身躯,“现在?”他有点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巧的信号弹,拉开信号弹的导火索,只见红色的烟火直入云霄标示着他们的位置。随后从远方传来的马蹄声渐行渐近,飞驰地马匹在他们面前赫然止住,从马背上跃下一个与叶吊欲有着同样面容的男子,她颇为惊讶,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扫来扫去。“咳咳”他略带无奈地解释:“这是我哥哥叶沽名。”“叶沽名?沽名钓誉的沽名?叶吊欲,也沽名也吊欲。真是绝配。”风轻云淡般的表情不复存在,形象全无的大笑让这两个男人冷冷地看着,颇为无语。忍无可忍地叶吊欲咬着牙恨恨地说:“你不是要找个地方休息么?再笑下去就在路边自己睡。”看着那两人僵硬地表情,只好收住笑声,瞬间恢复先前漫不经心地表情,一股慵懒地气质出现让他们异常吃惊。“你真是收放自如!”没有理叶沽名与叶吊欲的同声调侃:“好了,去哪休息。”“自然是叶庄。”叶吊欲看向自己的哥哥:“这里有?”叶沽名点头:“城南方向,两年买了块地然后建的,叫你过来就是来看看我们的新庄。”“真是无趣,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别吵了,快走。叶沽名带路。”三人在天将泛白之时终于来到了叶庄,看着牌匾上的字,她转头看向叶沽名:“你为什么不起一个风雅一点的庄名,叶庄只能显得你过于懒惰吧。”叶沽名语不答题的回道:“你怎么能分辨出我与胞弟?衣着?”她玩笑般地看着叶沽名:“你有一种让我感觉闪闪发光的气质,跟金子一般,一看就像是个生意人。而叶吊欲有种败家子的气质。就是如此,我对这种与钱财有关的都很敏感的。““闪闪发光……金子……败家子……”叶沽名与叶吊欲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还好她没有进一步再说下去。进入庄内的他们,安排好她的客房后便都回房休息了。
凤凰桀

凤凰桀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历史
  • 作者:梦水忧然

他瞬息万变,他慵懒迷人,他武功卓绝独世冷寒风。 他有时被人称为陵主角,有时被人称为宫主角,漠语卿,谜惘,蚀心,兮慕了了都是他的名,却没人了解他真正的样子。 杀人如麻,嗜血冷漠,却也会爱会悲。 爱财如命,视命粪土,究竟是财迷心窍还是有所隐瞒。 这是以他为主角角的故事。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