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小森林1 小说

小森林1 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0 05:06:21 作者:答案永远倔强

小森林这本女频小说现在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角要简介了男主角角靳枫与女主角角鹿鸣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长草中,缓缓潜行接近红鹿群的美洲狮,正进入长焦距镜头内。鹿鸣的心开始狂跳。他屏住呼吸,眼死死地盯着镜头,脑门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眼睛流过脸颊。他顾不上去擦,汗一滴一滴直接掉落在草地上。鹿鸣的心开始狂跳。。

>>>《小森林》章节目录<<<


《 小森林1 》精选

小森林1

长草中,缓缓潜行接近红鹿群的美洲狮,正进入长焦距镜头内。

鹿鸣的心开始狂跳。

她屏住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镜头,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眼角流过脸颊。

她顾不上去擦,汗一滴一滴直接掉落在草地上。

鹿鸣在附近潜伏已经近三个小时,终于等到机会。

她暗暗告诉自己:

从这一刻开始,绝不能让镜头偏离这头狮子!

美洲狮在离红鹿群40米开外的地方趴伏下来,头压得很低,身体蜷缩,仿佛被压到极限的弹簧。

红鹿们安静地吃草,全然不知濒临生死关头。

时值秋暮冬初,加拿大落基山脉国家公园一片宁静。

鹿鸣几乎能听得自己的心跳声。

镜头内,美洲狮突然往前一跃,张开血盆大口,闪电般扑向猎物。

与此同时,鹿鸣按下快门按钮。

高速单反相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以每秒十张的速度,拍下美洲狮追杀红鹿群惊心动魄的画面。

鹿鸣继续趴着不动,看着镜头里这场由大自然导演的野性追逐。

红鹿群四处逃窜,其中一只不幸成了美洲狮的猎物。

不久,镜头里只剩下美洲狮,目光投向远处的地平线,似是在思索什么,独自静立片刻,叼着猎物,转身离开镜头,最终消失。

四周又恢复了安静,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过。

鹿鸣长舒一口气,抬头,视野尽头是一片高原雪山。

群山裸露,岩表粗犷,仿佛冰山雪水经年切削剥离而成的艺术品。

金色阳光下,天空湛蓝。

冰山峻岭,针叶林,冰山湖……落基山脉呈现出油画般摄人心魄的景象。

鹿鸣看得入神。

牛仔裤袋内静止许久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掏出手机,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雷鸣般的吼声。

“鹿鸣,你再不接老娘电话,信不信我直接曝光你的裸`照?”

“说事。”

鹿鸣用脸和肩膀夹住手机,把相机从三脚架上取下来,一边听电话,一边翻看刚才拍的照片。

打电话的人是周笛,她的闺蜜兼经纪人。

“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好的还是坏的?”

“坏的。”

“行,我先说好消息。”

“……”那还问什么?

鹿鸣懒得费口舌,注意力集中在照片上,拇指不停地按删除键,眉头微皱。

“好消息就是,你又获奖了,美国自然协会摄影大奖,这可是全世界范围内最有影响力的国际野生动物摄影比赛之一啊,可喜可贺。”

“哪幅作品?”

鹿鸣有种不祥的预感,按删除键的手顿住,放下相机,双手拿稳手机。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片刻前还母老虎一样凶神恶煞的女人,声音突然嗲起来。

“坏消息是什么?”

“……就那只阴魂不散的小奶狗啊。”

“我接受无能,你自求多福。”

鹿鸣手撑地站起来,双腿发麻,无法受力,单膝跪在了披毯上。

她拿着电话的手撑在膝盖上,腾出一只手去揉小腿,齐膝的平底靴皮质有些硬,她揉得很吃力。

“周笛,我警告你,不许把我那张裸`照拿去参赛。”

“呦,你还真有裸`照啊?在哪,我怎么没见过?”周笛戏谑道。

“明知故问。”

“这我可不敢保证,除非你下午来枫林大道,把程子涛那只小奶狗抱回家。男人嘛,不就那回事,你当换换口味,不要老惦记着那个雪豹一样的男人。”

“……”鹿鸣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进包里。

焦躁。

那种熟悉的、可怕的感觉又来了。

焦躁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一个国际野生动植物保护组织邀请她同行,回中国拍摄雪豹专题片。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每个野生动物摄影师都具备“不要命”的潜质,现在的鹿鸣也不例外。

她去过东非大草原,亲眼目睹陆地上速度最快的哺乳动物猎豹,追捕同样以奔跑速度闻名的汤普森瞪羚惊心动魄的画面。

她也去过澳洲大陆,拍摄因与其他大陆孤立出来而出现的独特物种,袋鼠、园丁鸟、红玫瑰鹦鹉等。

唯独雪豹,占山为王的雪域高原统治者,和她一样诞生在中国,她最迷恋、最想拍摄的野生动物,她却始终没有勇气回去拍摄。

鹿鸣坐下来,双手各揉一条腿,反复深呼吸,平息焦虑,思考接下来去哪。

揉了好一会儿,腿不麻了,她起身把东西收拾好,放进随身携带的大包,最后把铺在地上的披毯收起来。

她两手捏住披毯两个斜角,用力抖了几下,把草屑抖掉,然后直接披在身上,理顺。

鹿鸣扯掉头上的叉子,把拍照之前随意挽成的发髻散开,用手指当梳子,捋了捋了长发,跺了跺脚,把平底靴上的碎土跺掉。

这样修整一番,是为了避免走在大街上,再有人把她当丐帮帮主,主动给她钱。

凉风吹来,鹿鸣裹紧披毯,虽然并不觉得冷。

温哥华是世界上十大最适合人类居住排名第一的城市,风景如画,气候怡人。

但她还是习惯随身带着条披毯,既可以当垫子用,又可以当披肩用。或许还因为……她及时止住那些一不小心就会泛滥成灾的思绪。

修整完毕,她一手捏紧披毯两端,一手提包,快步离开潜伏的长草地。

鹿鸣回到车上,把包放在副驾座上,启动了车子。

视线不时瞟过旁边的包,她时常有股冲动,踩刹车,把包里的手机翻出来,看看获奖的那张照片,极力克制住。

鹿鸣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回头看前方,脚用力踩油门。

越野车疾驰在无人的林间马路上,速度越来越快。

马路两边的风景迅速往后退,渐渐连成线,最后成了碧绿的汪洋大海。车子像一艘船,劈浪前行。

鹿鸣驱车回到住的小区,上楼之前,去附近一家华人超市购物。

她一进来,店里的导购员,一个黑人小姑娘立马躲进仓库去了。

鹿鸣有些尴尬,小姑娘已经怕了她这个选择性综合症患者顾客。

老板是四川人,一个中年大叔,正坐在收银台前看电脑,忽然发出感叹:

“做啥子呦,又是森林火灾,这得损失国家好多钱啊?”

鹿鸣每次听他说“做啥子”,感觉像说“爪子”。

她站在收银台前,把列好的清单递给他,让他把东西直接打包,这是她购物时避免做选择的办法。

“大叔,你说的是哪个地方?”

“玉仑河,在咱们中国西部,青海、西藏和四川之间的一个森林小镇。”

鹿鸣对这个地名不陌生,刚好是国际野生动植物保护组织雪豹研究小组要去的地方之一,邀请她随行拍摄雪豹。

老板接过清单,用英语朝仓库吼了一句,把躲在里面的黑人小姑娘吼了出来,让她去找东西。

鹿鸣要的东西很快备齐,最后卡在洗衣用品上。

老板问她是要洗衣粉还是洗衣液,并详细解释了两者的优缺点。

“洗衣粉吧,去污力强。”鹿鸣想到经常去野外拍摄,会把衣服弄脏,洗衣粉更合适。

黑人小姑娘把洗衣粉拿来了。

“还是洗衣液吧,容易漂洗。”鹿鸣不去看黑人小姑娘的脸。

黑人小姑娘把洗衣液拿来,准备把洗衣粉拿走。

“等等,我还是要洗衣粉。”她突然又觉得,衣服能洗干净最重要。

收银台上并排放着洗衣粉和洗衣液,鹿鸣左看看,又看看,拿不定主意。

“算了,都买吧。”

黑人小姑娘气得吹鼻子瞪眼,又躲进仓库去了。

四川大叔大笑不止,把洗衣粉和洗衣液都放进了环保购物袋。

鹿鸣付完款,提着购物袋一口气跑回公寓。

两室一厅的公寓,黑白色调,极其简约的设计风格,鹿鸣住一间,另一间是她洗照片用的暗室,厨房一直被荒废。

她洗了个澡,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用洗衣粉还是洗衣液?

纠结半天,最后用了一半洗衣粉,一半洗衣液。

这种小事比较容易解决。那件大事……该怎么解决?

鹿鸣裹了一条干净的披毯,里面没穿衣服,坐在床上,面前摆放着一个摊开的笔记本,左右两页各列举了十条理由。

左边是去,右边是不去。

她手里拿着中国地图,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了半天,最后在去的理由下面添加了一条:

玉仑河离昆仑山很远,碰上的可能性不大。

她迅速在“去”这一页打了个勾。

终于做了决定,鹿鸣长舒一口气。

下一秒,她突然又想到,玉仑河和昆仑山都在中国,都在西部,能远到哪里去?

鹿鸣瞬间焦躁,匆匆把笔记本合上,扔到一边,跳下床,翻出相机,进入暗室。

房间里光线幽暗,横七竖八的晾绳上,悬挂着各种野生动物的照片。

她导出照片,洗照片。

美洲狮捕猎红鹿的照片,缓解了她些许焦躁,却勾起了新的问题。

美洲狮不是雪豹。

她鬼使神差地走到一张照片前,仔细审视照片上每一个细节。

照片上的男人背对着镜头。

远处是高原雪山背景,他脚下是泥沙,周围稀稀落落地种着一些林木,看起来发育并不好。

他张开双臂,身姿洗练挺拔,像一棵苍劲的大树,直入天际。

男人身上没有穿衣服,古铜色的皮肤,和身上随处可见的泥土,让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原始野性的气息。

他身体的线条非常流畅,就像她学素描的时候,就着石膏雕像画的人物画。

尤其臀`部,每一瓣肌肉,火一样灼目。

男人是整张画面的核心,以他为中心,左边是一头雪豹,右边是一只小鹿。

雪豹和鹿都面对着他,但并没有看着他,而是仰着头,微微张开嘴,似乎天上正掉下来什么东西,他们张嘴去接。

雨水。

……

鹿鸣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她脑海里浮现画面定格的那一幕,脸火辣辣的,心也砰砰跳,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

焦躁升级为狂躁。

鹿鸣离开暗室,回到房间,像只困兽一样,来回团团转,却找不到出口。

周笛电话打进来。

接完电话,鹿鸣心念一动,换衣服,化妆,出门。

小森林

小森林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
  • 作者:白一墨

《小森林》小说介绍:八年之之前,雪山高原脚下。他置身荒漠林,身上不穿衣,古铜色的皮肤,每一瓣肌肉火类似灼目,全身散发出原始野性的气息,身姿洗练挺拔,像一棵苍劲的大树直入天际。鹿鸣按下快门,拍下了他的背影。他不想起,这一声咔擦,擦出了如何也灭不了的火。八年之之前,他对他说,你守护你的麦田我守护你。八年后,他对他说,我守护我的森林并守护你。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