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比唱戏的功力小说

第12章 比唱戏的功力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4 19:11:24 作者:金钱大人

虽然今日被润都侯爷摆了几道,但薛棠迅速就调整后好了心态。她非常清楚自己所选择的路,已由严禁自己矫情的话,尽快拿下出城文书,也罢快一点将信送出城去。便,翌日清晨一大早,她就大张旗鼓的忙前忙后出来了。本是交还两块砚台,她却雇了十几名小厮,拉了好几个空箱子浩浩荡荡她深知自己所选择的路,已由不得自己矫情,早日拿到出城文书,也好快一点将信送出城去。。

>>>《侯爷家的美娇娘》章节目录<<<


《第12章 比唱戏的功力》精选

虽说昨日被润都侯爷摆了一道,但薛棠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她深知自己所选择的路,已由不得自己矫情,早日拿到出城文书,也好快一点将信送出城去。

于是,翌日一早,她就大张旗鼓的张罗起来了。

本是归还一块砚台,她却雇了十几名小厮,拉了好几个空箱子浩浩荡荡的去了知县府。

那场面,弄得街里的百姓脖子伸的老长,背后议论纷纷。

“这新官呀,上任也才不久,就有人上赶着讨好了。”

“也不知这是何许人家,若照这般形势发展下去,以后那当官的,不得尾巴翘上天,真是平白败坏了风气。”

“话说前几日,那知县大人上街摆的那个阵仗,十里开外都能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青年中了状元呢。”

这些言语多多少少进了薛棠的耳朵,她坐在轿中正吃着糖葫芦,有些出神,侯爷让自己归还这赝品,除了成心膈应别人,恐怕还带有别的目的。

她可不相信,如此张扬的知县大人,会给侯爷送块假货,这要被别人知道了,那老脸往哪搁?

既不知侯爷在作什么妖,也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今日这一趟,她怎么做都是得罪了知县大人,那还不如直接把事情闹大。

百姓可都以为她送了丰厚的礼,实际上知县大人得到的却是不足一只碗大的砚台。

想想那场面,都有些忍俊不禁。

这一边,知县大人老早就收到了消息,心中好一阵得意。临时还不忘摆谱,坐在大堂之中,有模有样的端着一杯茶喝着。

喝完一口,就忍不住站起身偷偷瞄一眼府门,这般来回踱步着,就听侍从急急忙忙的跑来禀告道:“来了,大人,她来了。”

他连忙正襟危坐,将将把茶端到手里,就见院里风风火火走来一名女子。

女子没等侍从引见,直接大步就跨进了正堂。

起初薛棠心中还没底,直到看见前方那个留着八字胡、小眼睛的中年男人时,她突然觉得这趟来的值了。

没有什么,比膈应死对头更妙的事了。

她径直走到厅内放置的藤椅上坐下,边理着袖子边说道:“张闲仁,别来无恙呀!”

此话一出,站在知县大人身旁候着的侍从立马尖声道:“大胆,大人的名讳岂是尔等随意叫的!”

“哦?难不成大人不叫张贤仁,叫李真闲人?”

张闲仁此时气红了一张猪肝脸。

第一次见送礼如此嚣张之人。

他猛咳一声,对着侍从说道:“罢了,年纪人,还不醒事,跟小女娃计较些啥!”

这给自己台阶下的……

他又说道:“我作为一方父母官,名头早已置之身外,只希望百姓安居乐业,便无憾了。”

啧啧啧,真是说的一本正经还不脸红。

也不知当初是哪位官员,见到街上漂亮的女子,不顾意愿就将其收进房中做了姨娘;

本执掌军饷运送一职,战士在前方拼死拼活时,自己却坐在家中享乐,急送的军资迟迟拖了半月才送去边关,至于军饷的数目,那更是从上到下,克扣少两,被贪污了个遍。

当年薛老将军也是一眼就看出了军饷的异处,他本是直来直去的性子,自己挨饿受点冻也便罢了,但军中的将士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弟兄,这口气怎能咽下?

于是年终回到京中,他便弹劾了张贤仁。

只是张贤仁既敢贪污受贿,哪还会留下证据,等衙门去查时,不过一间简陋的府宅,妻儿穿着破布打丁的衣裳。

任谁看见了,不都以为他清正廉洁,贪污之人另有其人。

随后,张贤仁便整日以泪洗面,活像受了多大的冤屈一般。

薛棠收回思绪,笑道:“百姓能得知县大人的照应,也算是上天开眼了。”

这句话却不知是在夸他还是在讽他。

张贤仁也不揣摩她的意思,拿着茶盖刮了刮杯中的茶叶,问道:“你此前过来是有何事?”

薛棠手上没有茶,学不来他的装腔作势,便弹了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微垂着眉眼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给知县大人送礼罢了。”

张贤仁暗自一喜。果然是送礼的,就说自己乃一方知县,有谁敢不依着他?

只是这喜意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听女子又补充道:“替侯爷来的。”

后者闻言手中的茶杯一抖,差点没有拿住。

近期他早已听说侯爷大肆送礼,其目的不言而喻。

今日见一女娃过来,谁会把他们俩联系在一起?

薛棠再抬眼看时,见到的已是一副老泪纵横的脸。

她嘴角一抽,真想知道他这眼泪来去自如的方式是怎么练的。

“承了侯爷的人情,知县大人也不用这般感动,这礼物我便放在这里了。”

说完,薛棠从小厮递过来的手中拿过盒子,放在了桌上。

张贤仁也不哭了,出于疑惑好奇,他偷偷看了一眼盒子里的物事,这一看他却是吓了个机灵。

上回就听闻侯爷得了一块宝贝,一方砚台,此砚价值千两,莫非就是这块?

这大伙都知道,只要得了侯爷的礼,必定是要回礼的,而此时这礼物,却是众官之中送的最贵的,这是想要坑他多少银子?

然而他虽一官做大,却是不能跟皇室之人作对的,谁不知润都侯爷家世显赫?连那宅子都是皇帝老儿御赐的府邸,就说他爹,也是朝中的风云人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呀!

就这背景,就算把他府上掀了,他也说不得二话。

他拭了拭脸上的泪痕,侧身对侍从说了两句,不久,薛棠就看见两名小厮搬着箱子进来了。

女子有些懵,不知何故,就听张贤仁说道:“姑娘过来瞧瞧,这些可还满意?”

小厮顺着他的话打开箱子,屋中立时被照的金光闪闪,差点再次闪瞎了薛棠的眼睛。

这跟昨日所见一模一样,侯府花园的银子,该不会就是这般来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薛棠既震惊又愤怒,虽说她见不得当官的贪污,但没想到,贪污的大头原来还在后面。

话说那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竟是这般小人,简直让她叹为观止。还故意让自己上门来这一趟,这是嫌自己贪污贪的不好意思呢?

她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汹涌而出的气愤,勉强露出一抹笑意道:“这钱数怕是不够。”

既然侯爷他老人家这般明目张胆上官家索要银两,她也没必要留情面,索性把这些得来的银子,回头分发给平民百姓,换一袋粮食也是顶好的。

张贤仁顿时露出一张苦瓜脸:“这还不够?张某可是把府中积攒的银钱都拿了出来!姑娘可怜可怜我这当官的吧,本来一年的俸禄就那么多。”说完,他又开始抹泪。

“得了,听你这话的意思,可是觉得皇帝老儿少了你的俸禄?”薛棠却是毫不留情。

昨日她可都听桃夭夭说了,这府上的宅子只是偏房一偶,实际张贤仁在南郡城内,东南西北都置办了好几处,名下田产店铺遍地。这点银两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几餐饭的蝇头。

“姑娘严重了,皇帝顾虑的是天下人。我们这做官的,本就是为民服务,俸禄多少也无足轻重。”张贤仁一听,连忙澄冤,他可不想平白无故背了嫌弃俸禄的罪名。

他又道:“这银子真就这些了,姑娘也是瞧见了,张某府上连件值钱的玩意儿都没有,一年到头,勉强混口饭吃罢了。”

呵,还真把他在京城时候的样子带过来了。

怕他之前的正四品官也是不好做,不然也不至于连降几职,做了一方知县。

侯爷家的美娇娘

侯爷家的美娇娘

  • 状态:连载
  • 类型:言情
  • 作者:金钱大人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甜宠1V1】都说人生不顺心十有八九,薛棠但求那一二,却,事与愿违;她出阁之年,则表示拒绝所有求娶,一门心思追随者穆云麾使,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她放下自己过往,又因一封密信卷入围杀,为求保命,没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搂住某侯爷的大腿,怎奈归顺的,却自己的冤家……风水轮流转;当年则表示拒绝她的穆云麾使突然省悟,穷追不舍。薛棠则表示: 这位兄台,你这是闹哪出?而本来以谋算她为乐的某侯爷不知道何时将她算进了心里,就对她视若珍宝。薛棠: 额……侯爷,你,你靠得太近了!!!温馨浪漫提示:本文虽是正剧,而已作者无节操,历史背透过光线投射在床帏女子的身上,一袭大红嫁衣,外罩金纱霞帔,腰系红绸,剪出姣好的身形,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女子的面貌,只瞧见她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有些紧张的搓着。。

养老婆的代价 奕王 只许你宠我 续前尘之仙剑缘 我从太空归来 中心之国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一统僵山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