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小说

第20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4 19:11:25 作者:金钱大人

“昨日前去何事?”白十景瞟了几眼薛棠冻得红彤彤的手,有些身心愉悦的抱起了桌上的暖手炉。薛棠死死地的盯着他怀中的手炉看了几眼。好一会儿才回道:“此前是来则表示歉意,多次讨扰侯爷府上,已导致诸多不方便,过几日我便返京了。”白十景将信将疑的看了她几眼,这倒薛棠死死的盯着他怀中的手炉看了几眼。。

>>>《侯爷家的美娇娘》章节目录<<<


《第20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精选

“今日前来何事?”白十景瞟了一眼薛棠冻得红彤彤的手,有些愉悦的抱起了桌上的暖手炉。

薛棠死死的盯着他怀中的手炉看了几眼。

好一会儿才回道:“此前是来表示歉意,多次叨扰侯爷府上,已造成诸多不便,过两日我便回京了。”

白十景将信将疑的看了她几眼,这倒跟他想的有所出入。一直以为她连着好几日送礼,是有事求于自己,难不成是以退为进?

再看薛棠,似真的下定决心,说完这番话便准备告辞离去。

突然一身轻松,倒叫白十景有些不习惯了。

然而不及多想,府上突然闯进来一名黑衣人,白十景眯眼看过去,心中冷哼。

想他府上虽是看着松懈,却是暗地里戒备森严,敢闯进他侯府的人,除了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平日也就颜子萧一人了。

薛棠当时离门近,正好挡在白十景前面,于是灵机一动,当即充当好汉,上前摆好姿势与之对歭。

黑衣人似心血来潮,拔出手中的剑就向女子刺来,薛棠帅气的姿势也就维持了一瞬,便满屋子跑起来了。

白十景:“……”

不过片刻,随着“砰”的一声响,屋中出奇的陷入了安静。

三人同时向地上看去,就见本在盒子里的玉扳指掉在了地上,裂开了缝。

假扮黑衣人的颜子萧暗道不妙,原是跟薛棠商定弄坏白十景的古玩,而被迫留下。

以白十景爱其如命的性子,肯定会让薛棠赔偿,她再借故说没钱,以随侍身份为由给白十景鞍前马后,等到了京城再想办法开脱。

可他万万没料到,薛棠不弄坏则已,一弄就将白十景最喜爱之物摔坏了。

颜子萧抽空给女子递了记自求多福的眼神,在某人还没爆发之前,当即偷偷的溜走了。

留下白十景和薛棠大眼瞪小眼。

半饷,薛棠顶着男子黑透的俊脸,战战兢兢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她跟颜子萧商定的时候也想过,未免赔偿太多,到时候就随便弄坏一个不怎么值钱的物件,然而,天不遂人愿,她偏偏脚底一滑,将桌上的盒子打倒在了地上。

女子一看地上的玉扳指就知道价值不菲,果然,害人终害己,一失足成千古恨。

白十景想起之前在手中还来不及多玩一会儿的扳指,就有一种上前掐死面前女人的冲动。

女子忍不住摸了摸凉嗖嗖的脖子,迈步上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许久,白十景阴森森的问道:“想好怎么赔了吗?”

薛棠小心翼翼的问道:“赔钱?”

白十景不禁冷笑:“御赐的贡品,你觉得是钱可以赔的?”

女子一听,整颗心凉了半截。

就冲“御赐”和“贡品”两词,钱确实赔不了,唯有命一条!

可她不想死。

薛棠当即痛哭流涕道:“侯爷恕罪,民女年纪轻轻,未及婚配,不想就这么早早的死去,还请侯爷饶命,愿做牛做马报答侯爷的恩情。”

她暗自掐着手臂硬逼着自己流出了眼泪,觉着今个儿怕是把张贤仁的八分功夫都学去了。

白十景漠然的瞪着她哭了半天,才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本侯可要好好看看,薛姑娘的诚心呢?”

女子立马坚定点头,立誓道:“以后侯爷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一定义不容辞,肝脑涂地。”

于是白十景宣墨文文找来了一个算盘,做样子般快速的拨了几下,冷淡的说道:“抹了零头,你还欠银八万两!”

薛棠:“……”

上一秒谁说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说到钱,自她爹辞官归隐,携着自家媳妇儿两人,隐世独居逍遥过日子之后,独自扔下女儿她一人,还有一堆银子和一封信,美其名曰,父母外出,儿莫挂念!

自此,她对银子有了说不出的执拗且心心相惜之情。

而今日,一下子负债这般多,还顶着刀悬脖子的危险,只觉得血亏也没这么伤人。

只是薛棠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命运在此刻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自从摔坏了玉扳指,女子就过上了“牛马”一样的生活,一日之间变成了两种世界。她包揽下侯府大大小小的活,一忙就是晨曦初升,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侯府随处可见,女子在露天之下,沐浴着寒风,洗着一堆衣物,而某侯爷则搬了个贵妃椅,坐在窗边,旁边放着炭火,悠闲自得的拿着书卷看着,时不时的往窗外瞧一眼女子。

亦或者,女子擦着桌子,扫着院落,而某侯爷,抓了一大把瓜子磕着,从前院到后院,扔了一路。

更甚之,女子刚回到自家府上,结果某侯爷飞鸽传书唤她前来,不为别的,就让她讲故事。

她真想说,他堂堂侯爷怕是闲得发慌。

有一次,她直接罢工不干了,结果男子无情的说道:“本侯今日不满意,扣除十两银。”

女子想起之前敲定的每天干活五两银子,小声嘀咕道:“侯爷没说不满意就扣工钱呀!”

白十景睨着她:“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侯爷若是天天不满意呢?”女子不死心道。

“本侯是那种会苛扣银子的人?”

“侯爷此时正在做。”薛棠道。

白十景冷了语气:“做了又如何?”

“侯爷这样未免惹了闲话。”

白十景道:“你不说没人会知道。”

薛棠一噎,缄默无言。

安静了半晌,他看向一旁默默杵着的女子,因她低着头,无端显出一丝落寞,终是忍不住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将工钱改成工期!”

女子初算了一下,若是照这样还下去,猴年马月都还不清,改成工期,倒是省心很多。不由问道:“什么办法?”

白十景道:“你去京城的目的?本侯要听实话!”

“工期为多少?”薛棠确认道。

“若是诚心,工期一年,若是撒谎,”他轻敲桌面,慢悠悠的说道:“损坏御赐之物的罪责,本侯也替你担当不起!”

他不去做商人真是可惜了人才!

女子踌躇了一会儿,说道:“其实去京城探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送信。”

“给谁送信?”

“侯爷还是不要过多知道的好!”薛棠声音渐小。

“看来罪责还需更多的人知道。”白十景扔下手中的书,起身欲走。

侯爷家的美娇娘

侯爷家的美娇娘

  • 状态:连载
  • 类型:言情
  • 作者:金钱大人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甜宠1V1】都说人生不顺心十有八九,薛棠但求那一二,却,事与愿违;她出阁之年,则表示拒绝所有求娶,一门心思追随者穆云麾使,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她放下自己过往,又因一封密信卷入围杀,为求保命,没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搂住某侯爷的大腿,怎奈归顺的,却自己的冤家……风水轮流转;当年则表示拒绝她的穆云麾使突然省悟,穷追不舍。薛棠则表示: 这位兄台,你这是闹哪出?而本来以谋算她为乐的某侯爷不知道何时将她算进了心里,就对她视若珍宝。薛棠: 额……侯爷,你,你靠得太近了!!!温馨浪漫提示:本文虽是正剧,而已作者无节操,历史背透过光线投射在床帏女子的身上,一袭大红嫁衣,外罩金纱霞帔,腰系红绸,剪出姣好的身形,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女子的面貌,只瞧见她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有些紧张的搓着。。

专宠小毒妃(下) 贵妇命 排球少年之ACE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隋唐君子演义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都市国术女神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