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侯爷老人家不好骗小说

第27章 侯爷老人家不好骗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4 19:11:26 作者:金钱大人

等墨文文一走,薛棠淡定从容的取下额上盖在的巾帕,幸亏刚突生一计,虽然白十景了答应下来带她回京,但保不许会试探性她。没想起还正中下怀,之后虚情假意以门客的身份晋见他,倘若自己不假装生病,真与他下围棋,保不准会被他意外发现端倪。当然对于自己的棋技,她可一点儿充满自信心没想到还正中下怀,之前假意以门客的身份面见他,若是自己不装病,真与他下棋,难保不会被他发现端倪。。

>>>《侯爷家的美娇娘》章节目录<<<


《第27章 侯爷老人家不好骗》精选

等墨文文一走,薛棠淡定的取下额上盖着的巾帕,幸好刚刚突生一计,虽说白十景已经答应带她回京,但保不准不会试探她。

没想到还正中下怀,之前假意以门客的身份面见他,若是自己不装病,真与他下棋,难保不会被他发现端倪。

毕竟对于自己的棋技,她可一点自信心都无。

“小姐,你这莫不是为了防着侯爷。”桃夭夭恍然大悟道。

薛棠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

而这边,墨文文禀告完,白十景就深了眸色:“可说是何病?”

“说是操劳过度!”墨文文纠结的说道。

若不是看着薛棠病着,他真觉得她是故意针对侯爷,虽说这段时间府中大大小小的活全让她做了,但最后,没有一件不是他收拾烂摊子的。

能把厨房着火,衣服洗丢,书架弄翻,柜台擦坏……桩桩件件,都让他叹为观止。

白十景嗤之以鼻:“既是如此,日夜兼程,恐对她身体更不益,不如就将薛姑娘的马车停于路边,自行回府吧。”

墨文文不忍道:“属下看薛姑娘是真病着……”

轿帘蓦地被掀开,白十景冷淡的看着墨文文:“如今你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墨文文暗自懊恼,可不呢,短短数日,他确实对薛棠改观不少。

可能他没见过有人能把厚脸皮当作是一种优点吧。

等墨文文将白十景原话转述给薛棠后,薛棠不能淡定了,顿了顿,她压着嗓子柔弱的说道:“若是侯爷要以这种方式执意对弈,我岂有不从之理。”

说完,薛棠白着脸下了车,走至前面那辆马车,请示道:“侯爷,可是要在这露天之下对弈?”

“进来吧!”轿中之人寡淡道。

薛棠踌躇了一会儿,掀帘进轿,顺着外面带过来的风,她咳嗽了几声。

白十景皱眉看着她。

薛棠避其视线,看向一边。

不看还好,一看薛棠就更不淡定了,这哪是出行?

轿中铺着厚厚的绒毯,四壁用上好的棉布包了好几层,别说风进来,刀进来可能都要用点力。

轿中宽敞的可容好几人坐着,而正中间,放着一个茶几,茶几上烧着一壶热水,徐徐的冒着烟,薛棠透过缭缭烟雾,看向侧躺在狐绒毛毯上的人,心中暗道,这明明就是享福来着。

正在享福的某人冷了眸色。

薛棠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正抠着轿壁镶嵌的一颗珠子。

薛棠讪讪的收了手,正襟危坐:“侯爷不是说要下棋吗?”

她自进来之后,就没看见任何棋盘的影子,不禁疑惑。

白十景打量般的看了她几眼,见她面色虽略带苍白,但眉眼清澈,倒不似病态中的人,想必是故意装病为之,既是如此,他何不陪她演演戏?

于是他坐起身,用手按了一下隔板,随后就移出一块案板,案板上端正放着一盒棋盘,他顺手摊开,将棋子递给她。

薛棠略显诧异。

一手接过他递来的棋,心中思虑着,对方明显有备而来,待会儿看来要想办法周旋。

“该你呢!”白十景看她迟迟没动作,提醒道。

薛棠只好落了子。

只是,随着对方每一步棋落下,她渐渐感到吃力起来,若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

无意看了一下茶几上烧着的茶,她转移对方注意力道:“茶水热了,要不我先给侯爷温一杯茶。”

不等白十景回复,薛棠就自作主张的去了茶几边。

后者先是皱眉,而后看着她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烫杯温壶,放茶洗茶冲泡,然后封壶。她姿态娴淑,仿佛早已习惯了如此。

之前他并未留意她会这个,毕竟连唯一沏的一杯茶都差点泼在了墨文文身上。

白十景不由问道:“你会茶道?”

“略懂一二”,薛棠将泡好的茶递给他。

白十景迟疑了一会儿,接了过来。

因茶盅比较小,两人手指不可避免的触碰了一下。

不经意间又回想起昨日牵手时带来的悸动,薛棠微微有些不自在,咳嗽两声试图转移莫名其妙的思绪。

白十景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饮了一口茶。

顿时,茶香四溢,唇齿留香。

白十景挑眉道:“薛姑娘怀才不漏。”

这句话隐含调侃之意。

薛棠仔细一想,这段时间侍奉他,确实没有做好一件事。

“现在茶也喝了,继续吧!”白十景品了一口,放下茶杯道。

薛棠僵硬着一张脸,心中很想求饶,但为数不多的自尊警醒着她继续。

于是两人又接着下棋。

薛棠捏着棋,看着自己这边被对方的棋围得水泄不通,越发苦了脸色,只恨自己学艺不精,要不然,也不会被逼得退无可退。

白十景暗中观察着她,也不急着催促她落子,只等着看她如何收场。

天气仿佛看出了薛棠的窘迫,突然一阵狂风席卷过来,刮得轿中窗帘高高扬起,白十景伸手将栏窗放下来,遮蔽了外面的风。

薛棠趁乱伸手关另一边的窗子,衣袖故意带落案板上的棋子。

只听“哗啦啦”,棋子落地。

白十景眯眼一看,却见某人还在吃力的关着窗子。

“外面风实在太大,这扇窗关不紧。”薛棠向白十景投去求助的目光。

这句话并不是胡诌,而是实话。外面本是暖阳的天气一下子转阴,北风呼啸,地上落叶被刮得横飞直撞。

白十景兀自观赏了一会儿风中凌乱的她,这才慢条斯理的拉了拉一侧的珠绳。

栏窗自动关闭,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薛棠瞠目结舌的看着,犹记得,上次巷子遇险也是这样。

待窗子一关,轿内便亮起微微绿光,薛棠错眼一看,才发现那处亮着的光,正是刚刚进轿那会儿,自己抠了几下的珠子,若没猜错,那是不可多得的蓝海夜明珠。

果然,她还是低估了这辆马车的价值。

越往前行,天气骤劣,不多时,就下起大雪来,风雪交加,马行受阻。

墨文文在轿外询问道:“侯爷,属下瞧这天气不宜继续前行,是否找一处歇脚地?”

“去琉璃庄!”白十景不紧不慢的说道。

薛棠先是一愣,后一喜,那她岂不是可以见到柳箐箐呢。

于是一行人向北行了不到十里路,就见到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客栈。

侯爷家的美娇娘

侯爷家的美娇娘

  • 状态:连载
  • 类型:言情
  • 作者:金钱大人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甜宠1V1】都说人生不顺心十有八九,薛棠但求那一二,却,事与愿违;她出阁之年,则表示拒绝所有求娶,一门心思追随者穆云麾使,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她放下自己过往,又因一封密信卷入围杀,为求保命,没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搂住某侯爷的大腿,怎奈归顺的,却自己的冤家……风水轮流转;当年则表示拒绝她的穆云麾使突然省悟,穷追不舍。薛棠则表示: 这位兄台,你这是闹哪出?而本来以谋算她为乐的某侯爷不知道何时将她算进了心里,就对她视若珍宝。薛棠: 额……侯爷,你,你靠得太近了!!!温馨浪漫提示:本文虽是正剧,而已作者无节操,历史背透过光线投射在床帏女子的身上,一袭大红嫁衣,外罩金纱霞帔,腰系红绸,剪出姣好的身形,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女子的面貌,只瞧见她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有些紧张的搓着。。

养老婆的代价 奕王 只许你宠我 续前尘之仙剑缘 我从太空归来 中心之国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一统僵山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