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恨相逢3魅妃恨倾城小说

恨相逢3魅妃恨倾城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3 09:16:48 作者:忧然

好似轻描淡写的一句,戴了无比的温柔和娇媚,欧阳夙方豁然大惊,更惊讶于自己的一时晃神,连忙一个转身,男的力道,令他轻易挣脱开女子的怀抱,他转身望着他,惊异的眼睛,不能掩饰的慌乱,欧阳夙别开身,竟不能直视他似水柔情的眼睛神。“纤纭,欧阳叔叔……有

>>>《魅妃恨倾城》章节目录<<<


《恨相逢3魅妃恨倾城》精选

好似轻描淡写的一句,带了无比的温柔与娇媚,欧阳夙方豁然大惊,更惊讶于自己的一时晃神,连忙一个转身,男人的力道,令他轻易挣脱开女子的怀抱,他转身望着她,惊异的眼,不可掩饰的慌乱,欧阳夙别开身,竟不可直视她似水柔情的眼神。“纤纭,欧阳叔叔……有些醉了。”欧阳夙避开她凝视的眼睛,向琴台边走去,纤纭却闪身在他的身前,拦住去路:“我喜欢你!”修长身子明显一僵,欧阳夙神情一肃,眉峰忽的紧锁:“纤纭,不要胡闹。”“我没有胡闹!”纤纭眼神沉定,秀眸生澜:“欧阳夙,我喜欢你!在这世上,我只愿听从你一个人。”她眸如玉烟,似一泓碧泉清澈流情,欧阳夙眉心紧致,低一低眼,忽而涩然一笑:“欧阳叔叔也喜欢你,你便和叔叔的女儿一般。”纤纭目光陡然一冷,绝色容颜如被霜雪覆上层浓郁的凉薄:“你明知……我并非看你作叔叔!”欧阳夙抬眸,望纤纭秀眉凝霜:“我要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我沐纤纭对天发誓,此生此世,此心不渝!”欧阳夙一怔,不曾料她竟如此直接,纤纭的眼神,仿佛林涧细流,流动淙淙清冷又可穿石的温柔。片刻,欧阳夙方道:“纤纭,你还小……”“我不小了,我已满十六,早可以嫁人了!”纤纭打断他,眼中明光莹润。“可是纤纭……”欧阳夙无奈一叹,眸中隐有沉重之色,望着纤纭晶莹欲碎的眼眸,欲言又止。“可是什么?”纤纭望着他,从小,她似从未有过今日这般热烈的眼神,殷切的目光流连在欧阳夙闪烁无定的神情中,可那神情,渐渐暗淡,欧阳夙深如幽潭的眼亦缓缓闭住:“纤纭,我……只能是你的欧阳叔叔!”从来温柔的嗓音,此刻冰冷如霜。真相总是残忍!纤纭怔住,许久,屋内皆只有淡淡青木香烟袅袅升腾。“不!”终于,纤纭上前一步,纤指紧紧抓住欧阳夙青衫衣袖:“不!你喜欢我的,从小,你看我的眼神,便和看着别人的不同!包括姨娘!”欧阳夙紧闭双目,任由女子恣意摇晃他的身子。“你骗我!也骗你自己!”纤纭无法撼动他分毫,眼神却锐利如刀:“欧阳夙,你自欺欺人,否则……你为何不敢睁开眼睛看着我!”欧阳夙心头一颤,漆黑眼前,反复萦绕这九年来的种种种种,脑海流光碎影穿梭如昨,他似方才赫然发觉,纤纭对自己,果真是与众不同的!人前,她是冷若冰霜的千年雪莲,可唯有面对自己时,她的笑容便如春风漾入碧波明湖,潋滟流光。可是……欧阳夙忽的心内大乱,这么多年,他眼看着她从七岁的小女孩,长成亭亭少女,却从来都将她如女儿一般看待,怎知世难预料,从不曾想,她竟会是这般心思……“你看着我!看着我!”纤纭声音已然哽咽,却坚决如初:“我要你看着我!”“看着你又怎样?”欧阳夙终是强自定下心神,睁开双眼,映入女子片刻惊诧的目光。九年来,他从未对她如此疾言厉色过!缓缓垂首,声音转为低柔,却无奈叹息:“纤纭,不要任性,你是与人接触太少,我会去与红绸说,不能……再叫你过这样的日子!这是不正常的!”紧紧抓住他衣袖的手渐渐松缓,欧阳夙抬眼,但见女子一双泪眼,泪珠滴滴流淌,晶莹犹若珠玉跌碎在凝白面容上,刹那凌乱如雨。欧阳夙心中一痛,纤纭的目光,总能轻易刺痛他内心柔软的一处,从小便是,也便要他对她多出一分别有的怜惜,可却不想,这怜惜,竟会害了她,令她痴狂至此!这……绝非他的本意!亦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预料的!欧阳夙终究心疼,劝道:“纤纭,回去吧,你还小,只是不懂自己的心!”“是你不懂!”纤纭咬紧红唇,泛出淡淡白色:“是你不懂你的心!”“纤纭!不要再任性!”欧阳夙突而板起面孔,表情肃厉,纤纭一怔,望着他,随即冷笑:“不要任性?哼!可以劝我不要任性的人,只有欧阳夙!你是谁?”如霜眼眸,泪水凝然。欧阳夙凝望着她,垂首,肃然神情亦渐渐转为冰冷:“我是……欧阳叔叔!”坚决的目光,对上涟涟泪眼,一瞬之间,仿佛凝结了彼此气息中仅存的微弱温度。天地仿佛崩塌眼前,九年来,自己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天地,终于……一夕塌陷!纤纭只觉周身一软,立即被一双手稳稳扶住,心头更如刀割——这双手,曾扶持自己走出过人生最阴暗的时光,可如今,却反戈一击,又生生……撕扯开自己的心!转眸瞬间,泪落潸然。“你可知……姨娘方才被何人叫去?”纤纭目光悲绝,泪水仍如窗外飘零的白桂。欧阳夙凝眉不解,纤纭冷声道:“林间,目睹我杀林保风之人!”欧阳夙骤然一惊,纤纭目光便移落在琴案流光零星的琴弦上,继续道:“他对姨娘说,三日后,他定来‘胭脂楼’看我一舞,并掷下重金!”“那……红绸怎么说?”欧阳夙心头一紧,习惯性扣住纤纭细肩,纤纭侧目一望,欧阳夙惊觉,连忙松手,缓缓移开目光,纤纭冷笑道:“姨娘叫我出舞,并且……那一晚,属于我!”纤纭一字一顿,犹如针尖儿!欧阳夙一怔,随而豁然开朗——原来!原来如此!适才,纤纭一切的痴狂举动似乎都有了答案!身在“胭脂楼”八年,却从不曾见客的她,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亦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说出了深藏心中九年的秘密吗?!欧阳夙连忙道:“纤纭,不可以!你……你该有自己的决定,你可以不必任何事都听从于红绸,况且……”“况且,林保风尸体离奇失踪,若按常理想,官兵早该查到‘胭脂楼’来,却为何迟迟不来?”纤纭凝视他,欧阳夙俊朗眉眼掠过思索万千,许久,不语。纤纭淡淡道:“你也曾说,那人既知林保风为征将军,便必定不简单。”“你是说,林保风尸体失踪与他有关?”欧阳夙略一思量,急声道:“那么……你便更不该去……”“我说过,可以阻止我的人……只有一个!”纤纭疼痛纠缠的眼神望进欧阳夙眼中,欧阳夙神思一晃,纤纭目光便化为冰凉霜水:“欧阳夙!这世上,只有欧阳夙一人可以阻止我出舞,因为……我只为他而冰清玉洁,只为他而守身如玉,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死又何惧?”欧阳夙身子一震,纤纭的眼神,似冰雪初融的晚冬寒梅,不可否认,心头有莫名撼动,可终究不过浅浅一叹,目光望向窗外渺然天际!纤纭冷冷一笑,那笑却痛彻心扉:“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沐纤纭要么是你女人,要么……便沦为舞女歌姬!”一字一句,一声一泪!拂袖,转身出门,九年来,纠结于心的彻骨情意,便被关掩在一扇轻薄的房门之中。纤纭泪落如雨——欧阳夙,你可知道,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千百倍!我因你……才会珍惜自己!
魅妃恨倾城

魅妃恨倾城

  • 状态:完结
  • 类型:历史
  • 作者:忧然

一夜灭门,他从将门千金沦为舞女歌姬,他的心目中,只有报仇的信念,他以为,他的感情在哪一夜已经泯灭!可是他的出现,却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阳光! 他,一个大他16岁的男人,一个视他为女儿的男人,他却肯为他付出一切。 在他离去的哪天,心也死了,他的仇恨更加刻骨,他…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