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分身情人单身爱》第三章小说

《分身情人单身爱》第三章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10 00:56:59 作者:梧桐阅读

吴小梅安迪小说名叫《分身情人单身喜欢》,提供吴小梅安迪小说最新章,吴小梅安迪小说在线阅读。分身情人单身喜欢小说吴小梅安迪节选:吴小梅打电话:“吴小梅,安迪又趴下了您不要来了,自己与吕伟会把她送回家的,您不要担心…

>>>《分身情人单身爱》章节目录<<<


《《分身情人单身爱》第三章》精选

吴小梅安迪小说名字叫做《分身情人单身爱》,这里提供吴小梅安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分身情人单身爱小说精选:廖不凡说:“安迪,我现在很担心你呀。我担心你会不会疯掉。”安迪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疯掉了的。”廖不凡说:“你们还是分手吧。这两句话,我早就看过了,在哪看的不记得了,反正好象是很流行的,但是这两句话是用来恋人间开玩笑,调节气氛的,你却那么的痛苦,我看你们还是赶快分手吧。”“嗯,我要分手,我要分手,我一定要分手”话还没有说完,安迪已经趴下了。廖不凡掏出电话来,马上给吴小梅打电话:“吴小梅,安迪又趴下了你不用来了,我和吕伟会把…

廖不凡说:“安迪,我现在很担心你呀。我担心你会不会疯掉。”

安迪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疯掉了的。”

廖不凡说:“你们还是分手吧。这两句话,我早就看过了,在哪看的不记得了,反正好象是很流行的,但是这两句话是用来恋人间开玩笑,调节气氛的,你却那么的痛苦,我看你们还是赶快分手吧。”

“嗯,我要分手,我要分手,我一定要分手”话还没有说完,安迪已经趴下了。

廖不凡掏出电话来,马上给吴小梅打电话:“吴小梅,安迪又趴下了你不用来了,我和吕伟会把他送回家的,你不用担心你不用担心,今天终于毕业了,他太高兴了,所以就喝醉了没有,没有说你的坏话,他是会说你坏话的人吗?你不用担心了,不麻烦不麻烦,我们和他是兄弟嘛。嗯嗯,好吧,就这样吧。你也早点休息。”

把安迪送回家后,我们俩人散着步回学校宿舍,反正还没有到十二点钟的。

我说:“我一直奇怪,你怎么会跟吴小梅处得象姐妹一样的呀?难道是你的性取向有问题?”

廖不凡说:“别胡说。说给你听也没有什么。有一次,安迪和吴小梅吵得很凶,还是当着我们吵的,你还记得吗?那天是周末,我们俩个在说要跟着同学们一起去爬西山龙门,安迪也要去,吴小梅不让他去,说是谈着恋爱的人去了回来就会分手的。安迪非要去,就说分手就分手。吴小梅就哭了,那次哭得很伤心。你去追安迪,我留下来劝吴小梅。结果,吴小梅说,她想靠着我哭一下,但是她又不能靠着除了安迪以后的男人哭的。我就跟她说,那你就不要当我是男人吧,就当我是女人,是你的闺蜜,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靠着闺蜜哭的吗?结果,她就靠着我哭了一次,之后我们就处成姐妹了。”

我说:“不凡,你给我说老实话,你喜欢吴小梅吗?”

廖不凡脸有点脸了,半天没有说话,之后说:“是,我喜欢她,我一直都喜欢她。她看上去很坚强,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她为安迪做的那些事,看着是很强势的女人,其实不过是个痴情的女人罢了。因为太痴情了,所以事事都想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安排好,让他顺顺利利幸幸福福的过好这一生,这也有错吗?”

我说:“哎,你和安迪如果能换换就好了,你们两个人,不,你们三个人都能幸福了,那样该多好呀。”

“嘿嘿,谢谢你了。我替他们俩个也都谢谢你了。可是,这是不可能的。我要回去了,我在这里看着他们俩个这样闹腾,我心里也难受。我难受了还不能象安迪一样的,抓着我们两个想说就想个不停。我如果把我难受的心里话说出来,倒还要成为千古罪人的。”廖不凡感慨的说。

没想到,在毕业时,还能听到廖不凡吐露心声,我听了也替他为难着,理解了他有些让我看不起的地方。我拍拍他的肩说:“兄弟,不容易啊。”

第二天,我和廖不凡把东西放到安迪家,他们就陪我出去找工作了。因为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了,听安迪说,在五华体育馆和拓东体育馆都有招聘会,所以我一早就赶过去看了。因为,我们还没有毕业前就来进过这种招聘会里看过,一般说是星期六星期天开展的,好一点的单位在星期六早上就会招到人,次一点的星期六下午就会招完,能留到星期天的单位一般是不好的,或者是待遇非常低的。所以,我们一大早就来了。

市体育馆的人很多,在大门处有个卖票的桌子,我们买了三张票后就去排队了。排着队的人神情都有些苦闷的样子,皱着眉,不开心。大多数是二十出头的人,极少有几个是四十左右的男人。

“要不要一起找个工作一起去同一个单位呀?”我问安迪说。

安迪已经没有了昨晚雄心壮志的威风了,他今天垂头丧气的说:“哎,我还是再等等看吧。如果我现在就找了工作,吴小梅那个女人是有可能会冲到我新单位里去闹的。我可不想走到哪,脸就丢到哪的。”

我听了,很同情安迪。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逼到这个份上,也是可怜呀。我看了廖不凡一眼,他的表情很不以为然。

说是九点钟开始的,到了九点还没有开门,队伍已经排了很长了。大家开始骚动起来,好几人在吼叫着,质问门口的一个中年大妈怎么还不开门。大妈也不理会,装成个聋子。

过了几分钟,大妈接了个电话后,又来了四个保安一样的人,两边站两个,打开门开始剪票。我们被后面的人推挤着,前面的人对我们吼着“挤什么挤,赶死呀?”

我们很想生气,但是,我们心情不好,没空生气。

据说,来参加招员工的单位有好几百家。挤进去后,看到一个大榜上写着什么什么单位招什么什么人在几号桌。安迪说:“边看了,顺着排着队过去看吧。有中意的单位再停下来就是了。”

的确,挤进了大门后,招聘单位在观众席的过道上把桌子排成一个圆圈,我们来参加被招聘的人是在圆圈里的。大家依旧排着队往前面走,一张桌子一个单位,单位名称、招聘岗位、招聘条件都写在一个板子上,让来人一目了然。

这些岗位中,招业务员的很多,底薪很少,加提成,其他就是会计也不少,保安,还有家政公司也有好几家。我们排着队走了一会儿后,我不耐烦了,挤了出来,安迪见我出来后,也跟着出来。廖不凡不出来,他说:“吕伟,你去那个公布榜上看看有没有你中意的单位和岗位,我在这里给你排着队看着,有好单位,我马上打电话给你,你就顺着这条队伍来找我就是了。”

我答应了,和安迪又回到才进招聘会的入口的大榜那里。

安迪说:“我发现廖不凡越来越耐心了,耐心得象个大姑娘。”

我说:“我倒觉得他越来越好了,凡事肯为别人考虑,为别人着想。象刚才我们排队一样,又没有自己喜欢的岗位,还要慢慢的向前挪动着走,心急的人不得给活活急死,他还肯替我去排队,真是个好人的。”

安迪说:“那么,意思是我不是好人了?”

我说:“你神经病呢。那我也不愿意排队了呀,你不是好人,我也陪你不是好人,行了吧?你不会是还吃醋了吧?”

安迪笑了起来,小声说:“别说得那么大声,人家会以为我们俩人是同志呢。”

我说:“哎,‘同志’两个字,我第一次知道它的意思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喜欢这两个字呀。现在被你们这些坏人弄得污七八糟的了。”

安迪叫着:“什么叫我们这些坏人弄的呀?是我弄的吗?是我第一个叫出来的吗?”

我说:“好好好,不是你不是你,安大爷,我们好好看榜吧,如果没有好单位,趁早把廖不凡叫出来,我们赶快到拓东体育馆去看看。”

大榜下人很多,大家仰着头找自己的饭碗,象是一群正在等着发救济粮的可怜人。

我和安迪分好,他从前面看起,我从后面看起。当我们两个从两边看到中间时,还是没有看到有一家中意的单位。

这时,电话响起来了,是廖不凡。接通后,他声音很急的说:“吕伟,快过来,快过来,这里有家文化传播公司,你们快点过来呀。我现在前面还有两三个人就要到我了呀。快点过来。”

我们答应着跑过去后,看到是家什么腾龙文化传播公司,招聘责任编辑,要求中文系本科生,二十岁到三十五岁,名额是两名。这条招聘信息还有点靠谱,廖不凡走出了队伍,换我进去。于是,后面好几个人叫骂了起来,安迪马上去“招呼”那几个叫骂的人。安迪平时跟吴小梅吵架从来没有吵赢过,所以跟我们在一起时,只要有架可吵,他都上,一般情况下他都能赢。

“请问,你们这文化传播公司的责任编辑主要是做些什么呢?”排到我时,我问坐在桌子后面的一个秃头男人。

“你是中文系本科生毕业的?是的,前几天才毕业的,你看,这是我的毕业证。”我忙满脸堆上的递上我的毕业证。

“嗯,好的好的。我们的责任编辑这个岗位很重要,担子很重,所以我们会对来应聘的人进行一些考察。”那个男人说。

“您说,贵公司要考察什么呢?如何考察?”我问。

“新进来的人,先去完成印制名片的任务,一盒名字三十元,完成一百盒后,就是一名有责任的心的人了,到那时,我们再考虑你是不是够资格做一名编辑。”那个男人慢悠悠的说,看上去很漫不在心的说,但是他偶尔抬头看我一眼时,眼光却是迫切的。

“你的手上不是已经有好多份资料都让人来试用这个责任编辑了呀,那么,你们只要两名,这么多人又怎么聘上呢?”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小姑娘眼睛很尖,她听我问完后,问了一句。

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点被问得很尴尬,他说:“既然是试用期,自然在完成任务后,只有一千元的薪水。转正之后就很高了。”

那个小姑娘说:“我在之前那家公司里的办公室工作过,他们印的名字只要六元就可以印一盒了,你要我们去给你跑三十元一盒的业务,怎么可能完成呀?再说,三十元一盒,一盒的利润起码是二十元,那我们给你跑一百盒来给你挣了二千元,这工资的一千元还是自己给自己挣的呢。”小姑娘说完,几个听着的人都拍起了手,为小姑娘鼓掌。

那个男人招架不住了,说:“难怪你会又来找工作了,象你这样的小姑娘,哪家公司敢要呀。”

小姑娘真是牙尖嘴利的,她越过我,排上前去,又回头对那个男人说:“谢谢了,你们公司敢要我,我还不敢来呢。”

我听得也晕晕的,被安迪一把拉出来训道:“你傻呀,人家那个小姑娘把话说得那么明了,你还在那里发什么愣呀?走了吧。我们去拓东体育馆去。”

廖不凡说:“不用去了吧,现在都十一点多了,直到那都十二点多了。到十二点的时候,人家就要休息到下午两点以后才开门的。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饭再说吧。”

出了五华体育馆后,我沮丧的说:“哎,看看今天这样乱麻麻的情况,我都没有信心再去招聘会了。下午也不去了吧,等到星期一,我去几家报社的人力资源室问问吧。”

第二章初遇林晓青

说着话,我们出了门,很茫然的走到了街上。

廖不凡明天晚上的飞机,我们三个人再加上要随时守着安迪的吴小梅,四个人泡在一起,在昆明的街上不停不停的走。走过了大街小巷,走过了我们熟悉和陌生的地方,渴了,遇到个酒吧就进去喝瓶啤洒,饿了就买了面包什么的吃点。

我在想着:这个地方就是我以后要发展的地方了。我想让它成为我的家,我自己打拼出来的新家。家乡的家是父母给我选的,昆明是我自己挑选的。我要用我的汗水筑起我的家,还要给我的家找个漂亮的女主人,还要在这个家里生出我们的宝宝。这样想着,一幅生动的画面显现在我的面前,我西装革履的开着宝马回家,一个漂亮的妻子给我开开门,她的头型做得很好,裙子很漂亮,但是上面罩着个漂亮的围腰,她正在做饭。她微笑着迎接我进去,接过我的公文包,我坐到沙发上后,她马上给我递过拖鞋来,我在换鞋时,她已经盛上一杯清茶来了。我喝茶时,她又去做饭了。这时,我们的宝宝,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扑到我的怀里连声的叫着“爸爸爸爸”。我拉过她来亲亲她的额头,然后拿过她递过来的童话书,给她讲故事。一个故事刚刚讲完,她妈妈就来让我们去洗手吃饭了。

我正在想着,就听到安迪说:“嘿,嘿,嘿,在想什么呢?口水都掉了出来?”

我伸手去擦了一下,结果根本没有流什么口水。廖不凡和吴小梅都笑了起来,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我对廖不凡说:“回去就给我们打电话,一年要来看我们至少一次。”

廖不凡说:“好的,肯定会。”

廖不凡走后,安迪又整天被吴小梅缠着,我只好一个人去报社找工作。云南日报社,我连门都没能进去,进去的只是广告部。广告部在报社门口有个办公室,可以接待要来打广告的人,不需要再通过报社门口站岗的人。我跟守门的人说,我找工作。他说,我们报社不需要人。我说,我找人。他说,找哪个人,你打电话给他,让他下来接你,或者让他给我们这里打个电话说一下。我实在无言了,只好走了。

昆明日报社倒是没有这么严,但人事部的那个大妈坐着一直歪着头和我对话。

我说,我要找工作。她说,那你找呀,跟我说了做什么。我说,我想在你们报社工作。她说,你应该早个几年前,兴许还有那么一两个岗位给你。

我实在无话可说了,只好出去了。

我到报社找工作的经历就这样惨淡收场了。我走在路上,很无奈。只好给安迪打电话了,虽然我知道许多事他也只是有心无力的,但是我还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说:“安迪,在做什么呢?”

“你以后不要给他打电话了。贱女人。”电话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吴小梅的骂声,骂完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一怔,觉得我这个兄弟也不容易。我知道,他们肯定又在吵架了。我把电话打通,吴小梅可能根本没有看就接起来骂,骂完就挂断的。很可能安迪连电话也被没收了。

我觉得很没意思,虽然是安迪和他女朋友吵架,但是,他们一吵架我就有焦虑感,感觉烦了烦。他们吵得太多了,比不吵的时候多多了,所以,虽然不吵的时候,我和廖不凡都觉得不太正常,有点盼着他们吵。我以后找女朋友绝对不会找个总是跟我吵架的女人。

分身情人单身爱

分身情人单身爱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言情
  • 作者:梧桐阅读

《分身情人单身喜欢》关于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安迪,廖不凡,安迪说,吴小梅,公司,林晓青,陈总经理,林熙华,旅游秀云,林熙华说间的事迹。分身情人单身喜欢约1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