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不要,盛寒深小说

第22章 不要,盛寒深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4:26:00 作者:单一

“盛 寒 深。”孟初秋基本上是一个字一个字逼出的盛寒深的名字,她永远是都难以想像的到,终会一天自己和盛寒深会走到昨天这一步。“孟初秋,这是你逼我的。”终于等到盛寒深转孟初夏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的盛寒深的名字,她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到,终有一天自己和盛寒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22章 不要,盛寒深》精选

“盛 寒 深。”

孟初夏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的盛寒深的名字,她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到,终有一天自己和盛寒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孟初夏,这是你逼我的。”

终于盛寒深转过了头来,眸子一片阴冷,垂眸紧盯着孟初夏。一字一句,像是无比锋利的匕首,一下一下的划在孟初夏的心上,每一下都皮开肉绽,每一下都鲜血淋漓。

孟初夏紧紧的靠着身后的床头,才足以支撑自己的整个身体,她面容苍白,毫无一丝血色。

盛寒深眸子微微流转,眼中划过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孟初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而孟初夏很是明白盛寒深口中最后的机会是什么意思。

盛寒深说完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最后走到门口的时候,扶着门的手顿了一下。

“不要,盛寒深。”

孟初夏终于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把冲到了门前紧紧的抓住了盛寒深的胳膊。

“怎么,想通了。”盛寒深回头,语气平静。

“想通了,我求你,盛寒深,不要这样对待我母亲。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生下孩子。我一定会乖乖的听话。”

孟初夏惊慌失措的开口,虽然心中早已经疼到无法呼吸。

“如此便好。”

盛寒深转身准备关上门,孟初夏忽然一下子跪在了盛寒深的身后。

盛寒深似乎没有想到孟初夏这般的举动,眸子里面有些意外,嘴角紧紧的抿着。

“盛寒深,我求你了,你带我去见我母亲一面好吗?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做出任何你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保证!”

孟初夏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伸出三根手指头。一副指天发誓的样子。手心处早已经满都是汗。

“让你不再去公司你也愿意?”

只是孟初夏没有想到的是,良久盛寒深终于开了口,终于同意了,可是给自己的却是这样一个条件。

她在心底大笑,想狠狠的扇自己几巴掌。

没有想到盛寒深最后开出的条件竟然是这个。还是为了林馨然,不让自己去公司,不就是为了林馨然在公司看到自己吗?不就是为了林馨然稳固的地位吗?是那天华森在公司里面对自己的求情惹到了盛寒深是吗?

他觉得自己在服装设计部呆了六年,和华宇集团的合作一直都是自己经手的,而且华宇集团的合同一向都是盛世集团服装设计部最大的一笔收入是吗?

“好。”

孟初夏心底终于平静了,也终于绝望了。她答应了,答应的是那么的爽快,答应的是那么的撕心裂肺。

最终,孟初夏坐上了去清水的车。

到了清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色黄昏。

她还记得过一次盛寒深带自己来的时候,也是黄昏。那个时候母亲在院子里面安逸的缝补着自己的旧衣物。

同样,这一次,是自己和盛寒深两个人。但是母亲却完完全全的变了样子。

母亲蓬头垢面的蹲在院子的门口,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一些东西。院子已经上了锁。孟初夏看的出来,夕阳将母亲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长的有些沧桑。

隐隐约约看到母亲的嘴角好像是有伤,头发凌乱的遮挡着,很是狼狈。这个身影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孤独。

“盛寒深,我不会了。以后都再也不会了。你让他们把院子还给我母亲好吗?”

孟初夏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拉着盛寒深的胳膊。语气卑微到了尘埃里。

“好,记得你这一次答应我的。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是要一个院子这么简单了。”

盛寒深摸了摸孟初夏的头,仿佛有些心疼。但是语气却是格外的冷,冷到了骨子里。

孟初夏用力的点着自己的头,仿佛是早已经走到了绝路。浑身都在抽搐,然后她对着车窗伸出手,看着母亲的身影。心疼的窒息。

“是我,房子还给孟雅芝。”

盛寒深放下摸着孟初夏的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之后的许多年,孟初夏的脑子里面这一个画面都是那么的清晰。母亲一个人,在夕阳拉长了的残影里面瑟瑟发抖。就算是当时那么闷热的天气,她都觉得当时的风是那么的刺骨,冷到了骨子里。

果然,不到十分钟,乡长就走了过来。

只是这十分钟,对于孟初夏来说,仿佛是有一生那么漫长。

“好了,走进去吧。看你一个人也无处可去,房子还给你。”

乡长走过来,并没有开门,而是直接将钥匙狠狠的丢在了母亲面前。

‘谢谢,谢谢,谢谢……’

母亲像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病人一般,口里面一直喃喃自语的说谢谢。直到乡长都走了好运,消失在巷子的拐角,母亲都还不停的说着谢谢,将钥匙紧紧的抱在手中,像是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乞丐,拿着馒头一般。

孟初夏转身别过头,不敢再看。也不忍心再看,直到听到母亲开门进入院子的声音,孟初夏才缓缓的开口,“我们走吧。”

“孟初夏,你很可怜吗?房子我都已经给了你母亲,你这是装给谁看。”

盛寒深看着孟初夏努力逼回去的泪水,似乎心里面很是烦躁,他一只手伸过去紧紧的捏着孟初夏的下巴,将孟初夏的下巴,捏的生疼。

“装?盛寒深,你……我们回去吧,我没有,我很高兴。房子你已经还给母亲了不是吗?”

孟初夏做梦都没有想到“装”这一个字竟然会从盛寒深的嘴里面说出来,并且还是说的自己。她计较,生气。但最后被还是改了口,因为自己有什么资格生气,计较。

忽然手机蓦地响起,孟初夏看到手机上的那个名字,立刻就慌张的挂了电话。

情痕难断

情痕难断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仙侠
  • 作者:单一

八年深爱,她却睁睁的望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了,忍痛割爱放开手,但是也没想起所有的一切才刚就。被被囚禁,被折磨,不论如何他都不愿放她走。“你他打开灯,看到孟初夏呆愣地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察觉有些异常,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走过去,“怎么了?”。

最新小说

更多

前夫走远点 玉龙印 娇华 使君 精灵之隐藏的大师 我捡垃圾能成宝 魂帝武神 烬之纪 道兄又造孽了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