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保住孩子小说

第23章 保住孩子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4:26:01 作者:单一

盛寒深特别注意到了孟初秋的惊慌,眼神略过孟初秋的手机上面,却但是也没看见接听信息显示上的名字,“谁?”“没什么,我们走吧,赶快回家去吧。”孟初秋的手不自然而然的拂过了自己的耳“我最后问一遍,到底是谁?我们还在你母亲的院子门口。”此时盛寒深的眸子已经一片冰冷。。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23章 保住孩子》精选

盛寒深注意到了孟初夏的慌乱,眼神略过孟初夏的手机上面,却还是没有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谁?”

“没什么,我们走吧,赶紧回去吧。”孟初夏的手不自然的拂过了自己的耳朵,有些掩饰。

“我最后问一遍,到底是谁?我们还在你母亲的院子门口。”此时盛寒深的眸子已经一片冰冷。

“盛寒深,是我母亲。”而孟初夏就是害怕盛寒深会这样来威胁自己,所以才匆匆挂了母亲的电话。

但是盛寒深却并不相信,他垂眸紧盯着孟初夏,“打回去。”

孟初夏就是害怕母亲的事情在节外生枝,所以才没有告诉盛寒深。可是此时也不得不打回去了。

“喂,初夏?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怎么给我挂了。”

盛寒深和孟初夏如此近的距离,直到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孟初夏母亲的声音,盛寒深擦命令司机将车子开走。

“哦,我不小心给挂了,妈,你怎么样?还好吧?房子没有出什么问题吧?”孟初夏强忍着心中的痛,脑海里面划过看到母亲刚才那如此狼狈的一幕。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着平静。

“没有,我一点事情都没有。乡长之前就来说要收走房子,可是那一次真的收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似乎说话都有些不自然,孟初夏才想起刚刚母亲那有些红肿的嘴角。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孟初夏再也没有忍住,匆匆挂了电话。她害怕自己会露出端倪,让母亲知道。

孟初夏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胳膊,才将自己的眼泪逼了回去。

接下来的这一路上,孟初夏和盛寒深彼此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车子到蓝城西郊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到了之后,孟初夏下了车。

“回盛家大宅。”

盛寒深没有一秒的停留。直接就让司机开回了盛家大宅。

孟初夏嘴角苦笑,只是心已经没有那么的疼,因为还有什么比盛寒深对自己的母亲动手更加的残酷的事情了呢?

“孟小姐,你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我顿了汤,你来喝些吧,一直都在火上给你热着呢。”孟初夏刚刚走进客厅,王妈就迎了上来。

孟初夏没有任何的胃口,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可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想到自己今天在清水的时候看的母亲那么狼狈的一幕,想到盛寒深的话,孟初夏还是去了餐桌前。

她要保住肚子里面的孩子平安无事。于是忍着反胃,喝完了所有的汤。然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匆匆上了楼。

这一晚,孟初夏很快便睡着了,不知道是因为疲惫,还是因为今天母亲的事情给自己的心中的打击。又或是因为怀孕。

只是孟初夏做了一个无比可怕的梦。

她梦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一群人围着自己,嘲笑着自己。

“有娘生,没爹养。”

“有娘生,没爹养。”

那一声一声的声音,似乎像是地狱中可怕的魔鬼,让她害怕的在一群孩子中间蹲着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耳朵。

然后梦到了父亲,只是父亲走的很早。记忆中都没有父亲的样子。

这是孟初夏从小到大一直都做的一个梦,会常常梦到自己的父亲但是她却从来都记不清父亲的样子,就连在梦里面,父亲的脸都是模糊不清的。

而且家里面从来都没有过父亲的照片,其实孟初夏很是奇怪的是母亲为什么从来都不在家里面摆放父亲的照片。

她知道母亲明明很爱父亲,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讲过父亲的任何事情。每次只要自己问,母亲总是说,父亲丢下他们走了。都是这一句话,可是即使是这样吗,母亲都还一直在等待着父亲回来。

再后来,就梦到了林馨然。

梦到了林馨然知道了孩子的存在,然后来了西郊别墅。逼着自己去打孩子。

自己不肯,林馨然就和自己起了争执。

然后自己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正好是滚到了盛寒深的脚边。肚子一阵一阵的剧痛,下身就流了血。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但是盛寒深却浑身冰冷刺骨,看着自己开口,“孟初夏,我说过这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孩子掉了,孩子的命没了就拿你母亲的命来还。”

“不,盛寒深,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要相信我。是林馨然,是她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然后才掉了孩子的。”

孟初夏在地上强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抓着盛寒深的裤脚,一遍一遍的解释。可是无论如何,盛寒深都不相信。

最后,画风突变。

就变成了盛寒深拿着一把刀,直直的刺向自己的母亲。

“不要!不要!”

孟初夏在盛寒深的身后大声的喊着,可是盛寒深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不要!”

最后,孟初夏一下子就惊醒了。

缓过神来的时候,孟初夏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已经大亮,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四十了。起身就去了洗手间,捧着凉水拼命的往自己的身上泼了几下。

双手撑在洗手台前,不停的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良久,孟初夏才恍惚回过神来,今天是周二。昨天自己就没有去上班。

洗好脸,换了衣服下了楼。

平日里王妈都已经摆好早餐放在了桌子上。但是今天王妈并没有摆早餐。

孟初夏走到餐桌前做了下来,“王妈,早饭还没有做好吗?”

“哦,我已经做好了,孟小姐。”王妈立刻就去厨房端来了早餐。

“孟小姐,先生早上给我打电话说,公司您不用去了。他已经帮您请了长假,这段时间就安心在家里养胎。”

王妈很是恭敬的开口。

孟初夏本想开口反驳,但是想到王妈一个下人,盛寒深怎么说,她就怎么做。自己就是反驳也没有用,“好,我知道了。”

王妈似乎没有想到孟初夏竟然会这么的平静。

孟初夏吃完了饭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到了十点呆的实在是有些烦闷,就准备下楼。

只是刚准备下楼,开开房间的门,就听到了客厅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林馨然。

情痕难断

情痕难断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仙侠
  • 作者:单一

八年深爱,她却睁睁的望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了,忍痛割爱放开手,但是也没想起所有的一切才刚就。被被囚禁,被折磨,不论如何他都不愿放她走。“你他打开灯,看到孟初夏呆愣地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察觉有些异常,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走过去,“怎么了?”。

最新小说

更多

前夫走远点 玉龙印 娇华 使君 精灵之隐藏的大师 我捡垃圾能成宝 魂帝武神 烬之纪 道兄又造孽了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