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医院打胎(一)小说

第30章 医院打胎(一)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4:26:02 作者:单一

盛寒深也没想起孟初秋会突然间这么问,眉头微触,“孟初秋,你尽可把孩子生下去。我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是我的事情。与你毫无关系。”“是啊,与我毫无关系,我而已一个生孩子的工“是啊,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是吗?”。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30章 医院打胎(一)》精选

盛寒深没有想到孟初夏会忽然这么问,眉头微触,“孟初夏,你只管把孩子生下来。我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是啊,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是吗?”

盛寒深最后的那一句与你无关,让此时的孟初夏像是一个卑微的小丑。

但盛寒深像是忽然发怒了,“孟初夏,以后我不想在听到这样的问题。也不想在听到你这样的话。”

盛寒深的话刚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如此近的距离,孟初夏看的清清楚楚,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林馨然。

“喂?馨然,怎么了?”

盛寒深接起电话就往外走,可是孟初夏还是听到了盛寒深温柔深情的声音。

这一晚,孟初夏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一直都没有睡,脑子里面反反复复的都是这六年来,自己和盛寒深之间所有的一切。

她想起盛寒深有一年冬天,她和盛寒深去旅游,去瑞士滑雪。

他们遇到了意外,自己又发了烧。而盛寒深硬是背着自己走了四十多里的路。还有一年夏天,遇上滑坡,盛寒深几乎是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泥石流。

这往日的一切,难道都是盛寒深在演戏吗?不,当时这个男人的确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自己,可是又为何六年后,盛寒深娶了林馨然。

也许盛寒深曾经真的爱过自己,但是终究是爱的不够,在家族和利益面前,盛寒深选择了和他门当户对的千金,选择了林馨然。

盛寒深在门口看着二楼那个依然开着灯的窗户,看到孟初夏站在窗前的身影,打着电话。

“好,我知道了。”

挂完了电话之后,盛寒深坐上车就走了。

第二天,孟初夏还没有醒,盛寒深就来了。孟初夏看到盛寒深有些意外。最后才知道原来盛寒深是要让自己搬走的。

林馨然知道了自己住在西郊别墅。

孟初夏坐在车子上驶离西郊别墅的时候,和林馨然的玛莎拉蒂擦肩而过。

“盛寒深,孩子如果生下来,总有一天林馨然是会知道的。”孟初夏坐在车子里,看着后视镜里面远去的林馨然,仿佛是在说风凉话。

盛寒深看了孟初夏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专心开着自己的车。

直到盛寒深带着孟初夏来了市中心的一套小区里面,这是一栋复式的房子,虽然比起西郊别墅,很小,但是孟初夏一个住足够了。

“我换了一个人来伺候你,从今天开始你没事就不要出去了。直到将孩子生下来。”

盛寒深只说了一句话就匆匆走了。

而从那以后,孟初夏就真的是盛寒深在外面包养的情人一般。被圈养在了笼子里面。不是她不想出去,二十出不去,家里面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着自己。除了一个佣人以外,还有三个保镖。与自己同吃同住。

这里的日子对于孟初夏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终于她熬到了第五个月。

一天早晨,孟初夏刚刚准备起床,忽然肚子里面的孩子动了一下。

这几乎是这五个月以来,孟初夏最惊喜的一件事情。连续几天,孩子都像是在额孟初夏交流一样。一直有胎动。孟初夏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为一个母亲的喜悦。

终于知道了自己曾经在母亲的肚子里面十月怀胎,母亲当时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只是她想到盛寒深的话,想到这个孩子十个月之后即将和自己离别,孟初夏的心里面忽然满是不舍。

但是至少自己和这个孩子还有五个月的相处时间,以后这个孩子出生了,就算是自己不能够在他的身边,也可以远远的看着他。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连五个月都陪不了孩子。

孩子第六个月的时候,随着一声门铃声响起,这六个月以来的平静,终于别打破。

孟初夏在楼上听到动静走下来的时候,地上三个保镖早已经被打的不能动弹。一个佣人也早已经被人钳制住。

“你们是谁?”孟初夏一边喊,一边就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准备给盛寒深打电话。

一只手忽然就夺过去了孟初夏的手机。

孟初夏抬头一看,是林馨然。眸子里面瞬间充满了惊慌,她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退到墙边,再也无路可退。

林馨然的目光落在孟初夏的肚子上,无比凌厉,“孟初夏,孩子是盛寒深的?”

“不,不是。”孟初夏慌忙摇头。

“不是?不过没有关系,无论这孩子是不是寒深的,都留不得。”林馨然刚刚说完,就有几个人上来将孟初夏牢牢的控制住了。

“不,不要!”孟初夏用尽全力挣扎着,反抗着。却怎么也挣不脱林馨然手下的钳制。

“来人,给我将这个女人拉去医院。”终于在林馨然的吩咐下,孟初夏还是被拽上了车。

很快车子就到了医院,孟初夏像是疯了一般死死的拽着车门,不下车。可是已经有了六个月身孕的孟初夏,终究还是抵不过林馨然的手下。

“林馨然,盛寒深非常看重这个孩子。你若是将孩子做掉了,就不怕盛寒深知道了,来找你的事。”

孟初夏死死的拽住医院手术室的门框,不肯松手。

“寒深?”林馨然听到孟初夏的话,眸子犀利,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双手,指甲一点一点的陷进去肉里。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盛寒深一直都在保护着这个孩子。若不是盛寒深阻挠自己,恐怕这个孩子早就没有了。

如今看来已经有六个月了,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孩子没有生下来,什么时候都不迟。

林馨然满是嘲讽的笑,走近孟初夏,“哈哈哈,孟初夏,你以为盛寒深真的看中这个孩子,我告诉你,就是寒深让我来打掉孩子的,不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寒深告诉我,我又怎么会知道你住在那里。如果我能够查得到,我早就查到了。不会等到你六个月的时候。”

“不,我不信。”但是孟初夏却不相信,盛寒深一度拿自己的母亲来威胁自己,又怎么可能会现在同意自己做掉孩子。

“实话告诉你,孟初夏,我怀孕了。所以寒深自然是不会再留你的孩子。来人,给我将这个女人拖进手术室。”

情痕难断

情痕难断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仙侠
  • 作者:单一

八年深爱,她却睁睁的望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了,忍痛割爱放开手,但是也没想起所有的一切才刚就。被被囚禁,被折磨,不论如何他都不愿放她走。“你他打开灯,看到孟初夏呆愣地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察觉有些异常,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走过去,“怎么了?”。

最新小说

更多

前夫走远点 玉龙印 娇华 使君 精灵之隐藏的大师 我捡垃圾能成宝 魂帝武神 烬之纪 道兄又造孽了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