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用生命送上我的祝福小说

第20章 用生命送上我的祝福小说

发表时间:2021-02-23 20:49:08 作者:蓝天

“你不明白啊,前一段时间,秦家嫌大周天太憋屈,直接把他踹出了秦家,了成了孤家寡人。”“那 ,那风小姐就不愿意做秦醉月的接盘者侠?这,这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可能会的,“那,那风小姐就愿意做秦醉月的接盘侠?这,这怎么可能?”。

>>>《至尊域主》章节目录<<<


《第20章 用生命送上我的祝福》精选

“你不知道啊,前一段时间,秦家嫌周天太窝囊,直接把他踹出了秦家,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那 ,那风小姐就愿意做秦醉月的接盘侠?这,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已经成了事实。”

不少男人哀叹,“这个周天,他么运气也太好了吧,刚摘了黄城第一城花,竟然又把风轻舞这朵花给摘了,这真是摘出亚洲,摘向世界啊!”

“我要是睡一个,这辈子都不白活了。”

……

那些少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管周天以前怎么样,只要啃上了风轻舞这碗软饭,那以后也是有钱的存在,这就足够了。

自己做小三,不就是图钱嘛!

于是不少人都朝周天喊了起来,“周天,你看看我,我是三十六F罩杯的。”

“周天,我练过瑜伽。”

“周天,我持久性好。”

……

可是周天却看都不看这些花痴一眼,被风轻舞挽着,面无表情的朝前走去。

除却秦醉月,这世上再无花!

那些花痴看着周天,尖叫了起来。

“这才是总裁范啊!”

“是啊,看那步伐,看那臀部扭动的幅度,天啊,太帅了。”

“特别是那一脸严肃的样子,酷毙了。”

那些花痴女孩兴奋地,几乎都流了。

风轻舞身体踉跄了几下,要不是扶着周天,铁定趴到地上。

这都什么人啊!

……

就在周天和风轻舞一起朝天外天酒店走去的时候,

市第一人民医院,

58号病房,

和外界的热闹相比,这里却冷的有些阴森。

刚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出来的秦醉月,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几乎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眼神呆呆的看着窗外,神情木然。

看着秦醉月那个样子,站在旁边的东方战,也忍不住觉得心疼。

他倒了一杯水,端到了秦醉月面前,“嫂子,喝点水吧。”

秦醉月无力地摇了摇头,无力地问了一句,“东方少总,今天,今天是,是几号?”

“嫂子,今天是,15号。”东方战实在不愿意告诉秦醉月。

今天是周天和风轻舞大婚的日子。

东方战宁愿秦醉月再在ICU病房多待一天,也省得她知道这个扎心的日子。

可是,她却醒过来了,并且还从ICU病房出来了。

这,难道冥冥中天意弄人,非要让秦醉月遭受这种残酷的折磨吗?

听了东方战的话,秦醉月尖叫了一声,就像是还魂了一样,直接坐了起来,嘴里结结巴巴的喊着,“哎呀,今天是周天大喜的日子,我答应周天了,我要去送上我的祝福呢!”

秦醉月说着,慌乱的下床,可是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胳膊上那输水针头,一下子滑脱出来,那鲜血顺着皓腕,蜿蜒爬下。

东方战赶紧过来扶住了秦醉月,急促的喊道,“嫂子,你刚从ICU病房出来,医生严格嘱咐,你一定要静养,你怎么能够出去啊!”

秦醉月看着东方战,急促的喊道,“不行,我必须去,我答应过周天了。”

秦醉月扶着床头,想要站起来,可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东方战吼了起来,“嫂子,你不要命了?”

秦醉月固执的喊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去送上我的祝福,我答应他了,我答应他了啊!”

“我以前伤了周天的心,今天死了,也算是我为我的行为赎罪吧。”

“无论如何,我也要最后看上周天一眼,我想看看,我曾经的新郎,今天会是多么帅气。”

秦醉月说着,那惨白的俏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宠溺的笑容。

看着那如彼岸花般凄美的笑容,东方战的心,剧烈颤抖了起来。

那是为了少主而笑啊!

那是燃烧自己生命,才绽放的笑容啊!

秦醉月深吸了几口气,凝聚了全身力气,咬着牙双手双腿用力,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却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

秦醉月哭了,“老天,难道我最后一个愿望,你都不愿意帮我实现吗?呜呜……”

“嫂子。”东方战也哭了,他伸手抱起了秦醉月,哭着喊道,“嫂子,就让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吧。”

秦醉月无力地靠到了东方战的肩膀上,脸上露出了苍白又开心的笑容,“我的愿望,终于可以满足了呢!”

“我终于可以看到我的周天,到底有多帅气了呢!”

说着,秦醉月的眼角,涌出了两颗泪珠,

红色的泪珠,

血泪!

东方战的心,就像是被紧紧揪住了一样,他眼睛血红的吼道,“嫂子,我今天就算是拼死,也要还你一个公道。”

这句话,秦醉月没有听到,她刚才用力过大,已经昏迷了过去。

东方战抱着秦醉月刚到门口,一个护士尖叫了起来,“哎呀你这个病人家属怎么回事,你是想要她的命吗?”

东方战盯着小护士,目光阴冷,“给我滚开。”

小护士差点吓哭了,赶紧躲到了一边。

东方战抱着秦醉月,迅速朝电梯跑去,边跑边喊,“立即派最好的医生护士跟车,要是两分钟人员没到位,我拆了这破医院。”

东方战话音刚落,整个医生办公室都乱了起来。

办公室主任来不及穿上白大褂,直接就窜了出来。

护士长也从办公室窜了出来,以一百米赛跑的速度,跟上了东方战。

人家不是吓唬自己啊!

东方集团少总东方战,黄城谁不知道他做事嚣张,说一不二,人家说拆医院,那可不是吓唬人,那是真拆啊!

等到东方战抱着秦醉月到了楼下的时候,护士早就通知了急救车,一辆配备最全,设备最先进的救护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

东方战抱着秦醉月上了车子,医生护士赶紧跟了上去。

车子乌拉乌拉的尖叫着,风驰电掣般的朝天外天酒店方向驶去。

在车上,医生和护士迅速投入了抢救工作。

“那个,东方少总,病人情况太严重了,车上药物和设备都不能满足医治要求,我建议我们还是尽快返回去吧。”医生看着东方战,为难的说道。

“你们要是不能保住秦醉月的生命,我保证你们这一车人,都会给她陪葬。”东方战盯着几个人,眼神如万古凶兽。

那个护士吓得一下子尿了裤子。

老天,到了血霉了,怎么出了这趟公差。

医生心里也是把东方战的祖宗问候了一万遍,马丹的我招你惹你了,没来由的遭受生命威胁。

可是没办法,人家个大,人家说了算。

不过东方战一逼,也有了效果,医生拼了命,把师娘教的秘术都拿了出来,

快到天外天酒店的时候,他们奇迹般把秦醉月给捣鼓清醒了过来。

秦醉月看着东方战,声音微弱的说道,“谢谢,谢谢了。”

东方战摇了摇头,“嫂子,别说话,积存力气,马上就到了。”

……

同时,

天外天酒店二楼迎宾大厅,高朋满座,气氛热烈而又凝重。

周天挽着一脸满足笑容的风轻舞,朝着前面的舞台走了过去。

舞台正中,坐着几个人。

风家家主,风终起,

意国教皇,拉斐尔.洛雷托,

东方圣域域主,霸凌天。

周天挽着风轻舞,来到了三个人面前,躬身施礼。

旁边的司仪插科打诨,“家长发红包啊!”

风终起笑了笑,“我们几个,就我穷,我给你们十个亿红包吧。”

说着,把一张支票放到了风轻舞手里。

下面人一听,掉了一地下巴。

哇草,这不是欺负人嘛,没钱还给了十个亿的红包,要是有钱,你给多少?

贫穷限制了人的想象,大家不知道还能给多大的红包了。

“谢谢爸爸。”风轻舞甜甜笑着。

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哈哈,我也不是太富裕,就把那辆劳斯莱斯银魅送给你们,以后买菜了就可以开车去了。”教皇拉斐尔.洛雷托。

下面几个宾客仰面栽倒。

开着劳斯莱斯银魅去买菜?

开这车买菜,那至少也得是龙肝凤胆啊!

那,那白菜萝卜是肯定没法买了,丢人啊!

这时候,东方域主霸凌天笑了笑,“我也没什么钱,以后就把凤凰山顶那栋别墅,送给你们,你们要是有兴趣了,就过去住几天吧。”

下面有人尖叫着按住了人中。

不行了,受不了了,马上要昏倒了。

那栋别墅,听说造价二百一个亿,一句话就送人了。

更气人的还是后面这句,要是有兴趣了,就过去住几天吧。

调戏人啊!

去那里面逛一圈,都成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人家,只是有空了住几天。

这逼装的,天大啊!

这时候司仪掐了一阵人中,终于缓过神来,他咽了口唾沫,拼命收回贪婪的眼神,进入了下一个环节。

他看着风轻舞,有些结巴的问道,“风轻舞女士,你愿意嫁给周天先生,一辈子跟随他,无论贫富,无论灾难和疾病,都不离不弃吗?”

风轻舞急促的喊道,“我愿意。”

不少人都轻笑起来。

这丫头,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啊!

这时候司仪转过身看着周天,“周天先生,你愿意娶风轻舞女士,一辈子守护她,无论贫富,无论疾病和灾难,都永不分离吗?”

周天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接着是秦醉月那绝色俏脸。

他多么期待,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女孩,可是,不是,不是啊!

“我……”周天一下子怔在了那里,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看到周天发愣,下面的人,都悄悄议论了起来。

后面的风终起和拉斐尔.托雷托脸色都沉了下来。

风轻舞感觉到后面发冷的目光,她的俏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她轻轻推了推周天,一脸哀求,“周哥哥。”

看着风轻舞那凄绝的眼神,周天的心猛地软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刚准备答应,这时候大厅门口,突然响起了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周天,祝,祝你新婚快乐,永,永远幸福!”

周天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他艰难地转过身,却看到秦醉月站在门口,看着他一脸开心的笑容,然后就像快要枯萎的花一样,

慢慢的,

慢慢的,

软了下去。

至尊域主

至尊域主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仙侠
  • 作者:蓝天

十年前,你给我一个温暖的的冬天里,二十年的,我要给你一个世界,佛挡杀佛,神阻弑神……黄城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

前男友的计谋 不嫁姊夫 从卷毛狒狒开始的诸天万界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奉孝 灭世剑尊 我能幻想成真 破晓之曙光军团 寻宝全世界 大庸王朝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