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凤无扬木兰轻小说

凤无扬木兰轻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4 03:43:21 作者:梦回千年

《毒医狂妃》小说主角是凤无扬木兰轻,为您提供更多凤无扬木兰轻小说深度阅读。凤无扬木兰轻小说精彩的节选:凤无扬的伤口缝好,她从怀中拿出药来,递了过去的。面具男略微一迟疑,也没立刻服下,当然对方于他,但是是个很陌生人,但在看见木兰轻额头布着的密密薄汗时,他眼神一暗,但是服了一直这样。这么一大片桃花林中,有不少的奇珍异草,而这不起眼的草药,正好是面具男所中之毒的解药。。

>>>《毒医狂妃》章节目录<<<


《凤无扬木兰轻》精选

《毒医狂妃》小说主角是凤无扬木兰轻,为您提供凤无扬木兰轻小说阅读。凤无扬木兰轻小说精彩节选:凤无扬的伤口缝好,她从怀中拿出药来,递了过去。面具男稍稍一犹豫,没有立即服下,毕竟对方于他,不过是个陌生人,但在看到木兰轻额头布着的密密薄汗时,他眼神一暗,还是服了下去。

《毒医狂妃》精选:

这么一大片桃花林中,有不少的奇珍异草,而这不起眼的草药,正好是面具男所中之毒的解药。

从乾善殿顺来的那些药,有不少好东西,止血的,消痛的等等,敷完了药,再将那药草给面具下服下,就大概可以解毒止血了。

全程中,面具男很是乖巧隐忍的,一直安静的让木兰轻就医着。

最为严重的,还是这后背上这道很深的伤口,敷上的草药,根本很难止血,是以,才木兰轻离开去找小溪的那一段时间,顺道去了禁地刚入口的那若废弃宫殿中,寻了一件好东西来。

那就是——针线!

这么大的伤口,自然是要缝起来的!

“你要做什么?”面具男的意识已经清醒许多,看着开始穿针引线的木兰轻,他警惕起来。

“好好趴着就行。”木兰轻嘴角一抹笑容浮起,眉眼咪咪的,拍了拍面具的肩膀,让他好好的趴着。

“做什么?”

面具男皱着眉头,看着木兰轻将那针在火折子上烤了烤,向来冷静的他,心里也有些毛骨悚然起来,她在处理他的伤口,却又拿着针线,这难道有作用?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你他妈安静的趴着就行!”木兰轻不耐的瞪了他一眼,在面具男终于听话的趴着时,淬不及防的不给面具男任何心里准备的,在他的伤口上,下了第一针。

这针插入肉的那一瞬间,面具男痛苦的闷哼一声,没有任何准备,他有些痛苦的皱起了眉头,却也知道了木兰轻的意图,他不解的是,这缝衣服的针线,能用到缝伤口上么?

为什么这方法,他从未听说过?

“相信我。”木兰轻手下的动作放轻,淡淡的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带着莫名的奇异的魔力,让面具男稍稍安静下来。

后背的伤口,一针针的缝合着,面具男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这般铁血隐忍的模样,倒是让木兰轻有些佩服,这没有用任何麻醉,直接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来给他缝伤口,这男人倒也是强悍。

“这桃花林你时常来?”木兰轻随口一问,不过是想减轻他的注意力罢了。

“嗯。”面具男淡淡一应,倒是有些诧异木兰轻会和他搭话。

“倒是会享受。”木兰轻轻轻一笑,“这里景致不错。”

“是。”对此,面具男没有异议。

“你长得很丑?”木兰轻瞟了一眼那一直带着的面具,对此有那么一小点的好奇。

“也许。”面具男依旧将简短进行到底。

“那么你是杀人犯?你是不是害了人家的老爸,强奸了人家的老妈,弄死了对方的妹妹,再戳瞎了人家儿子的屁眼,搞大了人家老婆的肚子?”木兰轻低声笑着,说着自娱自乐起来,只是手下的动作却十分迅速的,不着痕迹的缝着。

“……”面具男直接闭上眼了,不打算回答,只是还是可以看得见,他嘴角抽搐了好半响。

“好了。”说话间,木兰轻已经将凤无扬的伤口缝好,她从怀中拿出药来,递了过去。

面具男稍稍一犹豫,没有立即服下,毕竟对方于他,不过是个陌生人,但在看到木兰轻额头布着的密密薄汗时,他眼神一暗,还是服了下去。

她若想害他,又怎么会救他?面具男浑身都好了许久,毒也解得差不多了,身上的伤口经过她的处理,也好了许久,他望向木兰轻,方才她跟他说话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面具男的心中,有股异样的暖流流过。

“没大碍了,定时换药就好。”将面具男的伤口处理好,木兰轻一松懈下来,满脸的疲惫之色。

这前后奔波去找药,背他,再处理伤口,也都是力气活。

木兰轻突然有些后悔,她是脑袋被门板夹了么,为毛要帮这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面具男看着木兰轻,突然开口问道。

“不相干的人!”木兰轻瞪了他一眼,对自己行为十分后悔和懊恼,她此时此刻,不想跟这货说话!

面具男沉默,再沉默。

木兰轻则是往后倒了去,她累及,这具不堪的身子好像是到了极致了,她闭上了眼,想着打个盹儿。

在打个盹儿醒来的时候,木兰轻的身旁已经空空如也,除了盖在身上的血衣。

“妈的,就这么走了!?算了算了,本就不指望这人会报答!”木兰轻有些气愤的将那血衣直接扔进了那小溪里,怒气冲冲的骂着,站起身来,往桃花林外走去。

今晚太累了,这奇怪的桃花林,下次再来便罢。

出了那皇宫禁地,木兰轻找了好半响,才摸回了冷宫,一回到冷宫,她就着那张破旧的床,躺着就沉沉的睡了去。

木兰轻醒来的时候,正被某人搂在怀中,她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用手肘,顶向那人的胸膛。

抱着她的男人被这手肘一顶,闷哼一声后,是低低的轻笑声,“朕的皇后,何时像一只小野猫般,有这样的利爪?”

木兰轻揉了揉眼睛,有一瞬间的迷蒙,很快,就清醒过来,她看了看打横抱着自己的男人,在看清那男人是凤无扬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诧异,只是跟在凤无扬身后的两个侍卫般的男人,脸色却十分难看。

而且这路线,去是乾善殿?

这是什么状况?谁能告诉她,她为什么会被凤无扬打横抱着走去乾善殿,难道她睡得如此之沉,连被这个男人从冷宫中带出来,都一无所知么。

看来,以后要好好锻炼锻炼这副羸弱的身子了,反应力和警惕力,为零!

“请问皇上,你现在在做什么?”木兰轻索性勾上了凤无扬的脖子,眨巴着眼睛,媚眼如丝的问道。

“朕见你从床上摔下都不自知,怕你伤着了,皇后受伤,疼得可是朕的心。”凤无扬的声音柔柔的,含着一丝浅淡的笑意。

木兰轻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狠狠的翻了几个白眼。

这男人的甜言蜜语若是可信,母猪都会上树,噢不,是母猪都会下水!噢不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记得了……

毒医狂妃

毒医狂妃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
  • 作者:梦回千年

她本是21世纪医学博士最得意的徒弟,坠机后穿越到西岳国将军府四小姐风凌兮身上,被庶姐姨娘陷害强睡觉了一个受伤的男生,顺道救她一命想两清朝,却不知道这个人竟是战死的四王爷。“爱妃,那夜后,本王思你如狂可还有治疗疗?”“割以永治疗疗。”“爱妃,外人都传本王惧内,每次都是你在上,本王在下。”“你想怎样?”“自然爱妃在上本王在下。”默默抱着被子睡觉在榻下,看着榻上美人。“爱妃,外头传闻本王被你糟蹋了,说你拱了本王还不负责。”“你怎么说也是将军府的嫡女,你若是不愿意嫁过去,让你爹给你求情,肯定能行的,而且,你可是京城第一大美女,就这样嫁给一个死了的人……”。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