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 福山的好意小说

第十七章 福山的好意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5 03:43:04 作者:小河灯

赵小宝很做贼心虚,我以为赵锦绣也没看见自己,悄悄地跑去一棵大槐树后面躲着,随后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殊不知道那贼兮兮的模样啊让人恨严禁揪出揍一顿。赵小宝很心虚,以为赵锦绣没有看到自己,悄悄跑到一棵大槐树后面躲着,随即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殊不知那贼兮兮的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揪出来揍一顿。。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福山的好意》精选

赵锦绣见聊天的气氛越来越古怪,便找借口溜回了家。路上不巧碰到了赵小宝,也就是她亲叔叔赵二石和秦氏的儿子。

赵小宝很心虚,以为赵锦绣没有看到自己,悄悄跑到一棵大槐树后面躲着,随即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殊不知那贼兮兮的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揪出来揍一顿。

赵锦绣假装什么也没发现,背过身,冷然一笑,啥也没说就走了。

家里,小富贵也不知上哪抓了几只小河蟹,扔在旺财的面前一门心思想让它吃。

旺财嗅了嗅,又用爪子扒了几下,便没有兴趣的走了。

小富贵气馁无比,奶声奶气的对着赵锦绣抱怨:“阿姐,旺财怎么不吃俺抓的螃蟹?”

“傻瓜,你的螃蟹又硬又没肉,旺财当然不会喜欢。”

“那俺岂不是白抓了?”

为了讨好旺财,他可是费尽了心思。谁知道吃力不讨好,他的苦心全白费。

赵锦绣见弟弟很是难过,便上前安慰道:“没关系,它不吃,给咱们家鸡崽吃。”

“这蟹的壳那么硬,俺们家的小鸡能啄得碎吗?”

“你用石头把蟹壳捣碎不就行了?”

“阿姐说得对。”

开窍后的小富贵立马按照赵锦绣说的,用石头捣碎了蟹壳,然后拌了些野菜叶子,往地上一扔,鸡崽儿们迅速就围了过来,啄得那叫一个欢。

“姐,你看,它们吃得真香。”

“行啦,别逗它们玩了,回屋帮姐烧火做饭。”

“嗯。”

姐弟俩刚一回屋,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

“春花妹妹,你在家吗?”

是个男的,声音有些耳熟。在哪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富贵,你去看看是谁。”

听到长姐的吩咐,小富贵撒丫子就跑了出去。过了片刻,他又跑了回来。

“阿姐,是福山哥来了。”

福山?难道是上次见过面的陈福山?

赵锦绣思忖着走了出去,果然看到了陈福山。他站在她家的院子里,手里提着个编织篮,打扮得相当斯文。

一身灰蓝色土布长衫配黑面白底布鞋,跟庄稼地里那些穿短褐,褙子的男人大不一样。

再加上他皮肤白,人高,穿这身儿,更是显得有气质。

“福山哥,你咋来了?”

赵春花笑着上前,显然很意外。

陈福山看到从屋里出来的赵锦绣,脸上划过一抹涩然,不好意思的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鞋面看:“最近饭馆里的生意平淡,也没啥客人,我就跟掌柜的告了几天假,回来看看我娘。想到春花妹妹上次帮了我大忙,所以顺便来道声谢。”

话落,陈福山就提着篮子走到了赵锦绣姐弟跟前:“也没什么好东西,就几块腊肉还有些香肠你们拿着吧。”

腊肉,香肠?小富贵好久没吃到了,想起阿娘在时煮腊肉的场景,一时馋得眼睛发直。

“福山哥,你太客气啦。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小时候经常摘野果儿给我吃,这份恩情我都记得呢。”

“是吗?原来你还记得呀。”陈福山红了红脸,略是意外,他本就生得有些女相,这脸一红,倒跟个小姑娘似的。

“当然。”赵锦绣点点头,清丽的秀颜堆满了笑意。十六岁的面容,自是又美又纯净。

陈福山看得心肝子砰砰乱跳,忙把手里的篮子递了过去:“春花妹妹,我也是才知道你娘去了不久,家里又没个顶梁柱,和富贵的日子过得甚是艰难。这些东西你就收着吧,我心里也会好过些。”

“福山哥,真的用不着。邻里之间,大家靠的就是互相帮衬。以后摸不准我还有事要求你呢。”

本来上次的事情赵锦绣也就是举手之劳,揭穿个骗子而已,没费啥力气。再说,她跟陈福山又是乡里乡亲。为这么点小事收人家几块肉和香肠,的确很不好。

陈福山见赵锦绣不肯收,又看了看她的弟弟小富贵。冲他笑了笑:“富贵,你想吃香肠吗?”

小富贵才八岁,哪懂隐藏自己的心思,想到往日里连过年也难以吃到的美味香肠,忙不迭的点点头说:“想……”

“那你替你姐收着。”

小富贵不敢,犹豫的看了一眼篮子里的东西,又看向赵锦绣。

“福山哥让你拿着就拿着,这是你们应得的。”说罢,陈福山就强行把手里的东西塞给了小富贵。随后又拍拍小家伙乌黑的脑瓜:“富贵,拿回屋去放好。”

“嗯,谢谢福山哥!”

小富贵脸上布满欢喜,提着篮子里的肉和香肠就往屋里跑。

“富贵……”

赵锦绣本想阻止,陈福山却从中打断:“春花妹妹,你看你和你弟都瘦成什么样了,就该多吃点肉补补,尤其是他,还在长个儿呢。”

说起弟弟这身高和个头,还真是件让赵锦绣忧心不已的事。

都八岁多了,比起同龄的孩子,硬生生的比人矮了一个头不说,这单薄瘦小的身子骨,将来到了哪里都是遭人欺负的份。

“福山哥,那就多谢你的一片好意。你看我们都是一个村里长大的,你还这么客气,真的挺不好意思。”

赵锦绣说完客气的话,便让陈福山到屋里去坐,本想烧点热水给他喝,却发现家里的水缸空了。

她不得不让弟弟来招呼客人,自己提着桶出去打水。

这打水是赵锦绣家最费力的一件事,家里的后院虽然有一口井,但几年前却突然不渗水了,导致她们一家每次要到村东口的老石桥下打水吃。

老石桥离他们家倒也不远,就两三百来米的样子。寻常走个路也就三五分钟,可打水却是个吃力活,家里没个男丁,富贵又是孩子,赵锦绣不得不亲力为之。这一来一回,少说也得折腾个十来分钟。

“春花,你等等……”

“福山哥,你在屋里歇一会儿,我打了水就给你烧茶。”

“我去帮你打吧!”

刚刚在屋里的陈福山听到富贵说赵锦绣出去打水了,转眼就跟了过来。

想到为了自己她要这么辛苦,陈福山心里莫明有些心疼。暗道,这娇小的身段,哪适合做这些?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
  • 作者:小河灯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即使了,还附加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自此赵春花就了她的崛起之路,斗恶人,撩猎户,赚银子,养弟弟,成了大渊国第一女首富。什么?当朝武状元和九王爷都成了她的裙下之臣?NONO,但是她家的小猎户最好是,要问哪里好?有颜有钱的人,一本正经的撩到你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